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途车上和阳生人发性关系

日本的一座樱花公园里:一条僻静的小路上,撒满了樱花,成就了一条樱花路。一旁的座椅上坐着一个大约十八九岁的少年。他一身黑色的西装,那小麦色的肤色、魁梧的身材让他有了那么几分男人的成熟。他手里紧紧地攥着资料袋,可见他在等什么人。

不远处,沙沙的足音传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单肩白色裙,精致的花边衬出白皙的双腿,修长挺拔,玲珑的曲线完完全全勾勒了出来。不经意间,她抚上自己的唇角,划出抿住的发丝,指尖的轻灵仿佛精灵的活泼。发丝划过的地方还残留着淡淡的幽香。她的目光仿佛秋水,款款深情,一颦一笑,风姿绰约,少女的楚楚动人,少妇的素雅风韵,在她身上似是天成。没有额外的装饰,她乌黑亮丽的青丝如瀑布般流泻到腰间,发丝自然的垂在胸前,划过耳际。白皙红嫩的左耳,隐约可以看见带着小小的耳钉。她的脸庞始终带着似有若无的微笑,明眸皓齿。似是她怎么打扮都是这谪仙的气质。

这女孩或许常人看上去是温柔,善解人意的,但只要接触过她的人都知道她是个冰山女。立马站了起来,神色之中有些惊讶,好像自己干了什么违心事。他脱口而出这样一句话:“冷星,你”男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道透露着寒气的声音终结了!“资料。”冷星说话的速度很快,也没有夹杂任何情绪!她从不会为了不相干的人浪费自己的时间,或许是为了她。冷星伸出自己的手,男子见此立马把资料袋递到冷星手上,边说:“方信公司的董事长,田中明睿。”那磁性的声音中带有几分微小的担忧。冷星打开了资料袋,看着资料。一缕金黄又温暖的阳光透过樱花缝洒在冷星身上。樱花好似被阳光穿透了,纷纷飞落。站在樱花树下看资料的冷星浑然不知她身上多了几个纯洁的樱花小精灵。此时的冷星减少了几分冰冷,增加了几分迷幻、朦胧。让她显得更加迷人,不论谁见了现在的她都会为她心动。

“他现在在哪儿?”那道透露着寒气的声音再次响起。“华景区别墅三十一号。”男子别过头去,好像有什么心事。“五分钟。”冰冷的声音伴随着冷星的口型出现。冷星转身就走,没走多远,身后的男子突然叫住了她!

“冷星,你不要再牵挂她了!你应该把她给忘了!”男子几乎是低吼出来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担忧、乞求、希望。“霖,我警告你,不要在我面前提起她以及有关她的事。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冷星横了霖一眼,话里的警告味足以充满整个日本。说完就走,三分钟走完了一条漫漫樱花路,冷星的速度不是常人所能及的。霖望着渐渐远去的倩影,心中有一股火苗燃起。“冷星你给我等着,我是不会放过你的。”霖咬牙切齿,紧握着的咯咯作响。幽森的气息在空中弥漫,怒火的声音在空中徘徊。

三分钟后,华景区别墅三十一号门前掠过一道黑影。诺大的屋子里时不时传来女人的**声,田中明睿正在和他的情人做*。几次之后,那道模糊的黑影终于现出了它清晰的面目。这道黑影子正是冷星。冷星悄无声息地进了别墅,她走到一间房外,打开门,掏出手枪,朝两人开了两枪,随后检查房里有没有摄像头之类的。检查过后发现只有床上源源不断的血染红了地板,作出“嘀嗒”的声响。转身出去,却发现霖早已拿着手枪对准她在门口恭候多时。“为什么?”冷星只从嘴里飘出这么几个字。她依旧是那么平静、淡定,没有丝毫震惊。“因为你以前杀了我全家,而我是亲眼目睹这一切的。当然,你也有第二个选择,那就是做我的女人。这样,你就不用死了。”霖伸出舌头玩味的舔了一下嘴角,脸上出现一副想要把某物据为己有的表情。

