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穿越高H

苏婶装晕的倒在了地板上。

明溪没好气的说道:“早晕不就好了,非得我费那么大的劲搞出那么多的动作。”

明溪把她早就准备好的包打开,里面铺了一层厚薄适中的小被子,然后她小心翼翼的抱起了左边的小婴儿,小心又紧张的放进了她的包包里面,这个包够大,刚好容纳了一个小婴儿的身量,然后把链子关上,只留了一条缝,不至于让小婴儿因为窒息而出了意外。

明溪抬起包,从容的离开了。

明溪刚出了楼,还没有走出十步的路,身后就传来了一道凄厉的妇女的声音。

“小小少爷不见了,来人啊,快把明溪小姐给我拦住,她把小小少爷带走了。”

那一声声的惊叫吓着了明溪,明溪紧紧地攥着包包,原本漂亮的双眸惊恐的看着不知道从哪里涌出的男男女女。

“快,快,把她的包夺下来,那里面的是小小少爷,小心点,别碰着小小少爷了。”

苏婶的声音乍然又响起。

明溪还在怔愣当中,她手中的包包就被人夺了去。

苏婶接过包包,然后小心翼翼的把包包放在地上,打开包包看看,见小婴儿只是眉头轻轻地皱了一下,其他的都还好,她不由得松了口气。

“明小姐,我想你现在还不能走。”苏婶冷着脸,命令两名身材非常魁梧的青年压着明溪进了楼。

还在埋首在文件中的夏芷和楚莫轩同时接到电话说是他们的儿子险些就被人带走的时候,两人差点都惊出了一身的冷汗,立马驱车回了楚家。

进了大厅,明溪被人压着跪在地板上,而楚夫人则是一脸怒火的坐在沙发上。

夏芷看着明溪,眼里瞬间迸发出了难掩的愤怒,她踩着高跟鞋冲了上去,扬手就直接给了明溪一巴掌,怒道:“明溪,我到底哪点对不起你了,你为什么要偷我的孩子,为什么要破坏我们这个好不容易才幸福的家庭?”

明溪充血的眼睛瞪着夏芷,怨毒的说道:“要不是你,我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就是见不得你幸福,明明我才是最爱莫轩的女人,可是凭什么她的眼里只有你,却没有我的一点点影子?我不甘心,我刚刚就应该把你的两个孩子给掐死,看着你痛苦,我就非常的开心。”

夏芷陌生的看着明溪。

楚莫轩阴鸷的走上去,一手钳着明溪的脖子,一把把她提了起来:“把你的话再说一遍?”

明溪被掐的面红耳赤,不过她还是定定的看着楚莫轩,说道:“莫轩,那两个小孩跟本就不应该存在,要存在,也应该是我跟你的孩子。”

楚莫轩把她甩了出去,恶声道:“你简直令我恶心,跟你说一句话,我都觉得恶心,你根本就是心理已经扭曲的疯子。”

说完,楚莫轩直接看向了楚夫人,道:“妈,这样的女人,直接送到警察局好了,我们不能再看到明家的份上姑息养奸了,要不然我的两个孩子会永远处在一种危险的状态内,妈也不想自己的孙儿受到威胁吧。”

楚夫人也冷着脸,非常失望的看了明溪一眼,最后道:“这事你自己决定吧。”

楚莫轩的决定是,直接报警了。

就在警察出现在楚家大厅的时候,明溪才着急了起来,直接扑在了楚莫轩的腿上,哭道:“莫轩,看在我们从小长大的份上,你饶了我这一次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都是诗瑶唆使我这么做的,我也是因为嫉妒才会被她的话给蛊惑了,求你不要把我送到警察局,想想明家,想想楚家,两家都认识这么久了,求求你。”

“明溪,之前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只可惜你没有珍惜。”楚莫轩非常冷漠的把她推开,然后让两名警察把人给带走了。

明溪被带到警察局,以拐带小婴儿的罪名被楚家起诉了,明家的人听到明溪被抓到警察局的时候还亲自上门,不过还是被楚家的人闭之门后,连门都没有进去,而明家夫妻求到楚氏集团,也还是被保安给拦住了,最后无法,明家夫妻只好请最好的律师给明溪打官司,不过楚家家大业大,有权有势,施压之下,最后明溪还是以拐带小婴儿的罪名被判了五年。

