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她打电话一撞一顶律动

林玉安忍不住的傻笑起来,娇嗔道:“胡说,谁憨憨了?”齐慕北习惯性的伸手去捏她的鼻子,被林玉安歪头躲开了。

“每次都捏我鼻子,到时候我变丑了,你就可以去找漂亮的小姑娘了?”

齐慕北哂笑,若不是这儿这么多人,他非得教训一下这丫头,一天到晚胡乱说话。

注意到齐慕北的目光不善,林玉安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气焰就被打压了下来。

她可真不敢得罪齐慕北,昨儿个晚上她被折腾的不行,现在身上是有些酸呢,虽然不能行夫妻之事,可他总能闹腾自己一番,她是真的怕了。

王元枫要掀盖头了,林玉安又太矮了看不见,捧着肚子踮起脚尖,不到几息的功夫,脚背就开始疼了,她倒抽了一口气,有些颓丧的叹了一口气。

人太多了,她不能过去看热闹了,可是心里又想看,这心里一时间就有些不好受了。

她像个不吃青菜闹脾气的小朋友,坐在那儿闷着不说话了,齐慕北心下早就笑的一抽一抽了,这会儿见她闷着声不高兴了,自己也高兴不起来了。

只是觉得她这副小女儿姿态太可爱了,他忍不住的想着,如果这一胎是个女孩儿,会不会以也像林玉安一样可爱。

一边想着,齐慕北就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林玉安听着就忍不住斜瞪了他一眼。

齐慕北笑着起身走到她面前。低着头温声问她:“想看吗?”

林玉安有些失落的点了点头,“嗯。”

她当然想看了,看别人成亲不就是要看这种热闹才有意思么。

她正觉得失落,就感觉到齐慕北戚了上来,一手护着她的腰,一手垫在她的腿上,就这么把她举了起来。

林玉安睁大了眼睛,被齐慕北抱孩子似的抱在怀里,整个人成了喜房里最显眼的一个。

他看见王元枫拿着一根玉秤缓缓的挑起了周芷若的红盖头。

新娘很漂亮,一张鹅蛋脸上溢满了羞涩的笑容,殷红的嘴唇如春日熟透了的樱桃娇艳欲滴,看的林玉安的眼睛都直了。

这姑娘不是那种惊艳的类型,却十分的耐看,林玉安觉得自己是越看越觉得好看。

齐慕北泥塑的一半,丝毫没有觉得手臂酸软,屋子里的女眷们瞠目结舌,这是什么情况?

九王爷竟然这样把自己的老婆举在手上,九王妃还像个孩子似的抬头张望着新娘子和新浪。

不过在她们看来,这个却要比看新娘子有意思多了,新人时时有,此景难一见。

林玉安反应过来的的时候,自己已经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了。

这可如何是好?

她有些不知所措,1穿着丁香色软底绣鞋的小脚不安分的轻轻踢着齐慕北的胸膛。

“快放我下去!”

林玉安的脸色紫涨,齐慕北扫视了周围一眼,安静的抱着林玉安走了出去。

林玉安是真的要疯了,齐慕北这个混蛋!

她以后要怎么做人啊,太丢人了!

等这夫妻两个一走,屋子里就炸开了锅。

周芷若不知道那是谁,只是听到大家都在讨论什么九王妃,就多留了个心眼。

“刚才我是不是眼睛花了,九王爷竟然”这么宠着九王妃!

“哪儿是看错了啊,真真的是,九王爷简直恨不得把九王妃放在是手心里!”

妇人们不由露出了艳羡之色。

真是令人向往的伉俪情深。

林玉安开始闹意见了。

“齐慕北,你在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齐慕北挑眉,俊朗好看的面部线条露出了柔和的弧度,把她放下来,一把将她逼到了墙角。

林玉安被吓了一大跳,后背贴着墙,一动也不敢动,像只小狗儿似的望着齐慕北。

“我就是要让天下人都知道,你林玉安是我齐慕北放在心尖子上宠的人,我都舍不得动的女人,谁敢动?”