“哼,你想得到挺美。只不过,你觉得我会是那种贪生怕死的人?”冷星噬笑一声,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把匕首。抵在脖子上,用匕首一抹。 她睡在地上了,那眼角还流出几粒珍珠似的泪珠。“你”霖见死去的冷星竟有些怒了。

冷星,别名冷幻雪。世界第一杀手,一生为”情”所困。擅长演戏、伪装。冷酷、善良是她的本性。

云逸国,相府。“云琳,我可是未来的辰王妃,你这样做,羽辰不会放过你的。”相府三小姐云幽雪在地上半坐着,双手撑着身体,连连向后退。对大小姐云琳破口大骂。

云琳身着水蓝色的衣饰,上镶有繁复华美的金色花纹,浅绣桃花,款式雅致,绣纹精美绝伦,身体高挑。衣领微微敞开,露出修长,如玉的白颈。一身蓝衣更衬得她肌肤如雪。嘴角上挂着一丝笑容,美丽又不张扬。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显得她的城府深不可测。让人觉得好一个绝美又不失温柔的女子。青丝挽成乌髻,斜插着一根镶嵌着红玉石的金步摇和穿枝晶玉粉蓝簪。她面如银盘,目若秋水。两道柳眉如弯月,不画而翠。悬胆丰鼻下朱唇点点。笑靥如花,生得袅娜纤巧。

在她比天使差一下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比魔鬼还狠毒的心。

“云幽雪,我就告诉吧。羽辰曾经亲口对我说过,他一生最讨厌的人就是你。而我,他一生的挚爱。况且,我已经有了他的亲生骨肉。”云琳摸了摸自己的小腹,低头含笑。把云幽雪当做蝼蚁般踩在脚下。

“那爹呢?难道,你不怕爹吗?”云幽雪想以爹来压住云琳,显然她不吃这一套。

“至于爹那边,直接和他说,你因为觉得自己没资格配上羽辰,过分自卑,所以自杀了。”云琳又摸了摸自己的指甲。

云琳弯下腰狠狠捏住云幽雪的下巴,说道:“小雪,看在你是我妹妹的份上,我就让你选择死法。”

“第一种:找几个流氓,对你轮流做那事,让他们也尝尝千金小姐的味道。

第二种:给你下一种毒药,在你毒发时不仅受鞭答之刑,而且还从你身上割一刀。

第三种:把你切成肉未,做成粥,喂给我的小宝贝吃。”云琳阴笑着。

云琳口中的小宝贝,是一从国外进贡来的猫。这猫很有灵性。而且还是慕羽辰费了好大的劲,求来的。所以,云琳对这只猫更加喜爱,把它当成自已的孩子来疼。

“亲爱的妹妹,说吧。选哪一种。”云琳的笑俞来俞深,俞来俞阴险。

“我,我,我不选。”云幽雪已经被她的心计吓坏了,欲哭无泪。挣扎着逃出云琳的“魔脚”。

“你不选,你不选,竟然你不选。那我就要让你把这三种死法都尝个够。来人…啊”云琳的惨叫声突然袭来。云幽雪趁云琳松懈的时候,往她脚上咬了一口。待云琳反应过来,云幽雪早已逃出“魔脚”拼命的向门外奔去。

想要逃跑可没这么容易。

刘雅香早就候在门外,以免云幽雪逃出来。当云幽雪刚出来时,刘雅香顺手拉住了她。

不知为何,每次看到云幽雪就会想起清雨,也就是云幽雪的生身母亲。

当年,趁清雨生产时。自己买通了产婆,让产婆给她下了毒。然后告诉老爷,清雨死于难产。

自己真后悔当时没害死云幽雪这个孽种,留她到如今。别看她天天打扮得花枝招展,卸下妆来,可是宛如天人,比琳儿不知道漂亮多少倍。如果不是她天天浓妆艳抹,就算是皇上见了也要带回宫当皇后吧。她的真容还是在无意间看到的。当时,琳儿听了勃然大怒。所以才把计划提前一步,怕的就是慕羽辰看到了她的真容。

