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穿罩子被同桌玩一天

女性保健师生涯最新章节。

曹湛含怒而来,一见面开门见山地冲我喊:“老师,你一定要帮帮我,他们这一次实在是太过分了。我本来不想跟他们争的,但是我发现我已经退缩的太多了,我要是再不站起来,以后我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我给他倒了一杯水,示意他冷静下来。

现在我这边有国际刑警的帮助,还有申屠、王敏他们的帮忙,一直在跟踪调查曹湛这边的情况,这两天的确发生了不少事情,曹湛为什么会这么愤怒,我也知道。

曹湛和沈兆芸两人,被老曹安排进公司,从一开始他们就受尽了刁难,沈兆芸能力不错,在办公室里得到了大家得喜爱,但是架不住曹老大曹泽的女朋友马琴琴在中间使坏。

马琴琴是一名海归,能力还是有一些的,尤其是在财会方面,相当受人肯定。因为搭上了曹泽,她的职位晋升得很快,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她是恨不得所有的事情都能够插上一手。

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曹泽喜欢马琴琴喜欢得不行,两个人的性格自然会有一些相似的地方。

马琴琴很害怕曹泽这种公子哥看上其他女人,把自己给抛弃了,所以她对其他比较漂亮的女孩子都十分警惕,沈兆芸很快就被马琴琴找毛病不说,就连曹湛日子也不好过,被她找了个由头,发配到了后勤部。

事情就跟我们调查的没有什么出入,只不过身为当事人的曹湛,看法跟我们调查得来的信息,稍微有一点不同。

“这一切肯定都是曹泽那个王八蛋指使的,要不是马琴琴那个女人背后站着曹泽,我和小芸怎么会可能受这样的气。”

曹湛虽然是曹氏企业的小公子,按道理来说,也想有公司的一定继承权。但是架不住曹泽已经在公司经营多年,公司管理层都不愿意得罪这位大少爷,尤其是前不久曹泽跟敌对公司化干戈为玉帛,甚至展开了合作,也让其它公司管理层感到非常忌惮。

曹泽恨不得把触角延伸到公司里每一个地方,对于曹湛这个直接竞争对手,肯定不会有什么好态度。

看到我久久不说话,曹湛有些担心起来,祈求似的看着我:“老师,求求你,帮帮我,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找什么人帮忙了。失去金钱,失去家庭,这对我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可怕的地方,可我就是不甘心,他可是我的大哥,怎么能这样对我?这也就罢了,他居然连小芸都要对付,在家里的时候,他居然还摆出一副慈祥兄长的嘴脸,我真的是受够了。”

差不多是时候出手了,如果我再拒绝,以曹湛的性格,估计会做出一些冲动的事情。

我示意他冷静,微笑着告诉他:“曹湛,老师真的不是不帮你,首先,你家里面发生的事情,站在老师个人的立场,我当然是选择支持你的。不过这一切都只是你个人的看法,老师不能只听信你的一面之词,而且这是你自己的家事,老师身为外人,真的非常不方便插手。”

“老师,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曹湛已经受够了,冲动的站了起来。

“你先冷静,你老是这么冲动,对事情不会有任何帮助。忘记平时我怎么教你们的了吗?不管遇道什么事情,首先冷静下来,抽丝剥茧,找到核心的东西,这样做起事来才无往不利。你家庭里面的纠纷,你作为亲身体验者,比我这个外人更有发言权,难到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曹湛短暂的冷静了下来,然后愤怒地低吼着,“为什么?还不是为了那些该死的臭钱。”

“你这样真的不行。”我叹了一口气,“算了,我是你的老师,哪怕现在你已经毕业了,我也还是你的老师,看到自己的学生这么痛苦,我也非常难过,这样,你最近找个机会,把我介绍给你爸爸,接下来的事情,咱们再来慢慢想办法好吗?”

“老师……”曹湛犹豫了一下,似乎还是觉得甘心。

“曹湛同学,老师也只是个普通人,不管做什么事情都需要循序渐进的,着急是着急不来的,你先听老师的好吗?”

