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用力来了要来了

……

“栓子,大山,你们从双翼游走,尽量拖住其它骷髅;小业,小红,你们姐弟两就用弓箭在后面输出,把那些筑基层次的骷髅先消灭掉,之后,再支援其他人,我和队长冲锋!”

风岚城南郊,星罗森林边缘地带,此时,一个冒险者小队正隐藏在一个几根大树后面,在前面空地,三十几只骷髅正毫无目的的在随意的走动,发出一声声密集的骨头碰撞的声音。

一名站在队伍中间的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正压低了声音,对身后的队员们进行分工,一条条命令从他嘴中有条不紊地传出。

随着中年人命令给出,所有小队成员都各就各位,接着,目光一齐投射在这三十几只骷髅身上。

看着中间这些咔咔咔作响的狰狞骷髅,只有六人的小队眼中却都是欣喜的神情。

这些不是骷髅,而是一枚枚会走动的金币啊!再听听他们骨头撞击的声音,哦,老天,那是多么美妙的音乐,就像是摇晃钱袋时钱币发出的叮叮脆响,令人心神愉悦,有一种升上天堂般的感觉。

就是队伍里最有经验的两位此刻眼中都有化不开的喜悦,以及那锃锃的闪光。

“老严,开始吧,省得夜长梦多。”其中一个看上去有些跳脱的青年声音颇为急切地说道。

“栓子,千万不要大意,这些骷髅可不是好惹的。”看到小伙子跃跃欲试的姿态,这名称呼老严的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脸上表现出头疼神情,这栓子是最近才加入小队的。年轻气盛,做事极不稳妥。而且傲气十足,和队里其他成员关系都不是特别好。到现在为止,这个混蛋甚至就没有完整的按照自己的命令来做事。

但他心中却有怒不敢言,因为这小子是自己队长找过来的,资质十分不错,实力很强,自己跟队长也有十几年了,也知道他心中最大的期望就是能把自己的冒险者小队发展壮大,所以十分清楚,像栓子这样年轻且有实力的青年对这个队伍到底有着怎样的意义。所以他不得不压制自己那暴躁的脾气,水磨工夫地一点点苦口婆心的劝说引导,期望他可以慢慢改变过来。

“知道了,老严。”可青年却完全没有理解老严的良苦用心,极为不耐烦的回答道,就像是学生应付老师嘴中好好学习云云的劝导时的那种敷衍态度。

希望他真的能够有所改变吧。老严看着青年那充满了不耐的神情,眉头又皱了皱,勉强的压制住内心的火气,心中低语道。

“唉。大山,栓子才刚进来没多久,很多事情都还没有经验,到时候战斗的时刻你劳点心。多照顾他那边。”老严身后,一个身形高大,身穿重甲。红色头发的中年大叔看到青年和老严的对话,也皱了皱眉头。对身边穿着一身紧身衣,身形瘦小的男人嘱咐道。

红发队长并没有刻意压低自己的声音。所以栓子也听到了,登时嘴角一撇,眼中立马显露出不屑:他大山是什么实力,我又是什么实力,我还要他来照顾?。

“嗯。”似乎没有看到栓子的不屑,男子沉默的点了点头。

这种个样子在栓子看来,却是对自己的不屑,顿时,他心中对大山就更加不爽了。

可不待他反驳,队长已经开始挥了挥手,阻止住了青年的话。

在这个队伍里也呆了几个月了,栓子自然知道这个动作代表什么,他虽然目中无人,但是对这个队长还是抱有敬畏,所以尽管有一肚子埋怨,但也只能到此为止了——“哼!”

