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向前爬再被攻拖回去

</script>翌日琥珀醒来,床边已经空了,她心里一惊,下意识立刻去摸身侧的被子,生怕昨日的一切都是梦。乐-文-身侧的被子虽然已经不热,但是枕头上有一个睡出的下陷。她轻轻趴在顾珣睡过的枕头上,闻他的气息,每个人身上都有独特的味道,顾珣就是她独爱的那一味。

琥珀穿了衣服起床,轻轻打开门,发现客厅里静悄悄的,但是书房里却传来窃窃私语声。

她轻步走过去,站在书房门口听见诺丁在说:“爸爸,我想要三个字的名字。妈妈说这样不容易和别人重名。”

顾珣对儿子的要求百依百顺,毫不犹豫说好。

“我想要又好写又好听的中文名字,让小朋友们一听见我的名字,就觉得我很厉害。”

“嗯,当然。”

琥珀忍不住好笑,走进书房,看着两人。一样的眉毛和下颌,一样的鼻子,一模一样的耳朵。诺丁说眼睛像她,也的确,顾珣的眼睛细长一些,诺丁的眼睛偏圆。

“妈妈醒了。”诺丁笑着招手:“妈妈,爸爸在给我取中文名字呢。”

顾珣问:“睡好了吗?”

琥珀走到顾珣身边,顾珣揽住她细细的腰肢,将她放在另一条腿上坐着,柔声问:“你有没有什么好建议?”

琥珀揉了揉头发,一本正经的说:“我觉得我还是不给建议比较好,因为我已经取了小名,大名你来取,这样才比较公平嘛。”

顾珣捏她的鼻子:“我知道你是不想动脑子,把难题交给我。”

琥珀被点破心思,笑眯眯转移话题:“肚子好饿。”

“我给你热饭。”

琥珀问:“诺丁你吃过了吗?”

“我和爸爸已经吃过了。”

顾珣去了厨房,帮琥珀热粥和牛奶。

琥珀从背后抱住他的腰,在他背上拱了拱,“有个会做饭的丈夫好幸福。”

顾珣转过身抱住她,“能给你和诺丁做饭,也是我的幸福。”

吃过早饭,琥珀陪着诺丁看书。

顾珣问道:“前天我约你去别墅泡温泉,你不是说周末有事要忙?”

琥珀笑吟吟点头:“对啊,我要去光阴故事里等你。”

顾珣说:“要是没什么事,我们去买家具吧。赶紧布置好了,我们搬进去住。”

琥珀没有异议,三人换了衣服出发去市里最大的家具城。

路上,琥珀打算和顾珣商议客厅的风格。

顾珣说:“先买卧房的,急等着用。”

琥珀脸色一红,暗示车上还有诺丁。

顾珣笑:“他听不懂。”

诺丁说:“我当然听得懂啊,爸爸说的很对,客厅里的家具可以慢慢买,但是卧房里的床要先买,不然没地方睡。”

顾珣和琥珀相视一笑,然后异口同声说:“诺丁说得对。”

三人到了家具城,琥珀先带着诺丁去看儿童家具。给他买了儿童床,书桌书柜以及一堆他喜欢的小东西。

满足了诺丁的要求,琥珀和顾珣去选他们的床。

两人挑来挑去,同时看上了一张椭圆形的大床,因为二楼的卧室特别大,普通的床放进去反而显得太空。

顾珣拍拍琥珀的肩说:“你躺上去试试。”

琥珀刚刚躺上去,顾珣也躺了下来,然后诺丁一下子扑到了两个人的中间,嗷嗷说:“好喜欢这个床,我要和爸爸妈妈一起睡。”

售货员笑着说:“这个床特别大,小帅哥将来有个妹妹也能睡得下呢。”

诺丁马上说:“那就买这个吧。”

买了床之后,琥珀又去挑了一套放在卧房阳台的摇椅,和卧房的灯具。

从家具城出来,三人一起吃了午饭,然后又陪着诺丁看了一场儿童电影,回到华庭已经是傍晚时分。

华灯初上,万家灯火。

顾珣亲自下厨给母子俩做饭,一家人吃完饭,其乐融融的依偎在沙发上看电视,你一句我一句话的聊天,诺丁坐在两人中间,顾珣和琥珀的手绕过儿子的后腰握在一起,不时看着彼此,心有灵犀,情意绵长。

