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大乱纶

白玉微笑着抬头看乙裳,却在下一刻僵在原地。只见云宫的门口,不知道何时站了一个人。

“离尊。”白玉态度恭敬地走上前。

乙裳听闻这称呼,不由得身体剧烈地抖了一下,呼吸变得急促,手死死地抓着栏杆,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只是不转身看。听见身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声音很低微,却彷如钟鸣,一下一下地敲击在她的心房上。肩上的压力骤然加重,乙裳抿嘴低头,被扳过的身子,猝不及防地跌入了一个温暖宽阔的怀里。

来人身上没有香味,只有同样紧促的呼吸和心跳。

白玉看着许久没见的两个人,抹着眼角的泪,默默转身离开。

--------

方池殿中,两人对坐,一桌的美食,却在两人的默默无言中冷却。

依旧是一起吃饭,却没了当初的那份心情,烛火在两人之间摇曳跳跃,忽然听闻窗外有人低语:“你说离尊和狐仙大人在云宫举行大婚吗?”

“会的吧!毕竟经历了重重的磨难才在一起的。”另一个声音说道。

此时,殿内的两人本就有些疏离的气氛,更浓了几分,乙裳低下头去,将脑袋埋在臂弯里。

简莫离神色陌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却又有一个声音压低了呵斥,大约是白玉,“你们俩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去做自己的事?”

随后便有一连串的轻浅脚步声传来,最后归于沉寂。

乙裳当时便下定了决心,可一来刚与简莫离重聚,本就不知道如何面对他,如此一来,埋首细思,更不知道如何跟他开口。毕竟,她曾经和其他人一样,肤浅地对待了他的真心。

“我陪你去!”简莫离突然说。

乙裳猛地抬起头来。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

“真的?”乙裳脸上绽放的笑容,透露了她的心事,反应过来,急急敛去一些。再看简莫离的脸上,却没有半分的不高兴。

心事终于解决了,两人终于坐下来气氛融融地吃了顿饭,依旧站在殿外贴着纸窗偷瞄的白玉终于放了心,偷偷地离开了。

第二日的清晨。白玉看着简莫离和乙裳一身短打装扮出现在了她的眼前,不住地错愕着:“什么?你们现在就要走,这么急干嘛?”她还想着,安排云宫大小事务够久了,这次离尊回来了,终于能够卸下担子了,没想到离尊这么快就要离开,甚至连狐仙大人,这个自己唯一能够说说心里话的人都要走了。她不要!

“离尊,安井殿里的那只母兔妖就要生了……”

“找稳婆!”

“狐仙大人。你种的桃树长满了虫子……”

“打药啊!喏,配方在这里。”

“蓝尖就要回来了!”

这一句终于引起了两人的兴趣,各自丢过来一个眼——速度解释。

好冷,白玉浑身打了一个寒战。

“已经在路上,听说还有两三天就要到云宫了。”白玉心里打着小算盘,哼哼,反正留下来就要两三天,有了这几天,她一定能认真地想到办法,将他们多留一段时间。

“你们怎么联系的?”

“玉牌啊!”

“行了。我们走了,你等下通知她,我们在港口等她……”话音刚落,人影已经不见了。

白玉恨不得立刻把自己舌头给咬了。你们给我回来啊!

--------

两人站在港口上。任海风吹拂着,衣袂飘飞,谪仙一般。

看着停泊大大小小的船只,船只上雇佣的很多船夫,都在忙碌地搬运着不轻的货物。乙裳忽然淡淡地说了一句,“天一阁阁主把我骗得好惨!”说完转头冲简莫离嫣然一笑。暖了十月的秋风。

“怎么知道的?”简莫离心头一暖,低头看向她。

乙裳从身上一个绣着红梅的白色小袋子里掏出三样东西,将其中一件交给了他。简莫离接过,展开手心一看,不由得一笑。乙裳看着他如黑夜般深邃的眸子,看得有些呆了。

这件东西是简莫离为了方便联系乙裳,才送给她的青竹玉牌。当初,乙裳一直觉得这个玉牌上面的青竹看着眼熟,是因为这青竹便是乙裳自己画下的,不过是在天一阁的印章上面。即便是偷偷记下来,也不可能如此准确地一模一样。

再说,能够动用力量,将仙灵派的人悄无声息地掳走,这份实力,不可能是云宫那些脆弱的半妖做得到的,纵观五大国,只有遍布全世界的天一阁有这个实力了吧!恐怕当初云宫那场浩劫之后,众修仙者的消失,也跟天一阁有关系,是阿离帮她报仇吗?

乙裳慧黠一笑,之所以会有阁主一问,就是一猜而已。没想到还真炸到了呢!