栓子转身走到后面开始准备物品,在路过大山身边时,充满愤怒的的哼了一声,眼睛中的威胁和挑衅谁都能看的出来。

可大山似乎完全没有看见似的,一如既往的专注的使用一个灰白色的布条缠绕着自己的双手。

栓子看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眼中不甘心的朝着小红,小业的方向走过去。

在转过身的时候,他那阴郁的脸色瞬间变得开朗起来,似乎还很灿烂,配上他那俊俏的容貌,还真有几分潇洒和真诚——

“小红啊,这么重的活还是我来帮你吧。”

说完,完全不顾及少女那有些厌恶的眼神,争抢着从少女手中拿过一捆尾羽箭,在接触时,手还极不老实的握了握少女的小手。

“你这个色狼,离我姐姐远一点!”一边,只有十**岁的小业看到了栓子揩油的动作,他可完全没有头老严这些人的忍耐,大声呵斥出来。

“小业呀,你怎么能这么对你姐夫说话。”栓子完全没有半点的心虚,只是眼神闪了闪,就带着些家长的样子,反过来教训道。

这个不要脸的话,就是被揩油还保持着忍耐的小红也受不了,怒道:“谁是你老婆!”

但也仅仅止步于此,她一个女孩子家家,年纪又小,而且心中也知道栓子对于队伍的重要性,所以根本就说不出重话来。所以栓子更加得意的笑了笑,开始一点一点的调戏起来。

小红小业完全不是这个恶棍的对手,不一会儿就面红耳赤,气鼓鼓地说不出话来。

“嘿嘿,小红啊,你最近好像又长漂亮了啊。”看着少女那因为生气而起伏的胸部,栓子喉咙里不由吞了一口口水,眼神像是探照灯一样毫无顾忌的看着少女一些**的地方。

“栓子,要开始行动了。”就在栓子考虑要不要拍拍少女屁股试试手感的时候,身后传来大山那带着苍桑的声音。

本来这种苍桑且带着一股子浑厚的声音是很好听的,但在正要下手的栓子听来却是那么碍事,所以心中对大山的厌恶和憎恨更深了——

卧槽。这个垃圾在这个队里真让我不爽,得找个机会把他弄出去。

心中想着。栓子一脸不爽的走到了老严身边。

因为一直被骚扰,小红小业过了几分钟才准备好。走到队长身边。

看人都准备好了,红发点了点头,眼神示意了老严一会儿。

“好,按照之前的分工合作,大家,上!”老严带着兴奋的语气,压低说道。

可他的“上”字刚刚说完,身边一道年轻的身影便像是一阵风一样冲了出去,正是迫不及待的栓子。

“靠。这狗娘养的……”没有想到栓子一开始就不按照自己的命令来,老严不禁骂了一声粗话,看着因为被栓子一闹已经开始出现躁动的骷髅,脸色更加差了,他知道靠着一次风暴般偷袭削弱骷髅的行动已经行不通了。

但他和红发队长也是有经验的老人,瞬间就把不良情绪抛弃,从背上抽出一把精品钢刀,和举着两把大板斧的队长怒吼着朝着骷髅冲了过去。

“忒!吃我一板斧!”红发队长暴喝一声,一股属于战师顶峰的玄气波动激荡。两把大板斧带起风啸,重重的砍在一只骷髅身上,沉重的骷髅直接骨头飞迸,倒飞而出。下一刻,老严的钢刀也赶上,一股略逊于队长的玄气波动散发出来。钢刀像是一个飞驰的风车,当的一声嗡响。把一只从背后偷袭队长的骷髅径直砍飞,五六根肋骨断裂。在力量的作用下,也飞出了好几米远。

而做完这一些,二人对着身后看似只有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女喊道:“小业,小红,弓箭输出!”