林玉安心跳如雷,真个人都像是掉进了蜜罐里,甜蜜的一塌糊涂。

她是在做梦吗?真的有一个人会这样的把她放在心坎儿上珍重热爱着,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她。

她傻乎乎的笑,什么也没有说。

第二天一大早,她伸着懒腰想从齐慕北的怀里挣脱出来,那只手臂却像是铁箍似的紧紧圈着她的腰。

想到昨日

“郎中说了你总是和我一同,会害喜的!”

齐慕北挑眉:“所以呢?”

“所以你应该抱着被子去书房睡。”

她说着就把被子塞到了齐慕北的怀里,立刻就要逃走,齐慕北却一只手臂撑住了门,一脸的无赖道:“你敢把我赶到书房,那咱们今晚谁都别睡了。”

然后不等她反应过来,自己就已经被袭击了。

齐慕北那个混蛋,也不知道是在哪儿学到的那些乱七糟的东西,每次都能把她弄得骨头都酸软了。

她走出去面色红润,知道的一看就知道是被男人滋润着的,她想想就觉得面红耳赤,脸上升起火烧云来。

没见过谁家的孕妇这么操劳,林玉安一边想着,一边给了齐慕北一记绣拳。

齐慕北低声的嘟囔着什么,然后慢慢的睁开了眼。

“怎么起得这么早?”

“我还要去王家看三表嫂认亲呢!”

她嘟着嘴,表达他对齐慕北的不满。

齐慕北摸了摸后脑勺,慢悠悠的道:“我什么时候允许了你今天也能出门了?”

林玉安的动作一顿,转头看着齐慕北,“你也没有说补不能让我出去啊,昨儿个都出去了,凭什么今儿就不让我出去了,不管,我今儿就要去!”

一副娇蛮任性的模样。

齐慕北忍俊不禁,起身把她圈在了怀里,“你这小丫头,怎么现在出去上了瘾,一天不出去就浑身不舒服?要不要夫君来伺候你啊?”

林玉安啐了他一口,“你真是没羞没臊!谁要你伺候。”

一边说着,一边喊了秋奴给她穿裙子。

刚穿好裙子,外面就响起了一阵嘈杂的声音。

“王爷,王爷救命啊!”

林玉安忍不住的皱眉,秋奴出去看,见是宫里嬛嫔送过来给齐慕北做妾室的温玉,不对。如今已经改了名字叫做温裳。

温裳眼泪汪汪的站在外面,崔妈妈走了进来。

林玉安不喜欢这个崔妈妈,不过因为她是齐慕北的奶妈,这才保留了对她最后的尊重。

崔妈妈眼角的褶皱眯了起来,一脸不忍心的走了上来。

她微微福身,对林玉安道:“九王妃,您就帮帮那温裳吧,她只是想要见见王爷,否则否则会没命的!”

林玉安不高兴了,“难道九王爷还会医术不成,她有病不去看郎中,大早上的跑这儿来嚎什么嚎?”

林玉安难得的露出这么一副护短的样子,很是不高兴的道。

崔妈妈觉得脸上没有面子,顿了顿道:“王妃,王爷带您一心一意,您不会还不放心王爷吧?”

这话说的就很有些听头了,不去说那温裳会不会做出什么出格之事,反而处处维护着,显得像是林玉安在故意刁难似的。

林玉安现在的脾气大得很,被崔妈妈这么一挑拨,就按捺不住脾气了。

她坐在那儿,没要微动,端起茶喝了一口,抬手就往地上一掷,茶盏在崔妈妈的脚下炸裂开,吓得她虎躯一震,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倒退了两步,崔妈妈才趔趄着停了下来。

“王妃娘娘!”

她怒目圆瞪,不敢相信的看着林玉安。

林玉安挑了挑眉,完全没有把她放在心上。

“怎么,王爷不过是让你管过几年的中馈,你就觉得王府你才是主人了?”

林玉安丝毫不给她面子,扬声道:“你挺好了,这府里王爷主外我主内,你下次胆敢再在我面前这般放肆,挑起嘴角,我定然要让牙婆子领了你去!在主子面前,你还是好好的夹着尾巴做人!”

崔妈妈的一张嘴长得老大,几乎能吞下一直癞蛤蟆。

她不敢相信一直在她眼里虽然上不得台面,却还算温和有礼的九王妃竟然竟然是做这样的粗俗

她忍不住的惊叹,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粗鄙无礼的王妃!