这样的时光,迟来了五年,却依旧动人心魄。

诺丁到了九点钟准时去睡觉,照例是顾珣去哄他。

琥珀洗了澡,站在卧房的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致,心里百感交集。

已经和顾珣片刻不离的度过了一天一夜,依旧有一种如梦如幻的不真实感。

身后传来她熟悉的爱恋的气息,一双结实的手臂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这年的冬天,似乎比往年都暖,房间里的暖气,烘热出酒后微醺的感觉。顾珣将她打横抱起,放在床上,熄了灯光。

琥珀靠在他的怀里,闭上眼睛感受他的拥抱和亲吻,如痴如醉。

圣诞节的前一天,星迹的员工突然接到通知,明日起所有员工放假三天。

突如其来的好消息让大家都炸了,没听说圣诞节要放假三天,就算是元旦,貌似也只是一天假。紧接着总裁办公室传来的消息更让整个公司炸成一团。

老板要结婚,所以放假三天,大家下班前记得领喜糖和红包。

公司闹哄一团的时候,顾珣已经带着新婚的妻子和三岁的儿子在烟云山的别墅里休假。

开放商在半山有温泉的地方建了一个别墅区,幽静雅致,别有一番天地。虽然是冬天,四季常青的树木依旧显得这里生机勃勃。顾珣最初买下别墅是为了孝敬祖父,想让他老人家来泡泡温泉,呼吸新鲜空气。

中式庭院中有个露天大温泉池,房间里还有精致小巧的私人温泉。既可以在庭院中的温泉池一家人其乐融融,也可以在房间里独享私人空间。

诺丁天生就喜欢水,别墅楼上楼下,院内院外跑了一圏,喜笑颜开地抱着顾珣的腿说:“爸爸的几个房子,我最喜欢这里。”

顾珣捏捏他的小鼻子说:“是嘛,那我们每个周末都来。”

诺丁连连点头,乐滋滋的跑去玩了。

顾珣上了楼,琥珀正站在窗前眺望远处。从落地窗前看去,可以俯瞰珍珠湖的一角,雾蒙蒙的一片水色。

顾珣从背后环住她,琥珀就势靠在他的胸前,手放在他的胳膊上。

虽然是冬天,屋里煦暖如春。她穿着一件高领的羊绒衫,薄薄的贴着身,显出窈窕美丽的身体曲线。虽然生过孩子,依旧纤腰一束,盈盈一握。

顾珣亲了亲她的脸颊,“过来让我照几张相。”

琥珀好奇:“照什么相?”

顾珣不答,牵着她的手走到桌前。

实木长桌上放着一束香水百合,他握着她的手伸到花前。

纤细如玉的手指上戴着他送给她的钻戒。

顾珣拍了几张两人握手的照片,然后挑了一张角度最好的,发到了星迹的官微,接着又觉得不过瘾,把结婚证也拍了一张播上去。

很快,星迹的留言就爆了。

“晒完了结婚证又晒钻戒照,圣诞节这么虐单身狗真的好吗。”

“这是星迹的官微,不是老板私人秀恩爱的地方,我要投诉。”周一鸣刚用小号留完言,就收到了老板的短信。“你投诉个试试。”

周一鸣赶紧解释:“冤枉啊小舅,我被盗号了。”

琥珀好笑:“顾先生不是为人低调,不轻易接受采访,也不爱参加公众活动吗?今天怎么这么高调的炫恩爱。”

顾珣挑了挑眉:“人生只有一次的大喜事,炫一下又怎么了。”

琥珀莞尔,开玩笑说:“还好儿子已经三岁了,不然你肯定是个炫娃狂魔。”

顾珣:“已经在我微博小号上炫了。”

琥珀赶紧打开手机看seek的微博,看完之后深深觉得这是被盗号了。

k原本的风格是高冷神秘,每次发微博寥寥几字,现在的风格如下:

“这是我儿子的画,我高中时也不过就是这个水平,他才只有三岁。”

“我儿子组建的飞机模型。包装盒上注明适合于九岁以上儿童。看,他完成的这么棒,简直是天才。”

琥珀忍不住笑:“这不是某人用来追前女友的微博了,这是一个炫娃微博。”

顾珣道:“外加秀恩爱。”说着就发了一张两人手握手的照片。

两人正说着,琥珀的电话响了,她接通电话说了两句之后道:“我下楼接你们。”

顾珣问:“谁啊?”

“暂时保密。”

顾珣正色:“这三天是三人世界。”

琥珀笑:“我知道,你去房间里陪诺丁玩,一个小时之内不要出来。”

“为什么?”