看上去比栓子还要年轻的两人却比他靠谱多了。

听到队长两人的指令,两人身体像是预先演戏过一般,一崩而起,就像是它们手中的的弓弦。

接着手指从身后抽出尾羽箭,搭弓,拉弦,射出。行云流水的一套动作下来,两人就像是同一个人一般,动作是那么一致,以至于尾羽箭射在骷髅身上时的时间都差不多同时到达,就算只有筑基七层的实力,但是在两根箭的同时作用下,这只实力相当于筑基十层的骷髅还是被力道给逼退。

而在这一箭还没有射到骷髅身上的时候,两姐弟的弓弦上再次搭好了第二根箭。

“嗖”两人的第二根箭又再次射出,这次,他们的箭射向了一只筑基八层骷髅的的眼窝之中。

“蓬!”像是往燃烧的灰烬中认出了一块石头,两根尾羽箭分别从两个眼窝中射了进去,迸射出火星,那白色的死灵之炎瞬间就被削弱了大半,变成了一小团摇曳的残炎。

而这只骷髅的动作也因此变的僵直起来。

而少年少女并没有再给这只骷髅来上一箭的一丝,而是搭弓射向其他几只骷髅。

“叮!”那只受了重伤的骷髅只走了一步,接着身后突然闪出一个黑影,一个尖利的匕首以一个刁钻的角度插进了眼窝中,轻轻一搅,就把这只骷髅眼中的死灵之炎彻底熄灭。哗啦一声,散成一堆骨头堆。

“哼。”看着无声无息的从骨头堆里小步移动离开的大山,慢了一步的栓子眼中极为不忿,同时有些奚落:你也就只会干补刀这种事了,等一下我让你一刀都补不上!

可是接下来一柱香时间里,栓子经历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挫败,他尽然连一刀都没有补到。大山就像是一个幽灵,无声无息的游走在骷髅之间,身上的骨头像是扭曲过一样,不管是什么角度,都可以把手中的匕首送进骷髅眼窝中,并且一击致命,绝对不需要第二手,不一会儿功夫,就有五只骷髅死在他手下。

而栓子完全跟不上这样的节奏,每次志得意满的攻击,要么是不能一击得手,被骷髅反击,要么就是走位错误,被几只骷髅围住,要么干脆就只能举着匕首,看着地上已经被大山先出手干掉的骨堆干愣着。

连一只骷髅没有消灭掉。

人是一种奇妙的生物,有些人在看到比自己强的人时,会产生敬畏的情绪。一门心思的虚心学习,而有些人则是单纯的嫉妒。一心的不平衡。

很显然,栓子属于后者。

看着大山那飘向下一个目标的身影。栓子眼中渐渐生出杀意,手中匕首攥紧,恨不得就这样一下子捅过去。

不过他最终没有出手。

一脸阴沉的跟在大山后面,继续寻找机会补刀。

……

“大山哥,你好厉害呀。”小红小业毕竟只有筑基七层,在伸出了几十箭后,两人也开始上气不接下气起来,知道弓箭需求的精气神已经失去了,两人索性收起弓箭。拿出水袋来,在原地分秒必争的恢复体力。而对于大山的表现,二人自然是看到了,那种流畅的身形,和刁钻的攻击,让他们眼前大亮,尤其是对比之下,栓子那几乎已经没有套路了的乱攻,更形成了明显的对比。小业年轻气盛,对之前栓子的欺负耿耿于怀,立马就叫了出来,声音还尤其的明亮。

大山只是对着他们点了点头。说了句“抓紧时间恢复”便再次游走在骷髅群里寻找机会。

可栓子却不行了,脸色俞渐的发青,手中的匕首朝着大山晃悠好几次。但在身边两姐弟的注视下,还是没有得手。

但他怎么能憋着这口气呢?

所以很快就把火力转向了休息的姐弟两——

“你们干什么吃的。大家都在战斗,你们还有脸休息!快起来射你们的箭!”