“果然是小门小户出来的,这样这样的上不得台面!”

她忍不住的骂道,就看见齐慕北沉着一张脸走了出来。

他眼神冷冽的扫视了崔妈妈和崔妈妈身后的几个小丫鬟。

小丫鬟见了齐慕北,连忙跪了下来。

崔妈妈却红着眼睛望着齐慕北,一脸的痛心。

齐慕北的眼神在落到林玉安身上的时候柔和了下来。

他沉声道:“你们竟然敢惹了一向温柔大度的王妃,这是都不想活了?不想活了就吱声,本王立刻就能成全你们!”

崔妈妈以为齐慕北会为她做主,却没有想到扥等到的是这番话。

顿时眼泪就出来了。

她一张脸都皱了起来,哀戚欲绝的喊着:“王爷”

齐慕北一把打断了她的话:“还不下去所有人,扣一年的俸禄!”

院子里顿时如同寒风扫过,都瑟瑟发抖起来。

一年的俸禄啊这一年她们一家老小怎么过日子啊!

林玉安也是知道的,像这种sn进府做丫鬟的,一般都是穷苦人家,但凡是好一点的人家,也不愿意让儿女入了奴籍,听见齐慕北的话,就有些不忍心了。

她深吸了两口气,平复了心里的负面情绪,道:“王爷,顶撞我的只有崔妈妈,和这些小丫鬟又什么关系,要罚就罚崔妈妈一个人吧,我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小丫鬟们听见这话,立刻就高兴起来,像是看到了生机似的,纷纷朝着林玉安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林玉安面无表情,让人都退了下去,齐慕北就轻声安慰了她几句,在她耳边说了句:“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要不你先去王家,我迟一步就上来。”

然后走了出去,温裳看见九王爷,立刻就跪在了地上:“王爷!王爷您一定要救救我啊”

齐慕北在书房和她说话。

“嬛嫔到底要你们干什么?”

温裳伏在地上瑟瑟发抖,嘴唇都有些发白了。

“嬛嫔,嬛嫔说一定要让我和白露留住王爷的人,让我们怀上王爷的子嗣,否则就会杀了我们。”她顿了顿道:“我们出宫的时候,嬛嫔就说一个月的时间,一定要我们交上圆房帕子,否则就直接赐我们一条白绫”

她想到嬛嫔说这话的时候的表情,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齐慕北一掌就捏碎了桌上的笔架子,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他知道自己的母亲为了生他当初受了不知道多少的苦头,她如今这脾气怪的有些扭曲了,这让齐慕北忍不住的觉得心烦意乱。

他不知道为什么母亲一定要干涉他自己的生活,如今他已经成了亲了,这生活好不容易有了点盼头,她一定要这样来打破吗?

齐慕北心口说不出来的难受,一边是母亲,一边是妻子,他不想忤逆母亲,可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妻子受伤。

想到林玉安如今已经有孕在身,还有四个月就要生了,这个节骨眼儿上是绝对不能让她受到什么打击了。

他知道那丫头小心眼儿,虽然平日里笑嘻嘻的,可却是个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的主儿,他是嬛嫔的儿子,却更是林玉安的丈夫,更是林玉安肚子里的孩子的爹。

她不希望林玉安伤心,所以宁愿自己多受点累。

他想了想道:“我是不可能收了你们的,如果你们愿意,我可以帮你们,换个身份,然后嫁人生子,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

这温裳犹豫起来,齐慕北却站起身,直接出了书房。

刚走出来就看见含芳狂奔着过来。

齐慕北心里“咯噔”一声,下意识的觉得是林玉安那儿出了什么事情。

果然,就看见含芳一把跪在地上,一脸激动害怕的道:“王爷,王妃一个人往护城河那边去了,谁也不许跟上!这可怎么办啊!”

齐慕北脸色一变,飞快的往外去了。

这臭丫头怎么脾气这么大,齐慕北又好气又好笑,担心的出了府,王府里跟上去的家丁留下了几个给他指路,他很快就追上了前面的马车。7(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