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么给我的治疗的经历续集

凌凡全身骨头断裂,疼痛难忍,趴在地上直呲着牙。

按理说,寻常修士重伤到这个程度,早已命归西天。但凌凡除了身体疼外,并没有快要暴毙的感觉。

韩伊走了过来,眨着灵动的媚眼,对凌凡说道:“凌公子可还好?”

凌凡裂开嘴想要说话,一口老血就喷了出来顺着他的嘴角淌下,他尴尬的笑了笑道:“还行,不会死的,应该能撑到和你结婚。”

韩伊秀眉皱了皱,暗道凌凡不知死活,如此重伤还有心思说笑。接着从腰间储物袋拿出一瓶花斑瓷瓶。

她蹲了下来,一股玫瑰淡香扑鼻而来,凌凡不禁使劲的抽了抽鼻子。

真香。

韩伊从瓷瓶中倒出一粒晶莹剔透的白色丹药。

“这是极品回血丹,你这重伤一个月便能痊愈。”

说完,韩伊就掐住凌凡的嘴使其张开,将手中回血丹往口中一丢。

“吞了它!”

凌凡瞪大了眼,这娘们怎么能这样?就不知道温柔一点吗?

好在回血丹入喉即化,顿时一股温和的力量涌入喉咙,药力顺着血肉经脉修复着体内的断骨。

但效果却有些不明显,手臂上的伤口依然狰狞,并没有看到复原。

凌凡可记得自己炼制出来的“回血丹”给受伤的二哈使用时,伤口肉眼可见,不到五分钟就修复痊愈了。

韩伊给的可是极品回血丹,效果怎会这么慢?

自己炼制的也才中品而已。

凌凡想不明白,难道是因为二哈服用了一整瓶的原因?凌凡这样想着。

韩伊行为上虽然有些霸道,似乎与第一次见面那温柔可人的样子不同,但凌凡还是心存感激,要不是韩伊及时赶到,此时他已经成为脚下亡魂了。

不过他的伤势也不需要一个月的恢复期,他家里可还有这四瓶回血丹呢,恢复伤势也就几分钟的事情。

“多谢韩姑娘相救。”凌凡道谢。

随后他想起了什么,笑道:“韩姑娘,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呢?是不是特意来救我的?”

韩伊站了起来,纤手将鬓角的秀发拂至耳后,白了一眼凌凡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这,只是我的探魔盘发现蔡府有一股惊天魔气爆发,我便来了,救你只是顺手为之。”

扎心了老铁有没有?

听到这话,凌凡顿时感到胸口阵阵疼痛,完胜全身的断骨之痛啊。

原来人家妹子不是特意来救他的,只是路过而已。

凌凡尴尬的笑了笑,“不管如何,还是得谢谢你。”

两人不久之后就会成为夫妻,凌凡之所以会说那看似轻浮的话,就是想要培养一下感情而已,现在看来有点自作多情了。

但凌凡觉得,这妹子应该是害羞的,你看她那脸蛋,还红扑扑的呢。

实际上,那只是韩伊战斗时紧张所致,毕竟那是凝脉大圆满的魔头,她不得不谨慎而行。

可事后她才发现,那只魔头是被重伤,她才得以逼退魔头。

至于重伤的原因,难不成是凌凡将魔头重伤?

韩伊难以置信,凌凡的修为气息不知比她差了多少,猜测应该在凝脉初期左右,怎么可能将凝脉大圆满的魔头重伤?

可能是魔头本来就重伤吧,韩伊暗自想到。

韩伊自然是没有想到,之前的蚩贪可是塑灵后期的魔头,她更不会知道那魔头修为没有受损之前是仙道第二步的大魔。修道第二步的大能在整个南域屈指可数。

韩伊点了点头,环视着周围,便看到了在角落旁瑟瑟发抖的蔡成鲲。

她走了过去,站在蔡成鲲面前,“想不到蔡余申会与魔为伍,你作为他的父亲,难道毫不知情吗?”