他太愤怒了。所以声音尤其的大,顿时就把两人骂蒙了,这还不要紧,其他三人的注意力也被他的这声大吼给吸引了注意力,皆是不同程度的受到了影响,尤其是队长和老严,他们正在专心的对付着战师级别的骷髅,正是焦灼的时候,一点影响都可能会导致败局,好家伙,这一失神,直接就没看清骷髅的拳头,等到他们意识到问题的时候,骷髅那有力的拳头就已经砸在了他们身上——

“队长(老严)!”小红小业率先惊骇的看着被击倒在地的两人,迅速的拿出弓箭,搭箭就要射出。

可一切似乎来不及了,骷髅的速度太快了,当他们拿出弓箭的时候,他们的拳头已经再次落在二人身上,顿时,老严一口鲜血喷出,像是个球一样狼狈的滚了五六米远。

至于红发队长,明显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被砸进了骷髅堆里,登时,包括两只战师级别的,十几只骷髅一齐包围住了他。

“队长!”两姐弟都没机会看看老严的伤势,焦急的拉弓射向骷髅。

但那焦急的心态还是影响到了两人的箭技,他们的箭不再同步,这导致了威力直接少了一半,除了几只外围的骷髅被阻滞了身形一小会儿,大部分骷髅还在朝着红发队长扑过去。

“以为我张雨豪是软柿子不成。”唾出一口混杂着鲜血的浓痰,队长大吼一声,手中两把大斧重重的拍击在一起,敲出疏导猛烈的火星。

接着两臂平伸,斧刃平举,身子一转,就像是龙卷风一样扫向骷髅。

几只实力差的骷髅瞬间就被板斧切成几段,那些实力强的,包括两只战师级别的骷髅奕被击退,不能靠近半步,队长身边顿时就被扫出了一块空地。

几人被队长生猛的一招给唬住了,但很快,脸色又变成了惊恐,因为那些碎裂的骷髅再次重组身体扑向张雨豪。

张雨豪虽然又切断击退了他们,但人力终有穷尽的时刻,根本就抵挡不住骷髅诡异的重组能力啊。

“栓子,快快,快去救救队长。”小红此时已经放下了对它的厌恶,哀求栓子道。

但在小红绝望的目光下,栓子看了看骷髅群,最终一动不动。

“姐姐,不要求他了,我们自己来救。”小业看出来了,栓子已经不可靠了,这时他表现出了一丝男子汉的气概,安慰自己的姐姐,看着骷髅群说道,坚定的从手中打出两根尾羽箭,搭在紧绷的弓弦上,搜的一声射了出去,两根尾羽箭一前一后,成一条直线头尾衔接的飞向骷髅。

叮叮两声,两根弓箭准确的射中了骷髅,巨大的力量顿时把一只骷髅击飞。

“二星连珠?!”小红惊丫的捂住了嘴,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弟弟。

“嗯。偷偷练成的,本来是打算给队长他们一个惊喜的。”少年被自己的姐姐眼神看着。不好意思的说道。

看着弟弟那害羞稚嫩的脸庞,小红一时间无言。

几息之后。少女眼神中多了一丝坚定,“弟弟,我们自己救!”

“嗯!”

说完,两人完全无视了身边神情不断变化的栓子,开始专心的辅助起队长。

但很快,队长那边开始出现状况了,由于不断的旋转,他的玄气体力都大量消耗,身体逐渐跟不上了。一只骷髅趁着他一个断点,从他背后扑了上去。

感受着身后的呼啸,张雨豪脸色一变,这要是被扑中,自己真是死定了!

兄妹两个也看出了危机,但队长被骷髅围住了,箭根本射不到。

就在千钧一发之间,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在扑击的骷髅身后,接着一个跳跃。压在骷髅身上,骷髅1距离对战几厘米的地方被压倒在地。

“大山叔!”两兄妹惊喜的看着那瘦弱却格外可靠的身影,喜悦的叫到。

“队长,还能打吗?”大山担忧的看着嘴角淌血。脸色发白的张雨豪,问道。

“哈哈,你太小看你队长了。”

张雨豪哈哈一笑。两把板斧,猛地一划。迸射出一道精光,表明了自己决心。

“哈哈。既然队长能打,我怎么能落后?”这时,昏迷了片刻后的老严重新站了起来,一把钢剑,顺势击退包围的骷髅,站在队长身边。

“哈哈哈,我老张一生中最幸运的就是能有你们这几个同伴。”看着身边的两个伙伴,和远处欣喜的姐弟两,张雨豪心头就像是被灌进了一口新鲜的空气,舒畅无比,禁不住叹气道。

不过下一刻他们的脸色就变了,因为在周围的林子里,突然开始冒出耀眼致命的白色的骨骼——

骷髅!最少百只得骷髅!

