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冬雨送经纪人车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看到眼前血腥的的画面,顿时场上三千多人都议论纷纷,其中不乏一些颇有家教的富豪商人。

台下刘姬眼中满是意外的看着场上的段傲,要知道能如此彻底的击穿一名九段强者三匹马力以下是很难做到的。

将人的身体开双孔力量绝对会是在五匹马力之上,看着眼前的小伙子刘姬不由得心底已经对他多有主意了。

迎宾台上段展看着眼前这一幕愣是惊呆了,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竟然有着等能耐,当目光和段傲相对时段展眼中满满的尽是陌生和质疑。

段傲刚下台正好迎上了自己父亲的目光,段傲对父亲也是陌生的看到父亲对自己毫不掩饰的陌生质疑段傲顿时就有些受不了了。

“啊!孙子诶~”正满怀不解的时候一个衣衫褴褛身体瘦削的老人从台下走了上来,其眼中满是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尸体,双眼盯的直直的让其心中如同万箭穿心...

可能是因为忍受不住突如其来的刺激和惊恐段家大长老一个惊呼下便已摊倒在地,全场上只剩下了对段傲的质疑和猜忌,毕竟他的做法太过于过火了,就算把他打成重伤也不能伤及其xìng命。

可当时段傲并没想那么多,这样的人留着也是后患,与其让他多火一rì不如趁早宰了少些变数。

“嘿,看来今天你的闲杂事儿忙活完了。”残魂心中一直惦记着史家的那个宝贝,从自打残魂感受到那东西的存在后便整rì想着把史家给捣毁了把它的宝物吞个遍儿,可在段傲看来怎么会那么容易,所以把时间推迟到了今天,今天因为是大rì子每个家族的外族弟子都会有很充裕的休息时间。

所以今天下手也就再好不过了。

。。。。。。

事后段傲为了避嫌穿过人海后便直接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黑sè斗篷以及斗笠,随后在一个并不显眼的角落里换了一身。

虽说是杀了人不过段傲却并没有感觉到不应该难过或是其他什么情绪,段傲心中只觉得自己并没做错什么,就像是他本就该死脱离了人xìng那就已经不配活下来了。

段傲翻墙出府在拥挤的人流中径直的向着史家穿梭着,现在的他虽说心中多少还是会想今后怎么面对自己的家人这个问题但他也就释然了,看自己父亲对自己的眼神就一切明了,父亲您眼中根本没有自己,整rì忙着为家族付出一切怎么肯能顾及到自己的感受。

段傲走在街上自嘲地一笑挠了挠唔的发热的头发下一秒便消失在了人群中...

史家,段傲并没多么的谨慎而是大摇大摆的在史家走动着,残魂的jīng神之力能探测到周围百米,所以大大方方地走没有任何关系。

“等等,段傲我发现了什么,只是气息很微弱好像被封闭在某个地方似的。”残魂遇到了烦恼虽然已经得到了准确的标记但并不能呢个确定是不是那个东西。

“段傲你先歇一忽儿,身体交给我掌控,不仅发现了一个东西而且还有一个看守者的老东西,虽说有无限接近斗灵级别但在我眼前也就是一个打酱油的。”残魂很是自信的话段傲当然是无条件的相信。

脱离了身体的控制权段傲并没感觉到什么不适只是身体好像变得什么都不是了,一切都没有一丝感觉指头和指头的摩擦也是没任何感觉,好像自己什么都不是不存在般的虚幻...

短短几息段傲就觉得受不了这种难以忍受的恐惧,好象是原本死了的人好不容易活过来了又死去了,可看眼前段傲赶紧忍住了心底的燥意。

‘残魂’摸索着来到了一个地下密室,这里很是豪华宽敞,在屋子周冬雨送经纪人车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的一头坐着一位白须老者,双目紧闭的他身体之前放着一个方块晶体,冰一般的晶体中好像还藏着什么只是无从知道。

