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吸奶水的老汉

巨座抓着半截断掉的鸟怪脖颈一边打着转一边向前急速坠落,然而即便是在自己身上蛇毒还未完全化解的情况之下,他仍在第一时间想到了喙中的龙周,并伸出手臂用力一揽,将对方随之抱在自己的怀中。这时候,龙周已经吓得脸色惨白,连哭叫都来不及。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光影忽然自其身边划过,伸手抓住巨座的衣领,将二者用力一提。下一刻,鸟怪的头颅已然跌成了肉酱,而巨座龙周以及最后时候出手的山风三人,则是悬在距离地面不到一丈的位置处。看着下方那滩无法直视的血肉,巨座这才终于松了口气。

“砰!”的一声巨响,鸟怪以及噬鸟蛇的残骸稍后摔在了不远处的树林之中,山风看了一眼,这才将二人放回到地面之上,进而如释重负道:“好险,幸亏赶上了。”

巨座小心将龙周小心放下,这次感受到蛇毒的进一步侵蚀,一口黑血喷出的他,连忙盘膝坐倒,于原地运气调息。不时,巨座身后已经浮起大片白雾,一阵阵腥臭气接连自其体内不断发出。

山风看着坐在那里运功疗伤的巨座,似是有什么话要问,却迟迟未能出口,而龙周则是来到他的面前,一脸茫然道:“山风叔叔,巨座叔叔这是在做什么?”

山风怔了一怔,而后强装笑容道:“没什么,你叔叔在为自己驱毒,以他的修为,这点困难算不了什么。”

巨座眉头一皱,但因为正在注意疗伤,因此没有说话,好大晌之后,周围的雾气才渐渐消失,而他的脸上也随之重现红光,精神饱满。

睁眼的第一时间,巨座连忙起身,并对山风行了一个大礼,神情无比恭敬道:“多谢山风兄出手相救,不然我和龙周恐怕已经葬身蛇腹了。”

以山风以往的性格,此时的他理应上前劝阻,可谁成想,如今的他竟是格外的冷漠,两只透着凌厉神光的眼睛,如同宝剑一样,恨不得将对方的身体刺个对穿。

“呵呵,你这可就言重了。看你方才的身手,若是一开始便全力以赴,什么牛鬼蛇神统统都不是对手,哪里用得着我横插一脚,我啊还真是爱管闲事,自讨没趣。”

巨座感受到山风身上不同寻常的气势,虽然心中有愧,但仍然继续道:“山风兄,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好吧!我是隐瞒了一些真相,但也是被逼无奈,只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又怕你多想,所以才没有全盘托出。”

“哈哈哈,好一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巨座,你以为我真的没听过你的大名吗?半年之前,灵邪族以一己之力逼退三族联军,其中最大功臣便要属一个上任不过数天的神秘副族长,那个就是你吧!”

知道自己的事情已经无法继续隐瞒,巨座脸蛋一红,不由得低下了头。

“什么省亲,什么看望自己的老祖宗,原来都是谎话。枉我还对你们一腔赤诚,却没想到你们竟然合起伙来骗我!”

巨座抬起手来想要拦住对方继续说下去,但手举起一半又随之放了下来:“我是不该骗你,但这和龙峥他们没有关系。你怪就怪我好了。”

山风不依不饶道:“哼,骗子的同伴能有什么好东西。”

说着,山风低头看向紧紧靠着自己的龙周,见对方那双无比纯真烂漫的眼睛,这才不再说下去。

双方静默了一阵之后,山风再次道:“一会儿回去之后,你和他们一起离开我的家,我不想再看见你们。”

眼见山风的脸色越发阴沉,龙周抱了抱他的膝盖,一脸无辜道:“叔叔,你是不是不喜欢周儿了啊?”

听到这话,山风身体一颤,紧接着将头扭到另一边,故作冷酷状道:“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你的这些家人。他们从始至终都没有一句实话,我好心坦诚相待,收获的都是谎言骗局,你让我怎么能够原谅他们。”

巨座微微点了点头,随即走上前来,将龙周从山风的身边拉了回来:“好吧!既然山风兄这么不高兴,那我就代大家与人我就此别过了。无论如何,今日之情我巨座铭记于心,它日若有机会,定当报答救命之恩。”

山风冷笑道:“算了,你别给我招来厄运我就谢天谢地了。正好,我还有事在身,你去山上将你的同伴一起送下去吧!”

