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男生把我带到男厕所强

今夜的月色灰暗,如那年一般。冰@火!中文 WWW..COM

…“沐果,你等着我。不论是杀害我们孩子的仇人,还是从我身边夺走你的人。我统统不会放过。”…

自皇宫回来后卿尘的话便在耳边盘旋不去,我不知到底要发生什么,也越发心神不宁。许是这般的月色与那年太过重叠,叫我莫名记起那些不好的记忆。皇上的诏书握在手中,夏沐果三字在眼底越发炙热。原来我从来都是夏沐果。唯一的夏沐果。

“小姐不好了!王爷连夜召唤兵马正欲进击皇宫!”身子怔了怔,起身后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我统统不会放过。’…

跟着青杏一同冲向王府门口,拦住即刻便要出门的大队人马。“慕容解墨你站住!”

随后快步冲到他跟前,“到底发生何事了?”

他神色凝重道,“父皇病危,宫中一片混乱。”

“即便父皇病危,也该依照规矩来。你连夜带兵入宫,是准备逼宫吗?!你可知这罪名多大!便是成了,也落下一个不忠不义不孝的罪名。倘若败了,你让这王府上上下下都跟着你陪葬吗?!”

他别扭的偏过头,“我得了口信,水月在二皇兄手上。倘若我不去,水月也就活不过今夜。若是那样,我想即便我得到了一切,也决不会好过。”

我怔了怔,只字说不出口。再想起卿尘的话,心底明了大半。他见我再没阻止他,便准备出发。我强拉住他,口中只知喃喃重复,“不要去,不要去。”

他定神看着我,伸手撇开我,“沐果,对不起。终究没有给你一个安定的家。若此次我一去不回,还请你念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帮我护住我母妃。”

此刻我早已急的没了头绪,哪里还听得下他说什么,只会语无伦次道,“你不能去!不能去的!那不过是一个陷阱,你去了只会是自投罗网!”

“即便是陷阱又如何,哪怕刀山火海我也得去。水月是我唯一的信念,要我眼睁睁看着她死,还不如将我千刀万剐!”

见他没有半点挽留的余地,慌乱下拔起剑抵在自己颈项,猩红的双目直直望着他,“你今日若要走,就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他见状大惊,“沐果,快放下!”

“我告诉你,水月是必死无疑的。你即便是去了也只能是徒劳!”我终究不忍心告诉他,他的水月早已不是以往的水月。如今的水月,根本配不上他。

“即便我去了也没能救下她,那我也无怨无悔。至少我做不到什么都不做。沐果,倘若此刻是夏丞相,你可会奋不顾身?”我愣了愣,他的话直接击中我的死穴。我们都有自己的弱点,且是致命的。为了这个弱点,奋不顾身赴汤蹈火。

他趁我失神的一刹那,迅速抢过我手中的剑,且瞬时点了我的穴道。我还未来得及反应,身子一僵,便再动弹不得。

“沐果,委屈一下,一个时辰后穴道便会自行解开。莫想用内力冲开,那只不过是徒劳。”说罢伸手用力抱住我,我的眼泪瞬间决堤。随后他松开手,再不看我。稍作整装,直视前方,大吼一声出发。

我站在原地,看着他们渐渐远离,却什么都做不了。我所谓的复仇,从来都是害人害己。

你总说你没有选择,总是顺着仅有的那条路向前。你又如何知道,身后的万丈悬崖,或许才是另一条正确的路。你害怕粉身碎骨的灭亡,是以总在不停的借口中苟且偷生。你可知眼前那条仅有的路,通向何处。

夏沐果,醒醒吧。你败的体无完肤。

——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原绝墨王慕容解墨,意图造反,其罪当诛。朕念其曾护国有功,特赦其亲属。钦此!”

