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轻点 太大了啊 好胀

战场离凌陌并不远,很快凌陌就看到了那的情景。

一只浑身乌黑的黑狼傲立于一块巨石上盯着下方的三个人,并未靠近凌陌就感觉到无论是那三个人还是那只黑狼身上都澎湃着汹涌的血气,证明着他们的不凡。但看上去还是黑狼更胜一筹,也怪不得三个人要共同与黑狼对峙了。

对峙并没有僵持多久就被一声狼嚎打断,黑狼如同一片乌云扑到了三人的头顶。

三个人的动作同样不慢,几乎是在同时便形成掎角之势夹击黑狼。

黑狼一抓挡开刺向它的一剑,另一只爪子抓向那人那人,这个中年人动作稍慢了一些手臂上被扯出一道血痕。

黑狼攻击的同时另外两个人同时出手打在它的胸腹,黑狼被打落在地却并没有受太重的伤,跳起来咬向左边的一个人。

三人一狼战作一团,一时间竟旗鼓相当。凌陌没有掺一脚的打算,安静的离开绕过了这处战场。

凌陌走的很快,转眼间就看不到那处战场。这座山真的很高,到现在凌陌也只能勉强看到它的山顶所在,现在凌陌都不能判断出还有多长的一段路要走。

很快凌陌进入到了一个奇异的地方,这里遍布着骸骨,有的可以看出是人族的,还有一些却非常大。它们有的埋在地下,露出一小截,饶是这样也比凌陌要高。

凌陌小心穿行在骨骼中,他不知道这里还有没有危险。

忽然一个巨大的半圆的小山包挡在凌陌面前,细看之下这哪里是什么小山包,分明是一个头骨半埋在地下露出了一些来!

凌陌面色凝重,着头骨太过巨大了,不知道是什么种族的,更不知道为何葬身在这里。

凌陌没有触动那头骨,因为他在那头骨上感觉到了淡淡的危险,真不知道这是什么生物,明明都已经成了这样了还能让凌陌生出危机感。

凌陌依旧在骸骨中穿行,这片骸骨就像是一片森林一样横亘在神鸟山上,说不出的妖异。

骸骨中凌陌也发现了一些破碎的兵器,但都已经极其腐朽了,用灵力轻轻震荡便破碎了。甚至在有一些兵器上凌陌还看到了一些仙金,但是已经精华尽失变成了凡铁,就算是没有破碎也失去了价值。

凌陌习惯性的皱了皱眉,脸色越发凝重。仙金可是号称不朽的东西,可现在呢,依然变得如凡物一般。那么这些东西究竟是什么时候留下的,这里又发生过什么!?

破碎的兵器中一个东西引起了凌陌的注意,那是一节剑尖,虽然已经暗淡无光但却并没有像其他的那些一样被震碎。

凌陌试着捡起那节剑尖,手指刚碰到它凌陌就忽然生出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凌陌迅速倒退,节剑尖突然发出一道剑气扫向凌陌。凌陌的速度已经快到了极致才堪堪躲过那道剑气,接着就看到身后的那片骸骨被剑气打中轰然破碎。

凌陌吸了一口冷气,再看那节剑尖还是一片死寂。凌陌不敢再触碰它,绕过了剑尖。

这一次剑尖没有动静,好像是只要不去主动去触动它就不会有任何事。

好一会凌陌才完全通过了那片骸骨,没有在遇到什么危险。但那节剑尖给凌陌的触动太大了,不知道那节剑尖曾经是什么境界的兵器,经过了不知道多少岁月还能有那样的威势。

刚刚从骸骨群中出来一个人忽然出现在凌陌背后,一柄长剑刺向凌陌后心。

凌陌迅速转身躲过这致命的一剑,看到了偷袭者。

那是一个身穿黑衣的年轻人,手中拿着一柄长剑。

那个年轻人没有想到凌陌竟然躲过了这一剑,但紧接着就再次持剑而上。

凌陌动作飞快,踩着怪异的步伐躲开那青年的剑招,接着向前一冲避开长剑抓住那人的手腕,年轻人手腕被抓住想要挣脱开却发现凌陌的手犹如铁钩一般根本挣脱不开。

凌陌猛然发力将年轻人扯向自己,一脚闪电般踢在那人的胸口。

年轻人悴不及防之下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向后退了一些,但凌陌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抓着那人的手并没有放开,欺身而上不断地打在他的身上。

那人在凌陌的打击之下竟然毫无还手之力,只能承受着凌陌的攻击。

凌陌抓着那人手腕的手用力扭动,骨断声传进两人耳中。

凌陌一手夺下长剑,反手握剑在那人胸腹上划出一道长长的伤口,接着送进他的胸口。

年轻人不可思议的看着凌陌,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么快就死在凌陌手下。想要说什么,却有血液从口中涌出再也说不出什么。