蔡成鲲惊醒,跪在地上,声音颤抖着道:“仙子,我我不知道啊,那逆子所为我真的不知道啊。求求你,别杀我。”

蔡成鲲没有见过归来的韩伊,因此他也不知道站在他面前的是好友韩拜之女。刚才凌凡与蚩贪的交手让他惊心动魄,他也知道那巨大的妖怪是魔头,而自己的儿子却与魔头为伍,这让他内心更加惊悚起来。

魔,在天华国人尽皆知,那是整个国家都喊着打杀以及惧怕的生物。

而现在,儿子蔡余申追随了魔头,蔡成鲲已经不敢想象下去。

“蔡余申与魔为伍,残害无辜少女无数名,将会受到整个修仙界的通缉,你看看血池旁的尸骨,为你儿子祈祷吧。而你,纵子行凶,罪不可赦。”韩伊冷哼一声,接着拨出了手中细剑。

蔡成鲲瞳孔紧缩,目光投向血池,只见那旁边堆积了一大片的白花花的骨头,蔡成鲲连连磕头:“仙子,饶命啊,我真的不知,我若知晓的话,肯定会打断那逆子狗腿的。”

凌凡借着韩伊走过去这个空档,意念一动将赤焰剑和玄天诛魔剑以及二哈都收进了剑录空间中。

他也被那堆骨头给吓到了,这蔡余申到底害了多少人的性命?

心中升起一股怒火:蔡余申被魔头带走,若是今后再碰到他,定要让蔡余申为这些无辜少女偿命。

“韩姑娘,蔡家主也是不知情,事不怪他就别为难他了。”凌凡说道。

蔡余申罪大恶极,但蔡成鲲也被蒙在鼓里,凌凡觉得蔡成鲲罪不至死。

蔡成鲲抬起头,感激地看了凌凡一眼。

韩伊收了剑,接着不再理会蔡成鲲,走向血池,看着柱子上的两个少女。

她叹了一口气。

凌凡也反应过来,喊道:“韩小姐,两个少女还活着,快救下她们。”

韩伊转身,并没有解救。

“她们已经死了。”

凌凡愣住,定睛一看,两名少女双目紧闭,胸口也不再起伏,心脏已经停止跳动。

凌凡目光一暗,“还是没能救下她们吗?”

韩伊走到光门前,双手掐起法诀,一枚血色令牌从光门浮现出来。

韩伊面色一喜,低声自语道:“居然是修罗血牌。”随后就将血牌收入储物袋中。

韩伊收走血牌后,整个空间就开始震动起来,像是要马上崩塌一般。

“你们马上出来吧,此空间就要崩溃了。”说完,韩伊就踏入光门。

“啊?喂喂喂,韩姑娘,扶我一把!!!”

凌凡见韩伊离开,大喊着,他现在全身都动不了的啊。

可韩伊已经离开,哪会听到凌凡的哀嚎。

忽然一双温柔的手扶住了他,身边传来格外温柔的声音。

“凌少爷,不要怕,我在呢,我扶你!”

凌凡转身看去,却是蔡成鲲目光切切的看着他,凌凡也顾不得心中的恶寒,“赶紧,赶紧抱我出去。”

看着远方开始崩塌的空间,凌凡大声喊着。

蔡成鲲点头,就来个公主抱,抱起了凌凡直接跑进光门。

在踏入光门的一瞬间,凌凡想起来,里面还有一个蒋游呢。

于是大声喊着:蒋游。

蒋游迷迷糊糊醒了过来,好像是谁在叫我?

蒋游挠了挠头头,忽然听到轰隆隆的声音,往身后一看,顿时猛跳了起来。

“我滴妈呀?世界末日了吗?”

他左顾右盼就看到了光门,使出吃奶得劲朝光门跑去,在空间湮灭的最后三秒,他终于跑进了光门内。

修罗血牌世界崩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