慕容卿尘顺利登基。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样的道理千古不变。这些年的明争暗斗,终于尘埃落定。而我,身不由己的加入这场无烟的战争,见证身边一个个人的离去。最终只剩我一人,独自面对这个再无信仰的天下。

又是一片白茫茫的灵堂。府内上下却没有半点声响。能办成丧礼已是大赦,若再出哭鸣便是不敬。

尖锐的叫喊在整个死寂的王府荡开,我心下一惊,忙寻声而去。当看到青杏再无动静的身子时,却意外的平静。

“传令下去,将青杏姑娘以王妃之礼厚葬于王爷灵位边,碑文刻上‘绝墨王妃韩九九之墓’。”

这是我唯一能为她做的。此后,绝墨王妃已死,这世间只有护国公主夏沐果。

披上金碧辉煌的盛装,双手紧握多年前先生送我的尚方宝剑,举过头顶,目光坚定,一步步向正殿走去。

“护国公主夏沐果到!”

双膝跪下,沉声凝神,“微臣夏沐果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卿尘见状下意识要下座,见众大臣皆立于一旁,只得皱皱眉道,“爱卿请起。”

我并不起身,严肃道,“臣有要事禀报。”

他深知我的脾性,只得由了我去,“何事?说来便是。”

“如今边关告急,臣作为先皇钦点的护国公主,理当尽心尽力为我大晋国谋利。是以,臣特请皇上批准,准许臣出征边境,镇守边关!”

他脸色瞬时黑了下来,如我所料的,“此事再议。”

“皇上三思,边关之急刻不容缓!”

“你一个女子,何以担此重任?朕朝中能人甚多,不劳烦公主!”说罢不再与我周旋,便欲下朝。

我仍不罢休,“臣儿时乃前太傅关门弟子,先后得先皇肯定,终封得护国公主之誉。既担此荣誉,必要承其重任。才不负先皇厚望。还望皇上成全。”

他又欲反驳,此时一大臣道,“启禀皇上,微臣认为,由护国公主担此任再好不过。护国公主镇守边关,如御驾亲征般威慑力巨大。必壮我大晋国之士气!”

卿尘越发不悦,几乎要隐忍不下,脸色阴沉道,“朕说了不许,还有谁有异议!”众人见状纷纷后退,再不敢多嘴。

殿内一阵沉默,我忽的自行起身,举高手中的宝剑,厉声道,“开国皇帝所赐尚方宝剑在此!”

众人纷纷俯首跪下,卿尘愣了愣,还是随着众人一同跪下。

“手持尚方宝剑之人,皆可向本朝皇帝提一个要求。”我看着卿尘,唇角勾笑。他抬头望着我,双目发红,颤抖的双手提醒旁人,此刻的他在多用力克制。

“启禀皇上,微臣只有一个要求,便是准许臣带兵出关。还望皇上成全!”

他忽的起身,“你不过是罪臣之妻,如何有资格使用尚方宝剑要求朕成全你!”

我一愣,不想他竟会说出这样的话。心底泛出一丝苦笑,不急不缓道,“皇上说笑了,绝墨王妃韩九九已死,微臣乃是护国公主夏沐果。若是皇上记不清,大可翻开皇室宗谱查阅。”

“你…”

我跪下俯首,声音不卑不亢,“还望皇上成全!”

整个大殿所有人纷纷看向他,等着他的反应。然而此刻他根本没有选择。我志在必得。

他一步一步走下,每一个字都像用尽全力般,咬牙狠狠道,“好,朕成全你!”

“谢皇上成全!微臣定当不负所望!”

他俯下身在我耳边道,“夏沐果,你比我想的还要绝情!”说罢甩袖离去。

我望着他的背影,心底有种说不出的苦涩。卿尘,我们都是长满刺的仙人掌,若要相拥,注定互相伤害。是你给了我最美好的期待,也给了我最无助的绝望。如今你终于坐上那个位子,去享受你永世的孤独吧。

——

“公主留步,太后有请。”

太后?呵,她总算如愿以偿了。

随着宫人直至后宫深处,远远的见她跪在佛前的背影,显得那样讽刺。

上前颔首行礼,“下官夏沐果见过太后。”

她停下转动手中的佛珠,屏退众人。却迟迟不说话。

“不知太后寻下官来所为何事?”

她这才回过头看我,忽的抬手一个巴掌扇在我脸上。我因力偏首,却没有任何表情。“下官自认为无错,太后乃修佛之人,也要滥用职权吗?”