关入大牢之后,楚莫轩特意的施压,明溪在牢中被人天天欺负,最后不堪其辱,疯了,被送进了精神病院,终其一生,夏芷都没有再见过明溪一眼。

不过这都是后话。

因为这事诗瑶是主谋,而拐带婴儿一事算是触及到了夏芷和楚莫轩的逆鳞,楚莫轩着手搜集诗瑶所有的消息,她与高官暗地里**易的照片,甚至还有贩毒的资料,消息一搜集完,楚莫轩把它们送到了警察局,警察上门把诗瑶带走,然后往深入的调查,搜罗出来的照片,足够诗瑶判十年,然后楚莫轩在背地里又施压,诗瑶在牢中被活活的折磨两年,整个人就香消玉殒在了肮脏的大牢里,还听说她死的时候下体都是烂的,非常的惨不忍睹。

至于被诗瑶接回来的李超,也被两名保镖抓到了楚莫轩的面前。

看着楚莫轩,李超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有别于几年前的意气风发,经过了时间困难的打磨,年到四十的李超脸上已经出现了沧桑,人老了不少,双眼看着非常的阴沉。

“楚,楚少。”

“三年半前,我记得把你送离广东省了,也说过让你这辈子都不要踏入广东省半步,怎么,你把我的话当成了耳旁风了?”

楚莫轩的语气很轻,不过那里面的威严绝对不会让人轻视。

李超额头上的冷汗流的更多了。

“楚少,误会,这只是一个误会。”

楚莫轩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留下一句:“把他的双腿打断,然后把他扔出广东省。”

“楚少,你不能这么对我,不能……”

一道大门,把他撕心裂肺的声音给阻了。

楚莫轩驱车回了楚家,夏芷和一双儿子已经睡着了,楚莫轩的脸一下子柔了下来,拦腰小心的把夏芷抱了出来,然后出了婴儿房,回到了自己的卧室,直到把人放在大床上,夏芷都没有醒过来。

楚莫轩心疼的在她的脸颊上落下了一个吻,心疼的说道:“老婆,辛苦了。”

楚莫轩进浴室洗了个热水澡,出来,上床,抱着夏芷,动作一气呵成。

第二天,夏芷是在楚莫轩的怀里醒过来的,她甜蜜的在楚莫轩的下巴落下了一个吻,对上楚莫轩深邃的双眸,她笑道:“早安。”

“早安。”楚莫轩在她的唇上落下了一吻,然后说道:“起来吧,时间不早了。”

说是起来,两人却是腻歪了半个小时之久才从床上下来,各自刷牙洗脸,换了身干净的职业套装,然后到了婴儿房看望了两个可爱的小宝贝一下,这才下楼去吃早餐,按照惯例,吃完早餐之后,楚莫轩开车把夏芷送到了夏氏楼下,然后在她的唇上落下了一个吻,道:

“中午,我过来接你吃饭。”

夏芷笑道:“好。”

两人又腻歪了好一会儿,夏芷才开车门下了车。

夏芷进了楼,楚莫轩才开车离开了。

“芷儿。”夏芷朝电梯走去,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男声,夏芷不用回头,也知道这道声音的主人除了欧林轩,不会是别人了。

她转过身,果不其然,站在她后面的不是欧林轩还能是谁。

她脸色微微一沉,有些冷漠的说道:“欧林轩,你找我有事吗?”

欧林轩指了指外面:“能出去聊聊吗?放心,这次后,我应该不会再纠缠着你了。”

夏芷虽然有些疑惑,不过还是同意跟他出去了。

楼外,欧林轩看着夏芷明显一副据他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心里微微一痛,然后又有些如释重负道:“芷儿,这三年半来,我的存在是不是造成了你很多的困扰?”

夏芷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不知道之前还纠缠她纠缠的要命的欧林轩为什么会说出这样子的话来。

“芷儿,你也别防我防的跟防贼一样,我知道为了得到你我做了很多错事,不过花了这么多年非但得不到你的心,还让你离的越来越远了,我也突然想通了,也有些累了,我想回到英国再进修一下,也许三四年后回来,也许就在英国找个工作定居在那里了,对你的求而不得让我非常的痛苦,也许离开这个让我压抑的地方,我会学着慢慢忘掉你的,之前我对你做了那么多错事,我很抱歉,从此以后都不会这样了,还有,祝你幸福。”

欧林轩顿了一下,声音有些苦涩的说道:“芷儿,在我离开之前,你能给我一个拥抱吗?”