巨座点了点头。伸手抱起龙周,对那背对着自己的山风,深深鞠了一躬道:“山风兄多保重,我们走了。”

轻风拂过,地上只剩下山风一人的影子,看着空中即将消失的人形,山风终于喃喃道:“去吧,再也不要回来了。”

“呵呵,我还以为是谁叱,这不是曾经显赫一时,声名在外的岚飞大将吗?”

山风蓦然回头,只见山坡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道人影,身上穿着一件通体长袍,只有那对眼睛隐约可见,一股令人不安的诡异光芒自其中不断射出,使人心中不禁升起一阵骇然之意。

“你……你是……”

“呵呵,岚飞大将,我们还真是无缘啊!四年前,你无故离开族长身边的时候,我才刚刚加入天营组,本可以没有机会再次相遇,却没想到竟让我在这里寻到了你的踪影。如果这件事让族长大人知道,她一定相当高兴吧!”

一听到“族长”二字,山风的脸色登时变得空前阴森,原本弯曲的背脊也在这时变得挺拔起来,如一柄锋利的宝剑,赫然伫立在天地之间。

“原来是天营组的人,这么说来,之前那只噬鸟蛇就是你的杰作了?”

神秘人诡笑道:“没有错。如果不是突然之间与它失去联系,我也不会亲自前来这里察看,更不会看到岚飞大将你。怎么样,这几年过得怎么样,没有族长的庇护,日子过得是不是十分艰辛?”

山风斜目看向一旁,一脸怨气道:“这就不劳大人你来劳心了,我们一家人过得是好是坏,都与你和族长大人无关。”

“哦?是吗?如果我说,你家人的性命,如今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你还会这么说吗?”

刹那间,山风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停跳了一下,紧接着一股强大的恐惧感涌上心头,此时此刻,一片不知从何面而来的阴云竟是笼罩在他的头顶上方,久久不肯离去,如同眼下他的心情一样,绝望,毫无光亮。

“你……难道你……”

“哈哈哈,你以为我是刚刚赶到吗?自从你和那两个人在此休息的时候,我便已经赶到了附近。看得出,那个青年人还有两下子,当着你岚飞大将的面与他发生冲突实在不是明智之举。不过在那个时候,我已经派人依照你们来时的方向寻去,想来这时已经到了你的府上了吧!不过你放心,只要你不对我做什么,我就保证你的家人一定安然无恙。但如果你继续执迷不悟,那我就无法掌控之后的事情了。”

“你……你好卑鄙!”

如今的山风满腔怒火,恨不得将这个阴森古怪的人天营组成员撕成碎片。但如对方所说的那样,自己的家人十有八九已经落到他们的手上,万一因为自己轻举妄动,害了大家,那自己可就是千古罪人了。想到这里,他只得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而看到于原地双眼微瞑,大口喘气的“岚飞大将”,神秘人终于露出得意的笑容:“这就对了,就算不为自己,你也要为自己的家人着想。他们是无辜的,而你却曾是族长大人曾经的心腹爱将。怎么样,这回你应该可以安心随我走了吧!”

正与巨座一同返回来时山峰的龙周,一路无语,而眼见即将到达目的地,他忽然抬头看向上方的巨座,并且开口问道:“叔叔,那个山风叔叔还会不会原谅我们?”

巨座心中一痛,但转眼间便恢复平常,进而微笑道:“当然会,因为我们并不是有意欺骗他怕。就算现在的他理解不了,将来也一定能理解。不过,现在的他正处在气头上,为了不让他继续生气,咱们先离开一段时间,等以后他不气了,咱们再回来看望他们。”

龙周点点头道:“嗯嗯,那个小哥哥是好人,周儿还想和他继续玩。”

巨座听到这句话,心中不禁感慨万千。这么小的孩子,却要背负与之年纪身份大不相符的重担,承受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实在少见,十分难得。而他长到这么大,甚至都没有一个可以称得上是玩伴的朋友,之前在外服役的时候也只是伴在父母长辈左右,根本享受不到所谓的乐趣。好不容易才有了那位飞空族的伙伴,眼下又要就此分别,下次见面不知何年何日。想到这里,巨座不禁将搂着龙周的手臂再次抱紧,而这时候下方的龙周忽然说道:“哇,下面真的好热闹,难道又有客人来看望叔叔吗?”

顺着龙周的目光,巨座低头向前望去,只见狭长曲折的山路之上,竟是出现了几十道一团一团的火光。正是用来照明使用的火把。而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山峰石洞之中,一道尖锐的哭闹声突然跃起。(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