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想你用嘴做

来到安夏天卧室门前,推门进去。

“爸。“安夏天冷冷的喊了声,没有一丝温度,不像是亲生的,更像是捡来的,没有一点父子之情。

而在他的印象中,早已忘记了有父爱的滋味。

安常亮在床边坐下,没等开口,就听到安夏天的声音,“有什么事?“

安夏天的口吻已经让安常亮习惯,从十几年前起就已经习惯,他和曾媛本就一个是导演,一个是知名演员,而安夏天顺理成章应该成为影帝,这也是他们夫妻所期望的,而他却不知为何,像是没有遗传他们的基因,疯狂的迷恋上了司法,当他问其理由时,安夏天却挺直腰身,坚定的告诉他,“我想要世界和平,夫妻恩爱。“

……

这是一段很久远的记忆,也是他们不愿提起的痛——

安常亮望了望门口,敏锐的气息身为律师的安夏天便知道了父亲的来意,“你还想知道什么?”

安常亮竟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想知道的翼梅已经全都告诉了他,现在他就想对他说:“照顾好她,不要委屈了她……”

心,骤然缩紧,却极力忍住……

安常亮走到门口,回身,对他笑,“这次回来,我要住一段时间。”

什么?是为了她吗?每次回来,他都是住一晚就走,甚至有时候他求着父亲,他都以工作忙为借口,不肯留下。那么,现在见到翼梅就有时间了,是吗?

安夏天突然一个念头涌上来,亲生的儿子竟还没有一个外人来的重要——

翼梅收拾完饭桌,回到自己卧室,结果刚坐到床上,安夏天便冲了进来,把支票往桌子上一扔,冷冷的丢出两个字,“离开!”

如果,父亲不因为她而多留几天,或许他还有可能留她几天!

脑子里突然闪出一句话:红颜祸水!

有很多犯罪分子都是因为女人而犯罪,他不想这样,更不想让父亲这样,虽然——安夏天嘴角有丝冰冷邪魅的笑,或许,他自认为爱过她。

“先生,你没吃错药吧?“对于他的举动和话语,让翼梅瞬间摸不着头脑,就权当他精神病又犯就好了。

反正他这样又不是一次两次……

安夏天立只不动,继续冷冷的吩咐,“现在,立刻,马上。”态度这样坚决,不容质疑。

一股寒意不自觉的袭遍全身,翼梅这次强烈的感觉到他生气了,而且是非常非常生气的那种。

而此时,翼梅却耍赖皮的躺在床上,用手使劲趴着床沿,大声抵抗,“我不走,不走,在我还没见到夏天之前,我就是不走……”

安夏天气得差点没吐血,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要不是怕旁边的安常亮听到,他一定连人带床一起丢出窗外,“警告你,明天必须给我搬走,不然,我告你私闯民宅,等着坐牢吧。”心里狠狠的骂;算你狠——

从进来到出去,安夏天始终没注意到贴在墙上那一张张笑如阳光般的微笑,开心,晴朗,温暖人心。

翼梅把头扎进被子里,完全不理会安夏天的屁话,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在支撑,那就是再没见到夏天之前她绝不会离开,打死都不离开。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