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床动态图带声音

当妮妮领着欣欣兴冲冲赶回来时,不由愣住了,自己的妈妈不见了。唯有许振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并把脑袋深深地埋藏在自己的股掌之间。

“许叔叔,我的妈妈呢?”妮妮预感情况不对劲,就劈头质问道。

许振国缓缓抬起头来,他的脸已经被流出的泪水弄花了。他有气无力地把手心里攥成一团,并且被泪水打湿的纸条递给了妮妮。

妮妮心里一动,有些颤抖的手接过发皱的纸团,并且小心翼翼地展开

冀静在纸条上留下一段话许先生,我决定走了。其实,我俩之间差距太大,根本不适合做夫妻。就像您上次在厨房里跟我讲过的一样。如今,您想接纳我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做了一件令您感动的事情。但是,感动并不代表爱情。丽茹是您的初恋,听妮妮讲,您至今还欠她一笔感情债呢。如今,她在人生最困难的时候,需要有人去呵护她。他的老公已经进去了,对您俩已经构不成任何障碍了。所以,现在正是您补偿她的时候。我希望您把丽茹接到家里来,并用您的爱去抚平她内心的创伤。至于我,也要为了自己后半生的幸福去行动了。我和自己的网恋之所以走不到一起,都是妮妮当初的反对。当我得知妮妮曾经亲自去普宁请他了,就明白我和他之间的障碍彻底扫平了。我可以义无反顾地去找他了。请您给我祝福吧,并代我好好照顾妮妮。

妮妮看完老妈的留书,不由呆愣一下,就赶紧掏出了手机

“妮妮,没用了。她早已经关机了。估计现在已经身在开往普宁的列车上了。”许振国异常颓丧道。

妮妮一愣,突然扑向了许振国,并伸出小拳头狠狠击打了许振国的前胸

许振国并没有阻挡,更没有躲闪,任由妮妮拿自己发泄。

欣欣在旁呆呆看着,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许振国直到妮妮打累了,直到气喘吁吁,这才伸手把妮妮的娇躯搂在自己的怀里,并把自己的热泪洒在了妮妮的秀发上。

妮妮此时百感交集,不由嗔怪道:“我妈妈对您这么好,您干嘛还搭理那个女人?您您真是一个坏男人”

许振国心痛道:“妮妮乖,别哭了。如果心里有怨气,就冲许叔叔身上撒气吧。许叔叔确实错了,不该心软去探望丽茹,结果让你妈妈误会我了。”

妮妮这时一把推开许振国,并质问道:“您是不是还对那个女人有感情?”

许振国黯然道:“丫头,难道你也不信任许叔叔吗?我其实就是想慰问她一下而已。我岂能再辜负你的妈妈呢?你知道吗?丽茹当初跟我旧情复燃其实只不过是消遣她个人的感情罢了。她跟那位杨文光早就是栓在一起了。你真是一个聪明的姑娘,猜到了当初丽茹为什么不肯让强暴她的人进班房,为什么还忍气吞声跟那个人面兽心的男人生活在一起。原来他俩早就狼狈为奸了。杨文光收受巨额贿赂,都是得到了她的配合。在金钱面前,她已经迷失了一切。”

妮妮这时一看许振国颓丧的样子,不由问道:“您现在如此难过,是不是因为她的欺骗?”

许振国苦笑摇摇头:“丽茹对我来说,早就该翻篇了。我现在真正难过的是,我已经失去了你的妈妈。我我真是一个不配得到爱情的男人。”

妮妮这时质问道:“既然您心里真有我妈妈的话,为什么不去追她回来呢?”

许振国苦笑道:“她现在已经去了千里之外的普宁去找她的网恋了。我哪有资格让她改变呢?”

“哎呀我的傻叔叔呀!”妮妮嗔怪道,“我妈妈跟那位迟叔叔的感情也早就翻篇了。她在纸条上这么写,其实仅仅是借口。她是为了让您能够心安理得地去爱丽茹呀。”

妮妮这时想起了班主任赵老师的故事,不由激动道:“我妈妈就是一个为了给别人带来光明,宁可燃烧自己的女人。”

许振国思索一下,顿时恍然了:“那她现在没有去普宁,那会去哪里呀?”

