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好大好深啊别停

崔雪花想来想去,还是想要把责任怪在叶小花的头上,找了理由就说她推了自己,弄掉了自己的孩子,可是叶小花这两天就跟事先知道了她的计划似的,压根不给她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机会。

要么就是在人群多的地方碰面,要么就是紧锁着大门,就连她主动上门,都没见着人。

好在年根底下了,天气冷,生病的人多,上一次秦秀莲去镇子上请郎中,郎中不在家,她还能拖上几天,不过马上她就要来月事了,到时候想藏也藏不住了。

小年这天,叶小花又赚了两笔银子,水豆腐变成冻豆腐,酒楼那头又多了道勾人的美食,因为牛奶难弄,叶小花索性就把牛奶糖的方子给卖了。

正赶上年底,家家都要给买糖的,花生牛奶糖一经推出,就被抢购一空,七天不到,叶小花就分到了十几两银子的红利。

晚饭吃的是猪肉白菜馅的饺子,吃完了外面就传来了鞭炮声,不过只有零星的几个动静,叶小花记起殷老爷前几日还让人送了鞭炮和眼花呢。

村子里的人买鞭炮的都少,跟别说烟花了,简直想都不敢想,小豆子听到外面的响动,早就跃跃欲试了,到底是男孩子,就喜欢这些个玩意。

“姐,咱家的炮仗啥时候放啊?今天不放吗?”小豆子眼巴巴的看着叶小花。

叶小花瞧他那样就心软了,叮嘱了几句要当心,不要伤着了,就把仓房的钥匙给他了。

从小豆子用长长的杆子夹着火折子,点燃了一个炮仗,那声音,隔壁村子都听的真切,跟刚刚那几个比放屁大不了多少的炮竹声,简直不是一个级别的。

叶小花难得见小豆子这么高兴,想着殷家送来的烟花一共有三个,今天放一个,剩下两个留在大年夜和元宵节也够用了,就搬了一个让小豆子点。

放那么大响动的炮仗小豆子敢,可是放烟花他却怂了。

没办法,叶小花只能亲自动手。

古代的烟花当然不能跟现在的相比,可彩色的烟火还是在黑色的夜空中绽放出硕大的火花,绚烂夺目。

不少人都站在自家院子里欣赏着烟花,其中也包括徐怀杨一家。

徐老爹看着那方向知道是谁家放的,不无羡慕的说道“同样是过日子,你说那怎么大人还过不过两个孩子呢?可真好看,好几个颜色呢。”

徐家媳妇也从来没看过烟花,这会儿没顾得上说话,而徐怀杨听后,心里越发的不是滋味了,自打那天之后,俩人还没说过话呢,即便在街上凑巧遇见了,不是她绕开就是自己躲开。

烟花是短暂的,大家还没看够,可惜没有了,叶小花也起了兴致,有放了一挂鞭,可不想就是这挂鞭却惹了事儿。

她也是第二天崔家人上门才知道的,崔雪花孩子没了,还是被她的鞭炮声吓掉的。

你说可笑不?

假怀孕的哪有孩子可掉?

崔家媳妇上门的时候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神情严肃,婆媳俩头上都戴了朵白色的绢花,按着她们的意思是未崔雪花肚子里的孩子戴的。

不过让叶小花意外的是叶家人没一个上门算账的,想必是秦秀莲没让,看来她有点脑子,一旦她来了,跟自己闹的不愉快,那叶腾让自己找活儿的事儿可就泡汤了。

崔家婆媳俩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让秦秀莲当枪使都不知道。

眼看着过年了,叶小花家里的桌子上就摆放着不少的零嘴,瓜子花生和她自己做的牛奶糖,也没有外人来,姐弟俩吃着也方便,可那方氏自打进屋到现在,一直没挺嘴过。

在崔氏眼里,叶小花跟叶家人是一伙的,都是诓骗她女儿的坏蛋,本来还想端着的,可方氏光顾着吃不说话,那就得她开口了。

“崔伯母,您喝水。”

不管她们怎么样,叶小花还保持着自己的待客之道。

崔家媳妇不仅不领情,还拿起茶杯作势就要的摔在地上,叶小花也没拦着,只是轻轻起抛出一句,“那个茶杯是我在锦绣阁花了一百文钱买的。”

崔家媳妇看了看手里的茶杯,啥破玩意啊就一百文,但她却不敢摔了,重重的放下茶杯后,她怒气冲冲的道“少在这儿装好人,你害的我闺女小产了,你打算怎么说?”

叶小花也是她们婆媳俩刚刚进门时骂骂咧咧的才知道的,“崔伯母,嫂子的肚子里可是我的小侄儿,我疼还来不及呢,怎么还能给弄掉了呢,何况,我都没见着嫂子,怎么弄的啊?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

“没有!”方氏从一堆花生壳中抬起头来,嘴角上的糖渣还没擦干净,道“就是你,你昨天是不是放炮仗来了,你们村子就属你家的声音最大?”

“你们村子离我们村那么远,都听到了?”叶小花笑着道“这炮仗的威力可真大,早知道多买点儿了,以后嫂子有事儿不用跑回娘家,直接放个炮仗千里传音多省力。”

“少在那里胡扯。”崔家媳妇板着脸,“就是你们家的炮仗动静大,吓着了你嫂子肚子里的娃儿,好好的娃儿就被你给吓没了,你还有脸笑,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自打你跟你嫂子第一次见面,你就欺负她,现在竟然这么狠心。”崔家媳妇倒打一耙的说道,“要不是看在你是叶家人的份上,这事儿绝对没那么容易了了,就算拉你见官也是行的,眼下你嫂子做小月子肯定是要吃些好的,我们也不多要,你拿十两银子给她补补身体。”

崔家婆媳俩以为叶小花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是个孩子,能有多少主意,不禁吓得。

可她们也不想想,叶小花真那么好拿捏,秦秀莲会放过这么好的讹钱机会吗?

一说要来,秦秀莲直摇头,当时她们婆媳俩只以为叶家人护短呢,就亲自过来了。

张嘴就是十两银子,她们可真敢说啊,不怕被银子砸死吗?

叶小花扫了眼窗外晃动的人影,婆媳俩一个吃一个盯着自己,谁都没有发现外面的动静。

她看着贪婪而又愚蠢的二人,冷冷一笑。(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