公车上强行被灌满浓精

那么问题来了,我们改去那个地方?

西方大陆?扯犊子,这地方除了第一批队,基本就没人上来过!

北方?丫的这地方有个锤子飞升,全都是靠血统!

南部西天?人挺多的就是没几个中用的,释迦摩尼那家伙算是比较晚才来神界的,想想就不咋地!

东方大陆?这地方不太好,据说这地方建国之后就没修炼的了!

也不知道这群人类在干嘛?听阎王死神那家伙说,这个星球死人贼鸡儿快!

“真君你怎么看?“”

“陛下,臣昨夜茅厕夜观天象,抠脚一算。得出结果,咱去东方大陆!”

“哦!为何?”

“回陛下,昨夜臣由星势走运,看到了,看到了你我,在未来驰骋东方大陆,看到陛下身为世界之主而拥有的领导能力,带领子凡人,千秋万载一通江湖!”(总不能说我在东方大陆有传承吧。。。。窃喜~)

“此言当真?”

“当真!”

“可信?”

“可信!”

“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昨夜真的看到了这些?”

“千真万确!”

二神又开始淡然起来。他转头过去,仰望天空。一副风轻云淡,世间大权,在我手中握的样子,好生装逼!他缓缓踱步,背对着他,道:“这世间百态,没有我看不破的,也没问读不懂的,你若不信,大可不去,何必多言!”说完还象征性的哼了一声。

。。。。。我能打你吗?

一脚踹翻,二郎真君顿时破戏,狗腿模式,那反应。。。。啧啧!

众神:二郎真君真乃我等楷模!

“你妹的,当我白痴啊!咱们神界哪来的星星?空间都让我封锁了!你观个屁!撒谎都不带打草稿的去哪直接说,用那么麻烦吗?!”

二神一脸委屈。。。。

能怪我吗?你不是也没挑出来吗。。。啥都是我的事,处处挑我刺!

心里这样想但嘴里不能漏啊!

“素听闻,那东方大陆奇人无数,乃是凡界四大古国之一,还有我神域东方神,传教下来的神秘武功!而且大人素来眼力非凡,这么多年来,一直过着孤独生活,神域没有主母也是有损大人形象,听说东方出美人,您忘了吕洞宾那小子天天都考虑下凡找婆娘,说什么凡尘姑娘好,脸好,技术棒啊之类的!这次大人下凡,不只是为了体验,而是体恤臣子,考察凡界啊!说不定能带个主母会神界呢!”然后又摆出一副悲切的样子

“我主英明神武!眼光独到,能力高超,小人一时糊涂,竟敢欺骗大人,罪该万死啊!”

这一套套的!感情二神才是真正的主角啊!

主嘴角,微微抽搐,想说些什么!看着二郎神那真诚而又带有委屈的神色与表情,终是没有开口!

对,没有开口!

伸手一巴掌直接把二郎神拍一边!

“该走了,我先送你去地府,你找好户头,我去找你!”说着扬手准备再一巴掌直接拍死二郎神!

二神也是蒙了,就坐在地上,发愣!生气,怒火中烧!想要发作,却又忍住了!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只知道疼,真的很疼,他感觉自己已经就差一点脱魂了!真的就差一点!这人太变态了,真的没一点合作观念!我舍命陪你了下凡,你就给我这样?老子是谁啊,堂堂二郎真君,很多小神心中的爸爸人物,给你当个狗腿子,你就这样?你tm是这号人!忍?忍不住了!

“你tm有病吧!别用诧异眼神看我,对!别瞅,我没说你,老子骂的就是你,跟个二五八万似的!这次老子真生气了,你也别想老子再开天眼帮你把风!你惹得篓子我全给你捅出来!”二神此时拿出了真君架势,气势稳压主一头!

主看形式不妙,连忙哄到:“小二,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这次是我的,我手欠,来感觉了,才失误了,真的信我,真的,要不要我时空间扭曲一下,挽回一下!”

“嗯,必须的!”

结果就是事情重回刚才!

主扬手要打,二神连忙止住,“不能失误了,这次再失误就不陪你玩了!”

主:“信我!”

二神:“嗯!”

没有刚才的清脆悦耳,一次性的,砰的一声,远处一片山倒下,二神此时被打的连渣都不剩了!阳神直接找阎王了!

众神感叹:“真君真乃我等楷模!”

“比起当年哪位如何?”

“更狠!”

“真君真乃我等楷模!”

冥界

此时我们苦逼的二神正坐在阎王的位旁,陪着阎王聊着投胎的事!