妮妮苦笑道:“我妈妈长这么大,都没出过远门。她现在除了自己的家之外,还能去哪呢?您还不赶紧把我追回来吗?”

许振国一听,顿时浑身热血沸腾了,立即往外大踏步走了几步,但突然停了下来。

妮妮见状,不由诧异道:“您为什么不走了,难道改变主意了吗?”

“不!”许振国摇摇头道,“我觉得这样去找你的妈妈,光靠苦口婆心地相劝,缺乏一种诚意。所以,我还要有更实际的举动。”

“您您是什么意思?”妮妮对许振国的话有些茫然不解。

许振国这时走到了妮妮身边,并把自己的手板住了妮妮的肩膀:“丫头,你是小静的女儿,一定了解她穿多大尺码的衣服吧?”

“嗯。”妮妮肯定地点点头。

许振国欣然一笑:“那好。既然我们知道她已经回家了,就不要着急立即追过去了。我想用一点时间,来表达我的诚意。”

一天后。妮妮带着许振国购买的大包小包东西要回老家东乐村了。她所携带的东西都是她陪同许振国为自己老妈买的嫁妆。当然,她自己全身也是许振国刚刚购买的新衣服。

不过,许振国并没有亲自开车送妮妮回去,而是委派自己公司的一辆车。

“许叔叔,您就听我的好消息,再等三天迎娶我的妈妈吧。”妮妮跟许振国临别时,笑嘻嘻地对许振国表示道。

许振国这时提醒道:“妮妮,你难道还叫我许叔叔吗?就不能主动先改改口吗?”

妮妮呆愣了一下,突然奔过去拥抱了许振国一下,并满怀深情地叫了一声:“爸爸!”

“哎。”许振国激动地抱了抱妮妮。

“姐姐!”欣欣在旁也兴奋地扯着妮妮的衣服,甜蜜地叫了一声。

再说冀静果然正如妮妮所料,偷偷回到了自己的家。她这时已经不是之前的冀静。正因为把自己的所有的感情投到了许振国身上。所以,她的人虽然回来了,但心早已经留在了晋山。

她没敢通知自己的闺蜜,就怕她看到自己失态的模样。因为无法再淡定地呆在自己的家里,整日是魂不守舍,并以泪洗面。妮妮讲的不错,她为了成全许振国,正在消磨着自己,燃烧着自己。她此时的煎熬难以言表。

嘀嘀嘀

外面突然响起了几声清脆的车喇叭声。

振国来了?

冀静心里一喜,立即整理一下自己的头发,然后疾步跑了出去

可是,她失望了。虽然她家的院外停泊了一辆陌生的汽车,并不是许振国的豪车。妮妮这时已经从车上走下来了。当她看到老妈从屋里失望地走出来,不由笑嘻嘻道:“妈妈,我早就猜到您回来了。您的那个大傻蛋还以为您去普宁找迟叔叔了呢。”

冀静湿润着双眼,有些黯然道:“他把你给送回来了?”

“嗯。妈妈您看,他给您买了许多东西。“”妮妮用手指着装在车里的大包小包东西。

这时,那位司机也走下来了。他面对未来的公司老板娘,很恭维地点头并满脸堆笑。

不料,冀静心里一沉。她忍住眼泪道:“他送我这些东西干嘛,难道是报恩吗?我不需要,请您把它们拉回去吧。”

司机本来要帮着往屋里搬东西,一听冀静的话,不由尴尬地愣住了。

妮妮也稍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老妈误会了。她这时笑呵呵地从自己的随身挎包里取出一封工工整整的书信,端端正正地呈现在冀静的面前。

“这是什么?”冀静诧异地问道。

妮妮嘿嘿一笑:“您既然给他写了留书,这是他给您回的书信。您快打开看看呗。”

冀静忧伤道:“我不想看。你把信连同东西,都一起退还给他吧。”

妮妮这时嗔怪道:“妈妈,在他的眼里,自从英子一走,您就是全天下最善良和美丽的女人了。难道您真的要做出绝情的事情,让他伤心一辈子吗?”