她从简莫离手中重新结果青竹玉牌,和另一只手掌上的白碗玉牌小心地收进袋子里,才将右手手掌心里包着的东西,展开来。那是一个镶满了红宝石的象牙骰子。

简莫离目光一紧,抿着唇不说话。

其实后来白玉告诉,乙裳才弄懂了,红宝石代表红豆,这是“入骨相思”的意思。乙裳想到炼百冰最后的选择,只是轻轻摇头,高抬手,仍由手中的骰子落入波涛汹涌的海水中。凉亭,地下密室,央国街头,还有神医治疗房中……海水卷走了的过往,沉淀在岁月的长河里,只有那一抹淡淡的茶香,还萦绕在乙裳的心头。

“蓝尖来了,我们走吧!”简莫离说道。

乙裳点头,两人便化作一道白色的光影,瞬间遁出百里去了。

--------

二十年后。云宫。

“找到了,聚魂珠真的找到了!少主有救了!”宋云顺大叫着跑向了方池殿,就连随后跟着的周立乾,平静的面目下藏不住一脸的激动。

站着门口迎接他们的蓝尖和白玉仿佛眉目都在笑。

四人进去后,一阵春风吹过,方池殿的殿门口,一株桑树摇曳着满树的新芽,瑟瑟作响。

四十年后。乙离岛。

简莫离在山溪旁往火堆下面埋在什么东西,乙裳拾来枯枝败叶往火堆中丢。一边控制着火势,一遍说道:“猴急什么,你又吃不到,给你个竹筒杯子意思一下就得了。”

简莫离则继续慢条斯理的串着手中的蛇R。曾经冷硬的脸部线条缓和了许多,嘴角还挂了少许的笑意。可是他没有回应,也没有抬头,却听见乙裳依然继续在自说自话,“生什么气啊。怎么越来越像小孩子了……好了好了,让你闻闻香味总行了吧?”

距离乙裳清醒过来,已经过去了六十年,可她和简莫离两人的容貌依旧,没有什么变化。

其他人也开始了各自的生活。

简莫离将云宫和天一阁全部交给了白玉,并奉白玉为云宫第三代主人白尊,虽然白玉千般万般地不愿,但简莫离在直接拉了乙裳跑得毫无踪影了几十年后,她只得无奈地接受。

周立乾将白桃接了出来,说是暂时看看她到底有没有改过自新地决心。可看着两人感情日益加深,眉目都在传情。

乙裳最担心的蓝尖也似乎有了着落,她整天跟在宋云顺的身后进出林府和商会,虽说师兄经常会表现出抵触的情绪,可是能够看得出,他对蓝尖并不是完全没有感情的。

黑夜除了偶尔帮助周立乾打理林家的生意之外,剩余的时间便潜心修炼五行功法,现在已经有了擎天中期的修为,也是为林家的一大助力。

而林世白,四十年前利用乙裳和简莫离两人进入洪荒遗迹中寻找到的聚魂珠。花了五年的时间,终于将他的魂魄一丝一缕的收集起来,聚成一个绿色小人的形状。而现在这颗聚魂珠,正静静地躺在火堆旁两米外的石块上。乙裳刚才便是对着它说话。

虽然林世白的意识恢复了,魂魄在聚魂珠的保护中,也能够在白天之下出来逛逛,不过能呆的时间不能太久。最近几年能呆的时间越来越长了,几乎能够整天的出来。所以也很有闲工夫跟乙裳拌嘴。现在他倒是比以前活得自在多了,不用管什么商会。还有乙裳能陪在身边,只有最大的遗憾便是她身旁还跟了个简莫离。

简莫离将烤好的叫花J从火堆的地下扒拉了出来,敲掉上面硬硬的泥壳,荷叶已经熏得棕黄色。展开后一阵浓浓的J味,带着荷叶的清香迎面扑来。架子上的蛇R也烤好了,米饭也发出了阵阵的香味,只有林世白一人趴在聚魂珠的内壁上,看着这里垂涎欲滴。

“你够了!”他恨不得冲上来,将整只喷香的J都抱在怀里,这样诱惑他都不是一次两次了,这简莫离的脸皮还真是厚啊!

这时候,乙裳腰际的袋子里,有微弱的光发出来,她抽出来一看,原来是有人发了消息过来,一打开,就听到白玉略显激动的声音传过来,“狐仙大人,离尊,快回来吧,合适的人选找到了,这身体还温热着呢!”

过了四十年的时间,终于找到了林世白魂魄适合寄宿的身体,乙裳此时抹去笑出的泪花,顾不上吃饭,将所有的食物打包起来,便起身向着居住的D口走去。

简莫离将石块上的聚魂珠拾起,也跟着走回去,不过此时,聚魂珠内却传来林世白神识传来的冷哼,“你不怕等我苏醒过来,乙裳还是会选择和我在一起?”

“有本事就来!”简莫离鄙视的眼神看了林世白一眼,赌气般地向另一边撇过头去。

没过多久,两人却又转过头来,碰触到互相的眼眸,一人一魂魄相视而笑。

简莫离就这样托着聚魂珠,向着洒满了阳光的D口走去。

乙裳站在方池殿的外面,焦急地来回踱步,“怎么还没好啊,都进去两个时辰了,”她抓着蓝尖的手臂,不断询问着:“会成功的是不是,一定可以的是吗?”

蓝尖快受不了了,这个遇事总是最冷静的人怎么会成现在这个样子,同一个问题,都念叨了几十遍了,她不烦,她还烦着呢,她们家云顺今天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回去帮忙呢!闲工夫不多啊!

简莫离在乙裳的肩膀上轻拍着,让她不要着急,在他的安慰下,她果然心情平复了不少。他望着紧闭的殿门,心里默念着:你不会舍得离开乙裳的,不是吗?快点出来吧!

就在这时,方池殿厚重的殿门发出低沉暗哑的一声,由内向外缓慢打开了。

乙裳抬头的瞬间,阳光透过桑树的叶片洒下光影,就在这斑驳而明亮的如梦境般的光影中,一个高大的男人缓步而来,他的脸上,带着久违的温柔笑容,仿佛能够包容她的一切。(本书完)(未完待续。)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