在我的安抚下,曹湛终于不情不愿的回去了,当天晚上就给我打电话,说是后天是曹泽的生日,曹家会举办一个小型的生日宴会,邀请的都是通家之好,多年的合作伙伴等等。

我心中已经有了腹案,就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曹湛:“那你就跟你爸爸说,你邀请了我去参加你们家的生日宴会,到时候我会向你爸爸求情,让他帮我安排一份工作,你记得帮我跟你爸爸说说好话。”

“哦。”曹湛并不是多么精明的人,也没有去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安排。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曹家的生日宴会时间到了。

我自己精心打扮一番,坐了个出租车,去到曹家。

曹家住在魔都挺出名的富人区,出租车是进不去的,还是曹湛专门跑出来接了我,穿过幽静的小区森林,曹湛还在不停跟我抱怨:“马琴琴那个女人真是太过分了,一点儿也不知羞耻,都还没有跟曹泽那混蛋结婚呢,就已经住到我家里面来了,还对我家的事情指手画脚,我看着他就讨厌。”

“曹湛,不要被主观情绪蒙蔽了你的双眼,也不要光去看别人,让人讨厌的地方,你要学会发现别人的优点,任何人其实都有自己的用处和长处,哪怕你非常讨厌的马琴琴,肯定也有她不错的地方,否则你哥为什么会喜欢她?你爸爸为什么会接受她?”

“老师,你到底是来帮我的,还是来帮他们的?”曹湛气恼地跺了一下脚,恨得不行。

我也只是笑笑,很快就到了曹家,曹湛拉着我,直接到了老曹面前:“爸,这是我班主任老师,我特意邀请他来的,如果没有他,我根本就考不出今年这样的好成绩。”

老曹的表情很淡定,非常短暂的打量了我一眼,露出了十分公式化的笑容:“唐老师是吧?经常听我家孩子提起你,真是多谢你了,希望你今天晚上能玩得开心。”

说完,也不等我答话,就转身走了。

站在他旁边的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人瞪了我一眼,跟着老曹也跑了。

“在你爸旁边的那个就是你哥?”

“我没有这样的哥哥。”曹湛恨恨地瞪着年轻男人的背影,咬牙切齿。

我并没有生气,随便找了个地方,端着一杯酒,观察起来,对陪着我的曹湛说道:“你不用在这里陪着我,没事儿的,既然老师说了要帮你,就绝对不会食言。”

等曹湛一走,一身服务员打扮的王敏就凑了过来:“先生,要酒吗?”

“来一杯鸡尾酒。”我冲他笑了笑,低声问,“怎么样?”

“没查到什么东西,这家里面很正常——当然,如果亲兄弟争家产算是正常的话。”

“是吗?”我沉吟了一下,又问,“其他的呢?”

“跟我们调查的差不多,曹湛的母亲在家里没什么地位,根本就管不了事,无法给自己的儿子提供帮助,而且老曹真的非常偏心。”

“看出来了。”

刚才跟老曹打招呼的时候,他的表情就非常冷淡,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乞丐。好歹我也是他儿子的老师,按照中国传统社会经验,老师始终都是受人尊重的,就算再不乐意,肯定也要表现出主人家的热情。何况我自认为,至少我的教学成绩还算不错,曹湛在我的手下考出了高分,按照正常情况,老曹更应该感谢我才对。

看来老曹是希望自己家的老二是个彻底底的废物啊。

这种豪门盛宴,一开场,肯定不是像普通人家那样,摆上几大桌子菜,大家坐在酒席上面吃吃吃。

刚开始更像是舞会,来宾们显得非常自由,可以端着酒杯寻找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扩展一下人脉。

曹家这一次的宴会,说是规模比较小,其实来的宾客数量也不少,差不多有近百人了。

王敏随意给我指了几个,都有不菲的身家,要么就是某某国际大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曹家的这次宴会,才是真正的往来无白丁。

我随意的在宾客里面打量着,很意外地发现了一个熟人——区梁储。

其实她在人群中的辨识度很高,因为以他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小圈子,大家谈笑风生,显得非常愉快。

他怎么会在这里?

这还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我没有想过去主动打招呼,倒是有个人主动靠了过来,王敏很机智地转身跑了。

走到我面前的人,我都快忘记他的名字了,只记得他是区梁储的秘书。

“唐先生,好久不见。”秘书对我笑了笑,也非常有礼貌,主动跟我打招呼。

“你好!好久不见。”

“唐先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的问题有点儿唐突,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份唐突,才看得出来,他是没把我当外人。否则以他的情商,不可能直接问出这种问题。

“曹湛是我的学生。”

“曹湛?”他想了一会儿,才醒悟过来,“是曹老板的小儿子吧?”

他似乎有一点犹豫,低声道:“唐先生,曹家的事情,你是打算插手吗?”

咦?难到曹家兄弟阋墙的事情,连区梁储都知道了?

等等,不对,区梁储这样的老狐狸,才不会管曹家兄弟阋墙呢。

商场如战场,曹家内部不稳,对于那些大鳄来说,这可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我发现我好像抓住了什么。

女性保健师生涯最新章节。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