冀静愕然了。她迟疑一下,终于从女儿手里接过了那封书信。其实,她是很好奇许振国写给她什么东西。

她撕开信封,并摊开了信纸

亲爱的小静:

这是多年以来,我第一次用传统的方式给你写亲笔书信。虽然觉得这样的表达方式有些过时了。但我为了自己的最爱,值得去重温前人所表达的浪漫。

我首先要声明一点的是,我决定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并不是为了所谓的报恩,而是你的无私和善良彻底打动了我。我的感情顿时由心而发。人的感情是一种奇怪的东西。虽然听说感恩不是爱情,但我觉得那是一些不懂得珍惜的文人一种无聊的说辞。可是,对我来说,你带给我的感动,只会带给我一种刻骨铭心的爱。

也许,你觉得我的心里还有自己的初恋,还有对英子抹不去的怀念。但我要现在要向你说明的是,我和丽茹早就翻篇了,上次之所以去看她,就算尽一份人之常情。你可是一个善良的女子,不会这样小心眼吧?

至于我对英子的感情。我必须实话实说,她是我这辈子无法放下的女孩。不过,这并不妨碍我对你投入一份崭新的感情。我对英子的爱恋和怀念从此会深埋在心里了。所以,我相信你同样不会因此小气吧?

另外,你想离开我的原因之一可能是我又恢复了原来的富有。你可能产生了自卑感。假如你怀着这样的心态,就真的太傻了。

我还记得妮妮那天在营救欣欣的现场的楼顶跟我讲过,我是一个很容易令现在年轻女孩动心的男子,但她说你才是我最应该珍惜的女子。也许你并不浪漫,也不会说多么美丽动听的爱情语言。但是,你却是一个承受失去滋味的女子,曾经被一次幸福的破碎而痛彻心扉。所以,你比天下任何女子都珍惜家庭,懂得如何去爱。你是做欣欣后妈的不二人选。她还说,我也跟你有同样的遭遇,也因为失去心爱的女孩而切肤之痛。既然我们二人有相同的命运遭遇,就该懂得惺惺相惜。我们的结合,不仅仅是欣欣的幸福,也会再休戚与共中去享受爱和被爱的滋味。

她当时说得多好啊。可惜我当初并没有好好品味这些至理名言。但随着后面所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妮妮的话已经得到了验证你如果成为我的妻子,那就是我的幸福。你又何必有一种自卑的心理呢?所以,你应该抛弃一切自卑和压力,勇敢接受我的求婚吧。我已经把给你购买的嫁妆让妮妮送过去了。我之所以没有亲自去,是因为我已经选择好了三天后的良辰吉日。我要一个新郎的身份,风风光光地去东乐村去迎娶你。

如果要讲压力,我恐怕比你大。因为,我已经单身多年了。当我一下子要承担丈夫和后爸两个角色时,真的既兴奋而又诚惶诚恐。我真担心自己哪一点做的不合格。真的怕你会因为我哪一点做的不好,而生我的气。就比如你这次突然间出走,妮妮就狠狠教训了我。其实,挨她的打没有啥。就是担心唤不回来你。

小静,请你给我一点信心好不好。否则,我会一直有压力,虽然我一心想诠释好丈夫和后爸这两个对我来说,非常神圣和光荣的称谓。但我需要你给我这个表现的机会呀。

小静,我还有很多话要对你说,可妮妮在我写信时,不时鞭策我不要写得太啰嗦了。其实,我就算写上三天三夜,也无法抒发出我的情感。正所谓,信短情长啊!所以,我只能靠跟你日后的生活中,慢慢地诠释我对你的爱。

小静,我已经订好了三天后去迎娶你了。但我不该让你没有自主的选择权力,要给你一个起码的尊重。假如你真的看不上我了,还是可以不搭理我。如果你肯施舍我一份爱情,就给我回一个电话。我不难为你在电话里跟我表白什么。只要拨通的我电话,随后再挂断就

