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受合不垅腿攻

科沃并没有急着告知霍夫任务内容,而是先给了他几千美元,让他带着女儿先去圣莫妮卡附近的汽车旅馆居住。

霍夫虽然心中急切,但他知道这场合作的主动权在科沃这边,所以他没有拒绝,也很识趣的没有询问科沃准备何时处理穆德的事情。

等威利斯父女离开之后,科沃便回到穆德的屋内,有待无恐坐在沙发上,甚至还打开了电视。

显然,他是在等穆德回来——他准备今晚就解决这件事!

科沃不信任霍夫,而且他也不想让对方了解太多他不该知道的东西。

要知道,像霍夫这种贫民窟生活了十来年的人,个个都是人精,他现在说为你出生入死,可一旦形式逆转,他可能二话不说转身就把你给卖了。

况且,威利斯父女与穆德之间发生的这件事,并不全是因为他们运气不好倒霉所致的,更多的原因还是要归咎到他们自己身上。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们身上的特殊性,科沃才会如此看重他们,并且还提出与其进行合作。

而至于蕾西的精神问题,其实也并不一定需要穆德来解决,光是用虚空意识进行扫描,科沃就已经看出了端倪。

可他不想立刻对其进行治疗,其原因,自然不是因为他没有把握将其治好,只是,他想稳固住筹码,让霍夫利用他的天赋别无二心的好好完成任务。



黄昏,屋外大门的防盗锁伴随着“咔咔咔”的响声被人用钥匙拧开。

“吱——”

大门被推开,一个穿着灰色卫衣,头戴兜帽,手里还握着短款手杖的男子走进了客厅。

能拥有家中钥匙,而且又是这幅打扮,除了穆德*皮罗,自然就不会有其他人了。

“……”

看到沙发上的陌生人影,穆德没有慌乱,也没有急着出声去与对待交流,他的眼中生出了警惕,右手一甩手杖,尖锐的三菱刺从尖端弹出,他缓缓迈步向前走了过去。

可是,穆德刚刚靠近对方接近两米的距离,科沃就开口了:

“你是我到这个世界以来,第一个能让我等这么久的人,不过,看到了你本人以后,我觉得付出的这些时间还是很值的。”

科沃的话让穆德停下了脚步,他顿了几秒,然后冷声开口说道:“知道吗?上一批像你一样闯入我家的人,他们的灵魂已经被灼烧为了灰烬。”

科沃依旧没有回头,他津津有味的看着眼前电视中的连续剧,非常随意的回答道:“你的那把剑确实很厉害,但它杀不了我,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就算没有亲眼看到,科沃也能够通过虚空意识感应到空气中弥漫的元素能量。

“你究竟是什么东西?”穆德仿佛已经看出了科沃并不是人类。

科沃反问道:“你又是什么东西呢?你体内的细胞结构……已经完全不能和人类挂钩了啊,穆德先生。”

“你……”

穆德欲言又止,调整了一下思绪,片刻才说道:“你想要什么。”

“给你两个选择吧,穆德先生。”

科沃终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转过身子,理了理领口,说道:

“第一,告诉我所有的秘密,然后我放你一条生路。”

“第二,顽固抵抗,然后被我吞噬记忆,肉体与灵魂彻底消逝。”

穆德的脸色非常难看:“你究竟是什么怪物?”

通过手中轻微颤抖的手杖,他此时已经意识到,眼前这个男子绝对比那些白皮怪物要难对付的多。

“怪物?”

科沃有些意外对方会这么评价自己,不过他也不在意,只是摇了摇头:

“我才不是怪物,我可是货真价实的人类。到是你,一个和人类身体构造完全相斥的人,究竟是真正拥有人类思维,还是说,这一切都是伪装出来的呢?”

“我当然是人类!”

穆德有些激动的厉声说道:“我为人类所牺牲的一切,我所对人类未来做出的贡献,是你这种家伙难以想象的,你这只脏脏的怪物没资格质疑我!”

“哦?”

科沃讽刺道:“你所谓的对人类社会的贡献,难道就是玩弄一个女孩的感情,然后再把她逼疯吗?”

提到蕾西,穆德的眼中有些挣扎,他情绪有些不稳定,吼叫道:“你什么都不懂,蕾西的血脉中连着着通过改变世界格局的一条线,如果我不改变她,她就要改变世界!”

科沃冷哼了一声:“那你在干什么?拯救世界吗?就因为那个女孩连接着一条命运法则,所以你就认为她会把这个世界给毁了?”

在第一次见到蕾西的时候,科沃就看到了她连接着某种可能会改变世界格局的一条命运线,只不过,因为她陷入了疯狂,所以这条线变得错乱。

当然,蕾西被影响的不仅仅是思维,她的身体也被人一定程度的改造了,通过虚空视觉,科沃将记忆中蕾西的器官架构与眼前的穆德进行了一番比较,发现,他们的呼吸系统与循环系统被改造的完全一致!

这种改造方式虽然科沃没有亲眼见过,但是他能够感觉到,蕾西与穆德身体中残留的一些气息,他可以察觉到两人都在肉体内部遭受过难以想象的折磨。

恶意的改造人类身体,科沃实在是非常讨厌,因为这让他想起了曾经久居在丹沃尔城的破布奶奶,那种惨无人道的改造方式,只是看着,都让人感到作呕。

“你不会理解的,同时,我也不相信你是一个普通的人类,更不相信你是一个好人,所以,你还是想想闯入我的领地后,该如何离开吧!”

穆德不准备继续聊下去了,因为他不能确定眼前这个男子的身份,虽然他非常想找一个人倾诉自己的痛苦,但他却也不想辜负自己的使命。

随着穆德的话音落下,战斗一处激发。

“锵——”

手杖长剑刺向了科沃的面门,但是就在穆德认为对方脑门会被捅出一个血洞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剑如同撞击到了钢板一般发出了刺耳的金属撞击音。

科沃面无表情的将撞在自己脑门的手杖剑给抓在手中,任何用不容抵抗的力量将刀刃在穆德手中转弯扎向其自己的咽喉。

穆德被科沃的力量压制的连冷汗的差点流了出来,只好放弃手中的手杖剑,抽身避开了这一刺。

眼见这一击落空,科沃看都没有看手中的手杖剑一眼,直接将其扔到地面,然后对对方使用了虚空牵引。

穆德身形一顿,他感受到自己的身体被一股神明力量拉扯着,此时,他的身体正不受控制的朝着科沃的方向移动了过去。

穆德虽然有些紧张,但是脑袋还算是转的快,他迅速掏出了自己别在裤腰带后面的手枪,毫不犹豫的就举枪朝着对方扣动扳机进行射击。

“砰砰砰……”

一个个子弹射击在科沃的身上,但是效果却如同玩具枪一般,一个个弹壳甚至没在科沃身上留个印子,全部从衣服上滑落了下去。

眼看自己的身体已经到了科沃近前,马上对方就可以伸手捏住自己的喉咙,穆德也是爆出了一股恨意,他抬起右腿使劲的踹在了科沃的腹部。

科沃依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他单手体住了对方衣领,直接将其提到了空中,然后开口问道:“最后一次机会,是说出一切,还是化为灰烬。”

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