“小红小业,快跑,赶紧跑啊。”

这个时候,老严、大山和张雨豪不约而同的用尽自己全力在自己这边骷髅中打出一个洞口,朝着呆滞的姐弟两大吼道。

“队长,你们。”姐弟两眼中有泪水流转。

“快,只要你们1活着,我们小队就一定不会消失!”张雨豪吼道。

这个时候,弟弟小业终于表现出了他的果断,虽然眼中的泪水已经肆意流淌,但他还是拉扯着自己的桀桀冲到队长他们身边。

“队长……”小业哽咽。

“好孩子,以后我们的希望就靠你们了。”张雨豪慈祥的摸了摸小业的头,笑道。

“队长,我答应你,我们的小队一定不会消失的。”少年鼻涕横流,但语气却坚定无比。

“好,有你这一句话,我们就知足了。”张雨豪欣慰道。

接着背离两人,和大山,老严为姐弟两打通逃离的通道。

姐弟两泣不成声地跟着三人后面,朝着骷髅外跑去。

“队长!老严!大山叔!”就在出口近在眼前时,小红转身看去,顿时目眦尽裂,因为他们的身形被数十上百只骷髅淹没。

“姐姐,快走!不要白费队长他们的心意。”小业也是眼中恍惚,但他很快反隐过来,擦了擦眼泪,拽着姐姐不时躲避几只骷髅,拼了命的冲向墙面的出口。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从他们身边冲出,比他们先一步冲出了出口。

“栓子,你!”看着那熟悉并快速远去的身影,两人眼中惊愕。

但他们已经没有了质问的时间,因为栓子冲出去后,同时把几只骷髅扔向了姐弟两,虽然造成不了伤害,但彻底堵住了两人的去路,也就只是一两个呼吸的时间,身后那些如狼似虎的骷髅就包围住了两人。

“姐姐……”

“弟弟,是男子汉就不要哭,死也要堂堂正正的死,就像队长他们一样。”小红看着小业那惊惧的脸色,虽然自己也吓得要死,但还是白着脸,鼓励起来。

“……”少年终归是少年,他眼中已经我完全失去了战意,看着成群的骷髅,松开了弓箭。

“懦夫!”小红愤怒道,这时,她突然有了勇气,扔掉木弓,从背后背包里掏出一把短刀,把几只逼近的骷髅击退。

“……”

但她本来就不擅长近战,也就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少女就狼狈了。

一只骷髅拍飞少女的短刀,在少年惊呼中被扑倒在地——

“咔咔咔”骷髅上下颚交替闭合,走出死亡的鼓点,少女绝望的和骷髅对视着,耳边少年那似手上猛兽一样的疯狂怒吼由远及近,但她知道,来不及了。

“嘭”——

就在少女以为那个像是野兽利齿一样的骷髅上下颚要咬在自己脖子上的时候,一个高大的人影从天而降,一掌拍飞了伏在自己身上的骷髅,像是一座大山般挡在自己身前,少女突然产生出一股子可靠安全的感觉。

接着,一股虚弱的感觉席上心头,她其实早就脱离了,一直都是靠着毅力坚持下来的,再心灵经历了大起大落后,很是干脆的昏迷了过去。

但在她昏迷前,看见身影转过了身子,一张年轻但坚毅的脸庞占据了她意识残存时的一整片天空……(未完待续。。)

...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