“你好大的胆子,敢顶撞哀家。”

“下官不敢。太后若只为解心头之恨,大可不必在这佛前亲自动手。下官也是为太后着想。”不等她说话,我自顾自道,“太后若是无其他要事,下官就现行告退了。毕竟这延误出征之罪名,想来太后也是担不起的。”说着便要自行离开。

她慌忙叫住我,“夏沐果,你到底把悠然藏到哪里去了?!”

我回首,冷笑道,“太后莫不是不记得了吧?悠然公主不是您逼走的吗?如今倒想起来要质问下官了。”

见她毫无血色的脸,一丝报复感上头,我话锋一转,道,“下官倒是可以告诉太后一些线索。只怕太后听了要失望了。不过下官找这线索不易,自然要换取一些条件。”

她急道,“你说来便是!”

我正色道,“我要淑妃安然无恙。”

“如今她什么都不剩,哀家留她也没有威胁。”

见她这样说,倒也信了。“很遗憾的告诉您,悠然公主早已不在人世。”

她满不相信道,“不可能,你怎么会让她死!”

“太后说笑了,悠然公主是您的女儿,她死不死与下官有何关系?下官只是为他们提供路线,尽最后一份相识情分。那日皇上来追时,他们便逃去晟国,是以,悠然公主便不幸丧命。太后可知道,这还得多谢皇上。若非皇上有意放手,没准悠然公主此刻正在太后身边尽孝呢。这般说来,悠然公主还真真是可怜。被自己亲生娘亲与兄长逼上绝路。您说,下官说的可在理?”看着她越发苍白的脸色,那种报复的快感越发强烈。“想必您也找了许久,您若不信,大可去问皇上。”

她双目充血,语无伦次,“不会的,不会的。夏沐果,你好恶毒的心!你简直无情无义!你会遭报应的!”

我忽的大笑,语气里满是嘲讽,“太后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倘若要遭报应,也该您排在下官前头才是。您这双金贵的手,可是用多少鲜血才泡出来的。”她身子踉踉跄跄后退,我一步步逼近。猩红的双目印着她的脸。她被逼到墙根,看着我满是恐惧。嘴里自言自语的喃喃道,“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我伏在她耳边,一字一句,说的无比清晰。“太后,祝您永世不得超生!”

说罢勾起唇角,带着冷笑的脸有着我从未有过的阴狠。她直直跌坐在地,双目失神。

——

几日后,宫里传来消息。太后仙逝。

彼时我正在丞相府内的后院中。望着满院落尽的梅花,思绪飘得老远。似乎回到很多年前,我初到这个世界。那时我睁开双眼,哥哥轻声唤道,“沐果,我是哥哥。”

哥哥,我终于为你报仇了。为何我却高兴不起来。哥哥,你看到了吗。所有的仇人都不在了。可是你也不在了。

明日我就要出征。去为你守住这个天下。也许自多年前我醒来那刻,便注定今日的结果。你唤我沐果,你是哥哥。我作为沐果,为你承担你未完成的职责。

在皇城的最后一夜,慕容远秋来找过我。如多年前第一次见面一般,梅花漫天。我们终究什么也没说。他敬了我一杯酒。仅此一杯,再无瓜葛。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瓢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一夜未眠,第二日擂鼓震天。我换上早已备好的盔甲,跨上战马。一声令下,再没有回头。任他天涯海角去,不问何处是归期。

眼前一幕幕呈现当年的记忆。或悲或喜,终究成长为今日的夏沐果。

一片春愁待酒浇。江上舟摇,楼上帘招。秋娘渡与泰娘桥。风又飘飘,雨又潇潇。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题外话------

终于完结了。天知道我现在的心情多纠结。一直期望能快点写完,但当真正写完的时候却那样舍不得。像是要把自家闺女嫁出去那样。大概去年这个时候提笔,到现在才真正画上句号。写的时候从未想过会是这样的结局,写完后回顾也重重叹了口气。竟然真的把这二十万字逼出来了。

我向来都是文艺的人,也有些清高。小说原来的名字叫‘满宫花’,一切都是怎么文艺怎么来。但是编辑要求只能这样。希望亲们能理解。第一个作品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但是我的信念不变的。一虐到底。

以后如果有时间,可能会有第二部。第二部也许会是江湖或者后宫,希望大家能喜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