凌陌拔出长剑转身离去,马上就要到达返魂树,竞争依然到了最残酷的时候。现在每一个人都在竭力为自己扫清障碍,所以这样的袭杀凌陌不感到意外,他知道类似的战斗绝不会少。

“咦?”凌陌正走着却看到了一个诡异的东西。走进了凌陌才看到那竟然是一个人,但是他现在却全身像是烧焦的木炭一样,显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这个人就像是用木炭雕刻成的一样趴在地上,看他的姿势是在奋力的向前爬,一只手向前伸着像是在向其他人求救,在他的脸上定格着惊恐万分的表情。

是什么东西杀死了他?

凌陌忽然注意到在那个人的另一只手上还抓着一个东西,看他手上的动作显然是想要把那个东西给扔出去,难道,就是那个他极力想要扔掉的东西要了他的命?

凌陌用剑挑了一下那人抓着东西的手,却惊讶地发现那个人轰然变成了碎末,变成了一堆炭灰一样的东西。他手中的东西滚落出来滚进一丛灌木中,接着那丛灌木的绿色迅速消失变成了焦炭状。

凌陌用长剑挑出那个东西,那是一个拇指大小的银色石头,阳光下看起来分外美丽,但谁知道这美丽的东西竟然是这么危险呢!

手中的长剑接触那块银色的石头并没有什么变化,凌陌猜测这东西可能只对有生命的东西有伤害。

凌陌取出一个小巧的玉匣,这是他登山途中的一个战利品,玉匣的原主人早已殒身在凌陌剑下。

玉匣中原本有一颗丹药的,已经被凌陌吃掉了,玉匣没有扔掉,现在终于有了用处了。

小心的将银色石头挑进玉匣中,凌陌将玉匣抓在手中并没有意外发生,看来这东西真的只会伤害有生命的东西。

因为那银色的石头耽搁了一下凌陌再次登山,那种银色石头他从没有见过,出去后倒是可以好好研究一下。

还没有走多久凌陌就看到前方四个人在战斗,一场混战。凌陌注意到他们好像是在争夺什么东西。

凌陌顿时便有了兴趣,脚下的步伐立刻就快了起来,很快凌陌就知道那几个人在争夺什么东西了。

一个一眼可以看到底的小水池旁生长着一株血色的人参,看样子这株人参的年份已经很久了,因为四个人相互制衡这谁都没有抢到这株人参。

凌陌速度不变瞬间冲进战圈,长剑横扫逼退挡在前面的一个人,那人怎么也没有想到凌陌会忽然冲进来,匆忙提刀格挡还是被凌陌在小腹划出一道浅浅的伤口。

凌陌脚下不停冲到血色人参旁将血色人参拔出,四个人惊讶地看着凌陌,他们竟然没有察觉到凌陌的靠近。接着惊讶就变成了无比的愤怒,他们打生打死的东西最后竟然被人半路截了去!

四个人同时冲向凌陌,凌陌露出一抹冷笑提剑迎上去。

四个人原本就因为争夺血色人参都带了伤,对上了凌陌后惊恐的发现他们合力竟然很快就被凌陌压制住了。

凌陌手中长剑挥动挡开他们的进攻,后来更实在他们身上不断留下一道道伤口。

一个人面对凌陌的时候被凌陌抓住漏洞,长剑瞬间刺穿他的喉咙,其他几人对视一眼有了退意。

凌陌哪会允许他们离开,长剑更加凌厉,带起片片血花。

剩下的人现在想走都走不了,因为现在是三个人合力才挡住凌陌,一旦选择逃走就会出现破绽,而凌陌总是能准确的把握住那破绽。

结果并不意外,几个人最后都死在了凌陌剑下,带着不甘提前退场。

很快凌陌也遇到了一个难缠的家伙,带着蓝色面纱的蓝衣女子,尽管戴着面纱也遮不住她绝美的容颜。

看到那女子的时候凌陌不由得恍惚了一下,但很快凌陌就知道那女子的实力并不比她的容颜差。

蓝衣女子用的是一根长鞭,和凌陌突然遇上时两人什么都没说便战在一起,没有任何理由,事实上在这里也不需要什么理由

女子的攻击非常凌厉,有时候凌陌应付起来都有些头疼,但她在凌陌这也占不到什么便宜。两人交手十几招后都没有奈何对方,虽然他们都没有出全力。

凌陌和那女子同时收手,女子深深地看了凌陌一眼转身离去,凌陌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越来越有趣了。

凌陌抬头看了一眼,山顶已经近在眼前了。

山脚下卞泠兮白衣负剑开始登山。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