夏芷反而戒备的看着他。

欧林轩脸上的苦涩更甚:“没想到我做了这么多,把你推的更远了,以前的我们多好啊……算了,不说这些了,还是那句话,祝你幸福,我走了。”

说完,欧林轩还真的转身,一点都没有留恋的走了。

看着欧林轩渐行渐远的背影,夏芷的心情一下子复杂了起来,喉咙处滚动了一下,最后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夏芷有一种预感,欧林轩的这次转身,也许他们这辈子都见不到了。

夏芷摇摇头,最后还是决绝的进了办公楼,埋入工作当中,彻底的忘了欧林轩来找她的事。

欧林轩最后确实去了英国。

楚莫轩和夏芷幸福平静的过了两年,双胞胎也慢慢的长大,两岁的孩子,童言稚语,非常的可爱,在楚家,常常可以听到大家的欢声笑语。

就在这平静的日子里,突然传来了欧林轩在英国自杀的消息,听说在欧林轩所自杀的公寓内留下了一封遗书,上面只有寥寥几句话:

求而不得的爱情,令我痛苦,思念蚕食着我的心智,我怕有一天会失去理智的抱着心爱的女子共同赴黄泉,我太爱她了,舍不得她毁在我的手里,所以我亲手毁了我自己。

所以欧林轩用烧炭的方式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夏芷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说不惊讶是骗人的,心里甚至有些难过,不过除了这些,她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心情波澜了。

她和欧林轩,早就没有了关系,她没有必要把那么多的情感投注在这上面,只是欧林轩年纪轻轻的就自杀了,这一点,她始终是没有想到的。

欧林轩的葬礼上,夏芷和楚莫轩还是出现了,吊唁了欧林轩,看着墓碑上那个一如既往年轻俊帅的照片,夏芷的心情其实很复杂,有一点点痛,这个男人,到底因为她才自杀的,她挺内疚的,不过她把这份内疚放进了心里。

吊唁完,夏芷走到欧尚岑的面前,看着这个昔日他最爱,如今身边却站了别的女人的男人,她只说了一句:“节哀!”

欧尚岑意味深长的看了夏芷一眼,声音有些黯哑,也有些低沉的说道:“夏芷,如果知道我弟弟会因为你而自杀的话,我当初不会出轨,不会跟你离婚,这一切,都是报应,而我也尝到了报应的代价,我失去了唯一的弟弟。”

夏芷心里五味陈杂,不过面上却是平静的说道:“欧尚岑,你身边一直都有个不离不弃的女人,我希望你好好地珍惜季希,别搞到最后成了孤家寡人。”

说完,夏芷和楚莫轩离开了。

办完了欧林轩的丧礼,不知不觉中又过了一年,欧尚岑如约的娶了季希为妻,给夏芷发了一份请帖,不过夏芷并没有去,而是在电话里跟季希说了一句:“季希,好好照顾他,还有,祝你们幸福。”

“我会的,我会尽自己的努力给他幸福的。”  8☆8☆$

挂了电话之后,夏芷轻轻地笑了。

虽然这几年来发生了太多的事,她大哥和李媛车祸最终还是没有醒过来,她爸妈在经过一年的治疗之后最后还是把人接了回来休养,也慢慢的接受了这个事实,不过楚逸还是过继给了她大哥,虽然生活中还是有很多的不足,不过一家人生活在一块,所有的一切都会变得美好。

楚莫轩把一件外套披在了靠在窗边的夏芷,道:“你现在怀了孩子,小心感冒了。”

夏芷信任的依偎进楚莫轩的怀里,指着窗外穿的圆滚滚正在楚夫人的陪伴下玩的乐不思蜀的双胞胎,笑道:“老公,谢谢你一直陪在我的身边,我很幸福。”

这个男人,不管发生了什么,他一直都在不离不弃,得夫如此,是她一辈子的幸运,也是一辈子的幸福。

这辈子,她有夫有儿,现在肚子里又怀了一个,一家圆满,她非常的幸福,此生足矣!

写书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最佳首席:前妻不好追》,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卖个萌,求大家相互转告,帮忙广告,再打个滚,求书评、求票票、求订阅、求打赏,各种求!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