“一个小时后解密。”

琥珀推着顾珣到了对面的房间,然后关上门下了楼。

这个房间里有个恒温的泳池,水清至底,下面铺着彩石。

顾珣进去就看见诺丁趴在水里,吓得心口狂跳,疾步冲过去,一把将诺丁从水里扯起来。

诺丁眨着眼睛不解的看着他。

顾珣这才想起来诺丁和琥珀可以在水里自由呼吸。

“吓死你爹了。”他拍着胸口。

诺丁明白过来,咯咯咯大笑起来。

顾珣交代:“以后有人的时候,不可以这样。”

“我知道,妈妈交代过很多次。不能提起舅舅的家,不能说自己的秘密。我们的秘密只有是我们三个人知道。我和妈妈拉钩了很多次。妈妈每隔几天就重复说一次,好像我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

顾珣乐道:“你难道不是?”

“我是小孩子,可是我很懂事啊。”

顾珣和诺丁在房间里玩了一个小时,天色已经沉下来,琥珀敲门进来,笑盈盈说:“下楼吃饭了。”

顾珣和诺丁同时问:“你做的饭?”

“下楼看看就知道了。”

顾珣和诺丁换了衣服下楼,一进门诺丁就欢呼了一声,“妈妈太棒了。”

餐厅的长桌上摆放着十几道精美的菜肴和葡萄酒。

顾珣笑了:“怪不得不让我出房间,请的是谁?”

琥珀嫣然一笑:“这是湟源的大厨和三个徒弟来给顾先生做的生日宴。”

“我就说嘛,妈妈怎么可能会做出这么棒的菜肴。”

琥珀佯作生气:“诺丁。”

诺丁躲在顾珣身后,冲着她吐舌头,“爸爸快保护我,妈妈要发飙了呢。”

琥珀从冰箱里拿出一个生日蛋糕,“这个是我亲手做的,顾先生不要嫌丑。”

一个用电饭锅做出来的蛋糕,样子的确是不好看。为了不让顾先生感受到自己已经年过三十,琥珀很体贴的只插了一支小蜡烛。

“顾先生许个愿吧。”

“我的心愿就是再生个女儿。”顾珣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那岂不是每个孩子都是处女座?”

“而且每个孩子都和妈妈生日是同一天。”

顾珣失笑,正在这时,有人按门铃。

从可视电话上看,大门外并没有人,顾珣和琥珀走到院子里打开大门,发现地上有个文件夹。上面写着黛若拉收。

显然是陆玄送来的。琥珀打开文件夹,里面有两副眼镜,还有一张卡片。

“我回去了,以后再来看你和诺丁。星迹前几年曾经设计过一款游戏,但是后来因为vr设备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市场认可。这幅眼镜希望能给他启示。你的电脑里有一份我送你的礼物。”

琥珀疾步走到大门外,暮色沉沉,山路两侧亮着微弱的灯光,早已不见陆玄的影踪。

她拿着文件夹上了楼,打开自己的笔电。系统开始自动运行安装一款软件,完成之后,上面提示了一句话:请戴上眼镜观看。

琥珀和顾珣戴上眼镜,点开软件,两人都不由一怔。

这既像是一款游戏又像是一部电影,画面美得无法形容,而里面的人物,都是真实的人,虎湘,傅炤,顾珣,乔安琪,和他们自己。

画面从琥珀踏入顾家大宅开始,她挽着虎湘的胳膊,向顾爷爷问好,和不认识的叔叔阿姨打招呼,一切都原景还原到了她十七岁那年的夏天。

她坐在沙发上,听见顾晓珺和唐贝贝谈论是傅炤好看还是顾珣好看。她问谁是顾珣,顾晓珺指给她看。

她看向沙发上的顾珣,很认真的打量着他的眉眼。戴着眼镜,她仿佛身临其境,走进了电脑里的场景,走进了顾家,仿佛坐在沙发上的就是此刻的自己,她看的是二十岁的顾珣,而不是身边的顾珣。

她甚至身临其境的感觉到顾珣的凝睇,长长的一眼,让她心里怦然一动。

一切都太逼真太真实,以至于给她的感觉就是自己在重新回到了十七岁。

她眼眶微湿,明白了这不仅是送给她的礼物,更是送给顾珣的礼物,包括眼镜。

陆玄提取了她的记忆,制成了这份礼物,让顾珣更深切更真实的回忆起往日的点点滴滴。

时光荏苒,十三年的时光,漫长而短暂。

故事的最后,画面定格在顾珣微博上发的那两张照片。

然后是四个字:新婚快乐。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