行。因为你的来电铃声就是我最殷切盼望的答案同意

永远爱你的人

冀静在读信的过程中,早已经泪水如同喷泉一样,喷涌而出了

她这时是幸福的。她的泪水也完全是喜极而泣。

她这时突然不理睬妮妮了,更不去欣赏那些属于自己的嫁妆,而是动情地转身跑回了屋里

聪明的妮妮顿时明白妈妈要做什么了。她兴奋的眼神里也闪烁着晶莹的泪花,并对司机命令道:“您快帮着搬东西吧。”

冀静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她找出自己的手机,并迅速开机了。她随即拨通了许振国的手机

许振国此时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但听到冀静的来电时,不由喜出望外。他压抑一兴奋的情绪,正准备接听时,冀静突然又挂断了电话。

许振国微笑摇摇头。这是他交待过的。只要冀静打过电话,哪怕只是响一下短暂的铃声,就可以代表两个字同意!

不料,他刚放下手机,铃声就又响起来了

许振国一看,还是冀静的来电。但她不等许振国接通电话,就又慌忙挂断了电话。

许振国又微笑着看一下手机。他想打过去,但清楚冀静目前肯定很腼腆。还是不难为她对自己表白什么了。所以,他勉强控制住了自己。

可是,他刚放下手机,铃声就又响起来了

就这样,手机铃声在他的办公室里时断时续地重复着

因为家里没有人监护欣欣了。所以,许振国把欣欣带到了自己的身边。

欣欣听着许振国的手机一遍又一遍地响起,不由好奇道:“爸爸,到底是谁如此骚扰您呢,而您不但不生气,反倒却显得很开心?”

许振国望着女儿瞪着好奇的大眼睛,便意味深长地笑道:“女儿,这是爸爸有生以来,体验到的最幸福的骚扰,因为在这悦耳的手机铃声充满了爱情的音符。”

再说电话的另一面,冀静一边激动地给许振国反复拨打着电话,一边把激动和幸福的泪水早已经浸湿了脸庞。

许振国因为家里出现了短暂的清静,这也许是再次热闹的前奏曲。他可以忍耐短暂的寂寞。

由于欣欣晚上睡觉时,没有人相陪了。他于是就从一楼的书房里暂时搬到了二楼她的房间。这是他一次哄自己的女儿睡觉,也是趁机诠释一下他的父爱。他抱着欣欣,并为她讲了许多童话故事

欣欣在他的呵护下,终于困意上来了。他轻轻地把欣欣放在了被窝了。并轻吻她的额头:“宝贝晚安。”

欣欣又瞪起了大眼睛:“爸爸,您对我真好。”

许振国和蔼地一笑:“你是我的女儿呀。我不对你好,那还对谁好呀?”

不料,欣欣眨了眨大眼睛,很天真地表示道:“爸爸,不仅我是您的女儿,冀妈妈和妮妮姐也是您的女儿。您也一定要疼她们对她们好啊。”

许振国诧异地望着女儿的一副率真的小脸,不由充满了感动。他又情不自禁地俯身轻吻一下女儿,然后动情道:“欣欣说得对。你们从今以后,都是爸爸的好宝贝。”

在许振国迎娶冀静的那一天,一直庞大的迎亲的车队浩浩汤汤地从晋山开进了东乐村

冀静家顿时热闹了起来,除了她平时村里的好姐妹风岚等人,几乎全村的男女老少都来送冀静了。他们目睹灰姑娘般的冀静就要嫁入一个童话中的王宫里了,都惊叹不已,都为了人到中年的冀静还像一个少女般被成熟帅气的英年男子抱上了豪华的婚车里,而欢心鼓掌

十天后,也就在冀静被许振国迎娶到名仕庄园,并入住二楼那间豪华套间的第十天。许振国驾驶他的法拉利搭载着冀静、妮妮和欣欣开往了去北京的高速公路上。他们四口人都穿着一身靓装。幸福和快乐洒在了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

原来,妮妮的新学期就要开始了。她被北京一所名牌大学录取了。许振国带领一家人自然要亲自送她到崭新的学习环境里去。不过,他们是在妮妮报道前五天出发的。因为许振国要带着他的新娘和女儿们好好要在首都各个名胜景点游玩几天。于是,在那些享誉全国乃至世界的名胜古迹,留下了他们一家人幸福的踪影

全书终未完待续。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