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声浪语

要知道,据楚江所知,即便是比秦家强盛几筹的楚家,想要一下子拿出五万两白银,也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毕竟,这可是现银!

就像楚家,虽然,家财价值百万银两之多。

但是,楚家的很大一部分财富,都是一些地契田契。

或者是在藏龙城里的一些商铺坊市,还有一些银两都是置办了流通的货物,也买了一些珠宝首饰。

所以,即便是藏龙城最顶尖家族楚家,也不过是有十多万两左右的现银而已。

而要比楚家要逊色一些的秦家,据楚江估计,最多也就几万两的现银而已。

因此,楚江见到秦无双放置在桌子上的五万两银票,才会忍不住的在心头感慨起来。

在秦府这个正院,距离大堂不远处,就是一间厕所。

“唉!”

快步走进厕所,秦无双嘴角浮现一抹苦涩,低声的叹了一口气。

她现在的心情有些矛盾。

既希望武祖林动真的能够帮她,把那个杀人凶手给灭杀掉,为她秦家死去的五十八口人,讨回一个公道。

可是,秦无双又担心真如沈老先生和楚江所说的那般,那个杀人凶手实力强横至极。

如果武祖林动的实力,不及凶手实力强大,那岂不是会害死林动?

“我不怕死,但是,我真的不甘心!”

苦涩的摇了摇头,秦无双再次低声的叹了口气,目光之中满是不甘。

她真的不甘心!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秦家被人残忍灭门,而自己却毫无反抗的办法,只能蜷缩在秦府里等死!

这种滋味,真的很难受,让人有一口郁结之气吐不出来。

“或许,等到那个杀人凶手再来秦府的时候,就是我身死的时候。”

秦无双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她的脑海中不自觉的闪过那个穿着黑衣斗篷袍子的身影。

随后,一道轻轻的呢喃声,就在这个不大的空间内响了起来。

“林动,他会选择留下来?还是会选择拿着五万两银票立刻秦府?”

“不管他作何选择,我都衷心的感谢他!”

“其实,我还是希望林动选择离开秦府,这样他至少不会被我牵连而死,到时候我还能少几分愧疚。”

秦无双娇嫩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微微一笑。

“我秦无双,死则死矣,没必要牵连旁人!”

这一刻,秦无双是真的希望,等她回到大堂的时候,林动已经拿着五万两银票离开了。

五万两银票,这也是秦无双,或者说是秦家所能拿出来的,最大的一笔现银。

秦无双现在身上,也就剩下了几两的碎银子而已。

反正不知道何时那个杀人凶手就会过来杀她,到时候,她面对残忍强大的凶手,也没有丝毫的办法,只能被杀。

身上的这些银票,还不如都给了在自己绝望的时候,曾经救过自己一次的武祖林动。

正当秦无双方便完了,就要起身整理衣衫的时候。

厕所的门口处,却是突然传来了沉闷的敲门声。

“咚!”

“咚!”

“咚!”

听到这很有节奏的轻轻敲门声,一抹疑惑在秦无双的脑海里闪过。

随后似是想到了什么,双眸中又掠过一抹恍然。

“肯定是林动担心我,看我一直没有回去,所以过来找我了。”

想到林动一个大男人在厕所外等着自己,饶是秦无双淡然的性格,都是在此刻有些不好意思。

一道羞红之色,悄然之间浮现在其脸颊上。

“咚!”

“咚!”

“咚!”

敲门声依旧在这略显狭窄的空间里响个不停,秦无双芊细的眉毛皱了皱,柔声说道:

“林动,你别敲门了,我马上就出去了。”

秦无双的话音落下后,门外的人,并未像她预料的那般,停止敲门等她出去,反而还是不停地敲门。

“咚!咚!咚!”

黛眉微皱,这个时候,秦无双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太对劲。

如果门外敲门的那个人是林动的话,那为何听到她刚才的话,不光没有出声应答她一句,反而依旧不停敲门?

正当秦无双心中有些疑惑,美眸流转之间,她却是猛然想起一件事来。

林动是怎么知道厕所在这里?

要知道,林动来了秦府之后,自己就直接把他带到发生惨案的大厅里,然后,就一直待在大厅里直到刚才。

在此期间,自己并未给林动说过这厕所所在的位置!

换句话来说,那就是林动并不知道这座院落的厕所在哪!

意识到这一点的秦无双,一下子便瞪大了双眼,其瞳孔在这骤然之间,也是狠狠的收缩了起来!

厕所门外这个依旧在不停敲门的人,一定不是林动!

那么,这人会是谁?

就在此时,之前在大堂里,林动曾经认真严肃跟她说的那些话,缓缓的浮现在了秦无双的脑海当中。

“如果这个凶手的目的,是灭你们秦家满门的话,你还活着,这个凶手,一定会回来杀死你的!”

瞪大了双眼,随着秦无双想起林动说的这句话。

她一下子就敢断定,门外敲门的人,一定就是杀人凶手!

“他,来了!”

“我秦家,要灭门了!”

贝齿轻咬嘴唇,秦无双脸色煞白,随着敲门声的响起,她的心沉到谷底。

面对这个实力强横到可以横扫藏龙城的凶手,一抹无能为力的感觉,在秦无双的脑海中涌现而出。

“我倒要看看,要灭杀我秦家满门的人,究竟是什么模样。”

深深吸了一口气,秦无双莲步轻移,走到了门口。

目光在木门上轻轻划过,最后,秦无双的视线,从木门上面一处稍微大点的缝隙向外看了出去。

黛眉微皱,秦无双耳边仍旧是传来敲门声,但是她的视线透过这处缝隙看向外面,却是只有血红一片。

根本就看不清门外敲门的人究竟是何模样!

如果不是敲门声仍旧在响着,秦无双都以为门外并没有人。

没看到门外情况的秦无双,眼睛一直紧紧的盯着这处缝隙,看向外面。

她想要看清门外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可是,让秦无双失望的是,敲门声依旧,但她看着外面仍旧是血红一片,并没有看到任何人的存在。

正在此时,在秦无双的目光里,这处缝隙上的血红东西眨了一下。

轻轻的眨了一下。

给秦无双的感觉,就好像眨了一下眼睛一般!!

。。。。。。。。

s:这次不求推荐票、收藏、打赏了,这次只求一直以来支持我的读者老爷们万事如意!!!(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