清雨,你的女儿死了可怪不得我。谁叫她和你一样长了一张狐媚子脸蛋,这一切都只能怪你。

她的计划还差一步就成功了,那就是杀、了、云、 幽 、雪。

刘雅香紧紧地盯着云幽雪的脸。眼睛里带着深深地恨意,和阴毒。

恐怕再这样盯下去,云幽雪早已是千疮百孔。全身没有一处完好的。

她真的很怕,怕杀了云幽雪之后,她会回来“复仇”。当年杀了清雨之后,常常梦见清雨来找自己。十四年来,从来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主人,杀了她吧!这样您就没有后顾之忧了!”刘雅香心里的恶魔提议。“不行,主人你如果杀了她,恐怕您一辈子都不能睡好觉。”小天使立马反驳。

最终,她罪恶的双手还是将云幽雪推入“深渊”。

云幽雪滚下了石阶,脑袋撞到了石头。大量出血,失血过多而亡。

可是刘雅香隐隐有种恐惧感,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

刘雅香瞥了一眼死去的云幽雪。随之,抬脚向屋里走只,琳儿,好像受伤了!

一进门,就看见云琳抱着那只受伤的脚,手帕按在伤口上。见刘雅香进来了,她马上放下脚,向门外跑去,没跑几步就摔了个狗啃泥。她忘记了自己脚上还有伤。

“娘,娘,她死了没有?”云琳很想知道云幽雪死了没有,但也很担忧。如果云幽雪没有死,那么她及有可能把自己的计划泄露出去。那样,自己就很有可能当不上辰王妃。也会遭到世人的唾弃。对自己的声誉也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所以说,刘雅香这最后一步至关重要。要是出了错,得利的将是云幽雪。走在黄泉路上的就是她的母女俩。

“放心,琳儿。小贱人己经死了,不用担心了。再也不会有人阻止我们的大业,阻挡你的路了。”刘雅香拉过云琳那纤白的细手,轻轻地拍了几下。还指着死去的云幽雪。

门外,云幽雪仰面朝天躺在。地上。那张苍白到极致的睑,慢慢恢复了血色。身体里沉睡已久的灵魂也渐渐苏醒。

她那失去灵魂的手指,奇迹般的动了两下。随之,那纤长浓密的睫毛也点了点头。几秒之后,露出了一双清如灵泉,晶亮,仿佛会说话的黑眸。

云幽雪睁开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湛蓝、明亮的天空。

自己不是自杀了吗?是在做梦还是在天堂?

云幽雪扭头一看,一间朴素的小院出现在她的眼前。

云幽雪恍然大悟。

“娘,我们赶紧走吧。待会记得给我找叶大夫看看脚上的伤。”她可不想在大婚的时候出什么丑。大婚的时候,一定要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让自己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压过那个既是第一美女又是第一才女的白慕璃。

刚出门,她俩就看见云幽雪活生生地站在那里,双目紧紧地盯着自己。云琳和刘雅香同时使劲擦了擦眼,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是真的。

“娘,我是不是眼花了?竟然看到云幽雪!”云琳疑惑不解,娘不是说她已经死了吗?怎么还活着?难道自己出现了幻觉?云琳用刘雅香的袖子擦了擦眼。

“琳儿,我也看到了。”刘雅香也不太相信云幽雪还活着。如果她真的还活着,那只有一个解刘释了。她,是鬼!

“你,是人是鬼?”云琳指着云幽雪,她明显心虚了,连声音都微微颤抖。指着云幽雪的那根手指也是颤抖的。

“废话,本姑娘当然是鬼。”这问题一出,云幽雪应声答道,还很不耐烦。

对她冷星来说,给这两个女人这样的回答已经算可气的了。

鬼!云琳和刘雅香一听到这个字,心中一股恐惧感涌上心头。

手机版上线了!阅读更方便!手机阅读请登陆:m..

<script>read2();</script>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