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太大了撑的满满的

<i lass="bsharebunbx">

<a href="" nusee="ursr('手机阅读')" nuseu="hieursr()">

<fn lr="#ff0000">手机阅读</fn></a></b>

<i i="rail" syle="isibiliy:hien; brer:#e1e1e1 1px sli; paing:3px;">

第二百四十二章猪八戒作死!

西游人马终于都到齐了,唐僧师徒五人朝着西方前行。 ≧,一行人走了几日之后,这一天天黑师徒五人看到在不远处一片小树林中前方通火明亮,一行人便上前去看,隐隐可以看见一栋豪华的门楼。

唐僧高兴地说道∶“今夜可有住宿的地方了。”唐僧师徒刚走到门口,刚好屋里走出一位中年妇女,唐僧忙施礼,说明来意,那妇人一听便请唐僧师徒进屋休息。

那妇人把唐僧师徒领到大厅,吩咐佣人准备斋饭,自己和唐僧话起家常来,说道∶“我家家财万贯,良田千顷。唉!可是丈夫前年死了,只有三个女儿与我相伴,看你们师徒五人都是正人君子,不如给我家当上门女婿,师父看怎么样?”

一旁的猪八戒听了咽了咽口水说道:“我们师徒五人,你们母女才四人怕是不好分。“一旁的唐僧听了猪八戒这话深表同意的暗自点头,嘴上却对猪八戒怒斥道:“八戒休得胡言,阿弥陀佛,还望夫人勿怪,是贫僧教徒无方。”

妇人听了掩面而笑说道:“不怪!不怪!小师傅倒是实诚!”说着妇人手帕一挥对着唐僧笑道:“若是师父你若是不嫌弃我这败柳之躯,小妇人倒是可以共伺你们师徒二人。”猪八戒听了口水差点流出来,小声对着唐僧说道:“师父你就答应吧!听起来很好玩的样子!”

唐僧听了心里痒痒的,面红耳赤,对着猪八戒斥道:“八戒你休要胡闹,在这样休怪为师不客气!”心里却暗道:“就算为师真的要留下来也不会和你们分享。”猪八戒见唐僧生气只能低着头委屈的说道:“是!是!是!”

那妇人见唐僧如此便帮忙打圆场的说道:“竟然师父不喜欢和人共有一妻,要不你们这些做徒弟孝顺一点,你们哪两个做小妇人的丈夫。”一旁的哈奴曼听了说道:“我就免了。还是你们去分吧!这样四人对四人刚刚好!”心中却暗道:“长得这么丑也敢想要招俺为婿,还没有俺百花山的母猴一半好看,连毛到没长齐。”

那妇人听了对着唐僧高兴地笑道:“师父你还真会教弟子,你看你这徒儿多孝顺,现在好了你们师徒四人,我们母女四人刚刚好。”

这时候敖烈对着唐僧说道:“阿弥陀佛,师父,弟子一心向道却是不能留在这里当他人夫婿,还请师父见谅。”说完敖烈便坐在那闭目神游太虚去了。那妇人听了便对着唐僧说道:“师父倒是好福气,一个个弟子都如此孝顺。”说完对着猪八戒和沙和尚说道:“你们做弟子的就该孝顺师父,竟然其他两个小师傅不愿意当我上门女婿,那小妇人做主将我两个女儿许配给师父,而小妇人和另一个女儿,你们二人各选其一。”

猪八戒听了眼睛一亮说道:“我选她,那岂不是成了师父你的老丈人了。”唐僧听了瞪了猪八戒一眼,然后说道:“竟然你那么想留下,那你就自己留下来,为师没有你们也可以去取经的。”

唐僧这话一出原本在神游太虚的敖烈立马说道:“师父弟子一定会陪你去取得真经的。”哈奴曼也说道:“俺竟然答应了观音那老娘们保你上西天,俺就一定会保你上西天。”哈奴曼没有发现自己说那话时妇人的表情一变。

一旁的沙和尚也在哈奴曼说完之后表明立场说自己也会跟着唐僧去取经。这时候只剩下猪八戒,猪八戒犯难了,便扭扭捏捏的。

这时候妇人生气了,一生气走到屏风后面,把门关上走了。

唐僧师徒被冷落,坐在大厅没吃没喝,也没人理他们。猪八戒埋怨唐僧说道∶“师父,为什么你不先骗骗她,等吃饱喝足后再想别的办法?”说完,走出大厅,说去放马。哈奴曼知道猪八戒心里另有想法,就变成一只红蜻蜓,跟在猪八戒身后。

猪八戒牵着马无处可去,就顺着围墙转到后门口。这时那妇人带着三个女儿正在小院中观赏菊花。猪八戒偷眼一看,那三个女儿确实美如天仙,不由地想入非非,陪着笑脸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三个女儿看见有生人来了,一个个害羞得躲到屋里。猪八戒走到那妇人跟前,恭恭敬敬地鞠个躬,又亲亲热热地喊了声∶“娘,我放马来了。”求那妇人把女儿嫁给他。妇人问道∶“你师父会答应吗?”猪八戒说道∶“他又不是我爹,管不了那么多!”