阎王开口:“二爷,不是我说,你怎么惹到哪位爷了?这么狠,让你现在投胎!你说这要早个千八百年的,以你的能力,重回巅峰妥妥的啊!”

ok,全程淡定模式!

二神:“这是自愿,陛下在神界太久了,想要体验人生,却又无奈没有玩伴!唉!谁让我身为主身边唯一的人,谁会比我更了解他!”

说着,二神把头一扬,有一个仰面朝天的姿势,似在感叹!

“你忘了吗?当年哪位因为不了解主的心意,直接打入轮回,你不想想,如果她懂的话,,啧啧!”

阎王也感慨到:“是啊,她脾气傲!向来与主作对,若非主留情,她连轮回都进不了!不说了,不说了,这事糟心啊!”

“嗯,说正事,你在凡界找好位置没,主这家伙说了,他不做任何人子女,他不和任何人又血亲!”

“找好了,这我想到了,比竟这种事情谁都该想到!你们俩的身份是一个孤儿院的孩子,这俩孩子天生命短,都是因为母亲被人欺辱所生!母亲死的早,只剩下孩子,送到孤儿院!”

二神沉吟片刻,说道:“这不行,主不接受任何血亲,不认同任何亲人!根本不允许至亲之人存在!你找个野路子算了!至于我吗。。。嗯,你不是说这世上东方还有修炼的,不过是法决太过于低下,无法成仙,飞升神界。我一般般,给我送到一个大门派里,当个小少主,爸妈有料给我砸,爷奶有钱给我花就是了!一般般吧!”

阎王一脸黑线。。。脸呢?

主渐渐走到冥界,来到地府!

“商量好了吗?”他带着质问的口气说道!

阎王答到:“陛下,臣已准备好陛下凡界身份,地位!和一些复杂的关系!”

“无血亲,无关系,没人认识我,没人知道我,懂吗?”此刻的他,冷漠,拥有着王的沉着,霸气。这才是他,那个主,那个神界的王!

阎王感受到他的气场,有的喘不过气,不过还是能回答:“臣为陛下准备,陛下是一个无父无母的人,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会和你拥有同样的血脉,就算有,我相信也已经死了!陛下会在一个小山村长大,并且十里外有着东方第一修士门派!陛下可以更轻易的体验飞升者的不易!也会感受到,为何千年无人飞升神界!”

“你做的很好!下一次该卞城王主政了吧!”主淡淡说道。

阎罗惶恐:“是,再过十年便是卞城王主政!”

主令:阎罗王,延期五百年冥界主政!

就这一句话,在冥界炸开了锅!

好家伙,阎罗王这家伙走了什么狗屎运得了主的赏赐!

随后其他九殿纷纷来到阎王殿,纷纷下跪口中齐喝:叩拜我主!

就这样,冥界执掌者奇奇像一个男子下跪寇礼!

虽然他们是冥界之主,但是在这位面前,什么都不是!他连哪位都能抹杀还会在乎这个冥界吗?没了无非在建,在他眼力,转瞬即逝!

(二神:我在那呢?)

众人心有意外,这时我们的二神就来刷存在感了!

他表情淡定,模式开启,说完事情经过又大发感想!惹得众人一度唏嘘!

真君真乃我等楷模!

桥豆麻袋!(学自,日本天照)

主突然质疑的盯着二郎神!一边看着他,一边问阎罗王他呢?

气氛再次紧张。。。

二神感觉不妙,忙转话题。“阎罗王,记得主过去的时候给主带一份凡界资料,主还没看呢!”

阎罗王忙点头到:“嗯,好的,好的,听从真君调遣!”

主还没法话,二神又开始说,主,多好多好,主政治有方,主咋样,咋样的!把主夸的屁颠屁颠的!

一高兴直接忘了再去质疑二神此时去哪里!

“时辰不早了,该上路了!”说着主把手放在一个玉盘上,慢慢的,玉盘开始发亮主身体的力量开始流逝!他蜕变为一个凡人,他创造了一个力量压制的东西,它可以保存他的力量!他自己打破了自己的神话,他也是可以自我压制的!只要我想,什么都成!

黑暗处,一道目光朝他射来!

他以无能力,以为凡人,并没有察觉!

转身他对着十殿说道,注意记忆,要保留!我知道的!

他与二郎神一起走进轮回之道!

走吧开始新的旅途,体验新的生活!

十殿,删了吧!帮陛下一把!

哇~哇~哇~

新生婴儿的哭泣伴随着细雨蒙蒙,他张开眼看去,一双灵动的眼眸,带着深深的爱意!嗯!母爱的光辉!

去他的母爱光辉!

“阎罗王,滚出来,老子不搞死你!”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