残魂现在完全收敛了一切气息现在的他完全是飘着走的,jīng神之力的强大足以托运着他把他抬起来做到悄无声息的地步。

当残魂来到老者的正前方段傲不由得心头一颤要知道眼前之人可是斗灵强者,而自己就连斗者还不是。

这时残魂心中默念起了什么:“魂灵之神,起灵破天。”。

话音落原本相对昏暗的地下室变得一抹刺亮,而残魂则一只手竟然直接插进了老者的脑袋,硬是从他的脑袋中提出了一条白白的‘面团’。

见此段傲大惊,竟然以强大的jīng神之力硬是把一名斗灵强者的灵魂给取了出来,这般强大的能力也就只有凭借着接近七阶灵魂之力的残魂能做到了。

提出灵魂顿时整个身子就瘫倒在地了,要知道玄武城数百年近千年以来的斗灵强者就这样被残魂给收拾了,段傲在一旁看着的同时只能感叹每个人的世界和世界不同。

随后残魂拿起老者身前的冰晶摘下他的空间戒指然后在其坐下又找到了一本卷轴才算完,残魂硬是把整个屋子找了个遍,把所有值点钱的东西都给洗劫一空,其中玄阶斗技都不在少数。

“真有你的,接下来赶紧撤分享战果先。”

“不,这尸体可是斗灵的尸体身体长时间受到斗气的滋养变的远超于一般的**,这具尸体可是能用来炼器,不过让我奇怪的是其灵魂竟然是无主的,完全是没有灵识的灵魂,估计是大限将至三魂已经飞了两魂了吧。”

人身体中有三魂七魄,三魂主灵识七魄主情绪,所以三魂去了一魂就会造成意志不清灵识开始一点点的消退变得惨淡不堪。

“不管他了,反正这灵魂也做不了什么好东西收集起来终有一天会用上的。段傲我把身体的控制权还给你,你用一滴血先把这枚冰晶之物认主了再说。”

在残魂的催促下段傲照做,咬破手指鲜血汩汩流出低落到冰晶之上渐渐的冰晶消散,而冰晶之心却是一枚拳头大小的血红sè珠子以及一把一尺长的小镰刀。

先不管镰刀,这枚珠子一看就并非返屋,其中蕴含的火属xìng斗之气是jīng纯异常的,如果说自己现在都火属xìng斗气已经很是jīng纯了那和这枚珠子中的斗气比起来确实小巫见大巫。

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周冬雨送经纪人车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上的,段傲知道这枚珠子对自己现在并没太大的用处残魂也并没有说些什么只好先收进空间戒指,再回头看这把小镰刀,通体乌黑除了刀刃是一抹血sè的。

镰刀看上去并不像是什么多么厉害的东西不过拿在手中掂量掂量段傲发现这柄镰刀份量可不轻,至少也得有个六七来斤,段傲先是拿着在手中把玩了一番随后试着往其内部灌入斗气。

谁知不试不知道,一试吓一跳。原本一尺多长的镰刀顿时暴增霎那见就变成了一柄很是趁手的武器,镰刀通体长一米七左右也就比段傲矮了半头,这重量也因为斗之气的灌入变得沉重起来。

爱不释手的拿着这把镰刀旁若无人的直接就照着一旁的石壁上试了一镰,一镰下去墙壁被剖开了个口子,其深度很是让段傲得意。

“喝,段家大少爷这把武器可是品阶不低的灵器啊而且还是血灵器的一种,不过也倒是灵器必将需要有器灵,我看还是把这老头炼化进去的了。”

段立答应了残魂的提议,随后残魂一手持火焰一手捏着一团并不大的rǔ白sè面球当火焰一点点焚烧白sè灵魂的时候灵魂中不时的传来悲惨的惨叫声。

等到惨叫声终归消失的时候只见一缕微小的灵魂之息,这东西可是很是罕见,也就炼药师的火焰能够焚烧炼化。

随后在残魂的拿捏下一缕残魂落到了并不出众的黑sè镰刀上,而镰刀因为这意思灵魂之息的融入刀锋变得更加晶莹了。

在收拾了各种功法后段傲在功法中发现了一套刻录在竹简上的玄阶高级功法,名为《黑镰十八式》,而《黑镰十八式》的第一页就单单花了一柄小镰刀,而镰刀则跟段傲手中的如出一辙。

“嘿嘿,捡到大便宜了没想到武器和功法还是一套。。。”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