哈奴曼听得清清楚楚,赶忙飞回前厅,恢复了原来的模样,把猪八戒和那妇人的谈话,学了一遍说给唐僧听。刚说完,猪八戒牵着马回来了,哈奴曼故意逗他问道∶“到哪里去放马了?”猪八戒含含糊糊地说道∶“这里的草长得不好。”

正在这时,旁边的门开了,那妇人带着三个女儿,身上穿着漂亮的衣服,迈着小步,走了进来,向唐僧师徒问好。唐僧合掌低头念阿弥陀佛,哈奴曼仰起脸不理她们,敖烈继续神游太虚去了,沙和尚转过身不敢多看一眼,只有猪八戒目不转睛地死盯着人家。

拜见后,那妇人就让女儿们回到内房,这才问唐僧道∶“长老哪位徒弟愿意娶我女儿呀?”唐僧、哈奴曼、敖烈、沙和尚都一齐看向猪八戒,猪八戒还装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哈奴曼上前一把抓住猪八戒的手,放到那妇人的手里,说道∶“你们不是早就商量好了吗?去拜天地吧!”

猪八戒还在装模作样,嘴里虽说不愿意,人却已经离开了前厅,跟着那妇人左拐右拐,来到了后房。猪八戒急得马上就要拜天地。那妇人却把一个盖头盖在猪八戒的头上,让三女儿在他身边来回地走,说他抓住哪个女儿,就把哪个女儿嫁给他。

猪八戒顶着盖头,听见身边有人走来走去,可是伸手去抓,每次不是抱住柱子,就是碰了墙壁,急得满屋乱跑,可是越急越是一个也抓不住,最后累得气喘嘘嘘,实在跑不动了,一屁股坐在地上。

而哈奴曼和敖烈则在外面透过窗户偷看里面的情景,在妇人给猪八戒盖上红盖头的时候妇人便变成了观音的样子,吓得哈奴曼一跳,接着哈奴曼又朝着妇人的三个女儿看去,只见那三个女儿变成了三个道人,三个人哈奴曼都不认识。

那三个人敖烈可认识,分别是玄都、道行、清虚,看到这三人敖烈顿时吸了一口气,心中不断地为猪八戒默哀,这段时间的相处猪八戒已经看穿了敖烈是阐教的人将自己是玄都的弟子的身份告诉了敖烈,敖烈也将自己是黄龙真人的弟子的身份告诉了猪八戒。

接下来敖烈不用看也知道这一次猪八戒死定了,不说里面有猪八戒的师父玄都,单单清虚和道行两人随便一个就可以将猪八戒整死了。

接下来敖烈和哈奴曼没有再去看了,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中休息去了。

而猪八戒这边,猪八戒累的坐在地上见猪八戒要揭开头盖观音几人又便会妇人和三个女儿的模样,猪八戒揭开头盖求妇人将三个女儿都嫁给他,妇人不同意,又从房中拿出一件挂满珍珠的汗衫,对着猪八戒说道∶“我的女儿每人都织了一件,哪个女儿的你能穿上,就把哪个女儿嫁给你。”

猪八戒听了心里十分高兴,就三下五除二地脱了黑布上衣,把挂满珍珠的汗衫,穿在身上。可是还没等他系上腰带,就“扑”地一声,摔倒在地上,那件汗衫眨眼的功夫竟变成了几根绳子,把猪八戒捆得紧紧得,不管他怎么使劲,也挣脱不了。

接着观音等人都变回原来模样,猪八戒一看顿时吓得半死,猪八戒看着玄都立马求道:“师父啊!你快救救弟子吧!弟子不是故意的,弟子知道这一定是某些人设下的一难,所以才这么做的。”

道行和清虚二人分别走上前,道行对着猪八戒一指一根绳子将猪八戒拉到了房梁上,猪八戒就这样被吊在半空中。清虚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根皮鞭在手上甩了几下,顿时“啪!啪!啪!”的作响。

那声音吓得猪八戒魂都快没了,清虚对着猪八戒诡异的笑了一下,然后说道:“你这小子胆儿还挺肥的,竟然想要娶三个,看来大师兄说的没错你真的是色中饿鬼,看来你小子隐藏的挺深的,回去后我会告诉申公豹的。”

猪八戒吓得直摇头,哆嗦的说道:“不娶三个了,不去三个了,我真的不敢了。”道行给猪八戒身上散了一些痒痒粉后说道:“不娶三个了?那你要娶我们里面的哪一个?”猪八戒别撒了痒痒粉之后身上痒得不行,又没有手可以挠只能不断地扭着身体,猪八戒痒到口水和鼻涕都出来了。

玄都见自己的弟子这般模样摇了摇头对着猪八戒身上一指将猪八戒身上的痒痒粉去掉,玄都对着猪八戒说道:“这次就算了,还敢下一次的话为师是不会留着你败坏人教的名声的。”说完对着清虚还有道行二人说道:“二位师弟,这次对这孽徒略施惩戒即可。”说完便出去了,观音也不想看清虚二人整人便也跟着出去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