撅起屁股用手扒开bl

左耳房中,月出和溯游面对面坐在罗汉床上。笔墨纸砚双星已经备好了,临出门时,二人还颇为担心的向内看了一眼。

溯游似乎也差距到这异样的目光,却全然无视,将注意力集中在画符前的准备上。

“虽然前尘种种,我已难以记清,但画符驱鬼,我却深知是自幼习练才能完成的。而主人你却不同。生来便是诱魂幡的体制,并不适合学习纷繁复杂的道术,而是更直接的方术。”

“有什么区别吗?”月出眨眼问道,“方术不就是道术?”

“不一样,道术是方术的一种,可以说,是方术中,融合了道学后,更加精妙的,也极为清正,修习者必须参读道学经典。”

“嗯说白了,就是只有修道的人才能学呗?”

“可以这样理解。”

“我只想学点容易上手并且实用的,”月出说完觉得有些尴尬,忙补了一句,“主要是我时间不多,而且也没什么基础。”

“嗯,”道士点了头,“我们就从画方术符开始。”

正和月出之意。

溯游说,符咒有纸符,也有决,决是不需要实体的媒介的,只需要以指尖在空气之中结符即可。作为新人,先将纸符画熟是第一步。

正统的符咒,要以朱砂、黄纸来画,也有用墨的,月出应先练最基础的写法与笔顺,只用毛笔在宣纸上练便可。

溯游尽可能省去令人迷糊的复杂部分,解释完大致的原理,便开始引导月出基本功,从符头开始。

平时看电视里道士们行云流水的笔法,随意写画,便能落成一幅具有降妖驱鬼能力的符咒,但亲手写起来,却是痛苦得不行。月出现在明白了,自己写不好毛笔字并不是因为汉字的笔画讲究,而是根本用不好毛笔。单是一个符头,写出的也歪歪扭扭,跟狗爬一样。

符头还好说,符胆整个写成了一坨其实如果溯游不在,他是百分百会笑出来,再拍一张发个朋友圈,扮演下“今日谐星”。

“溯游”

“嗯?”

“我记得,你们写符的时候,口中还需要念些咒语,不是吗?”

“确实,现在这个阶段,主人还涉猎不到。”

呃。自己这明摆着是遭到了嫌弃啊!

月出也是有逆反心理,听溯游这么说,心里更好奇了,“师父,你来示范一下吧,也好让我见识一下真正的画符流程啊!”

“可是”溯游的目光自桌面移开,正好对上了月出的双眼。

“师父师父,你这样示范,我也好有个努力的目标啊!”月出眨眨眼睛。

“好吧,既然主人想看。”

说着溯游深吸一口气,提笔写下“三勾”:“一笔天下动,二笔祖师剑,三笔凶神恶煞去千里外。”

不同于电视剧里道士们慷慨激昂的诵读,溯游的声音非常轻,却并非温柔如水,而是一种岁月无法侵蚀的清静。

“这三勾符头正是代表三清。”

“可是我看有的符就不带啊,话说不会每次写符前都要念这些吧?”

“不必,但咒语需变,”溯游张口便道,“天圆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笔,万鬼伏藏。”

太好听了月出有些愣神,没想到自己这好奇心对带来这样的福利!

溯游完全没看出月出的小心思,缓步走到她身后,“主人笔顺是对了,但手抖得厉害,把笔拿稳了会好一些。”

“嗯”

月出还没把话说完,溯游就环抱了上来。

什么情况!?

背部与他胸膛的接触,发出轻微的衣料摩擦声,他柔顺长直的发丝轻搔月出的脖颈。她哪受得了这个,羞得忙的想躲闪,却被溯游握住了手。

“这样拿笔,会稳一些。”溯游全然没注意到她的心里活动,还沉浸在“授课”中。

果然是自己自作多情。不得不承认,刚才那一刻,她甚至有种“溯游不会是霏江第二”的猜想。果然,这位帅哥人如气质,妥妥的清心寡欲技术宅。

不过最令月出费解的,是握住自己右手的溯游的手,竟传来了隐约的热量。鬼怪因为没有生命,不都应该是冷冰冰的吗?

终于察觉到面前人的心不在焉,溯游收回了手,“画符需要专心,主人若有他事,先做完了,再回来练,效果会比较好。”

虽然溯游看上去波澜不惊,但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月出总觉得这话里有一丝怨念,连忙解释说:“不是不是,我只是想起了一件事,疑惑得不行,才不知不觉分了神。”

“哦?什么事?”

“我刚到这鬼宅的时候,发现了几张黄符。那时候宅子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害怕的要命,很想把这些符贴上去镇宅,却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显示出字样来,后来勉强贴在了屋子里,也不知道有没有起作用。”

溯游目光略微暗淡,问道:“那些符纸还在吗?”

“就在这,我拿给你。”月出说罢从罗汉床旁的小抽屉里,拿出了那几张黄符。

其实霏江醒来时,她就应该问的,却没想到竟把这事全然抛在了脑后,直到霏江说溯游因为已是鬼魂,画出的符咒都是空符,她才把这事想起来,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问他。而对宅子里别的鬼怪来说,看符咒应该是很忌讳的事。

“哦?什么事?”

“我刚到这鬼宅的时候,发现了几张黄符。那时候宅子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害怕的要命,很想把这些符贴上去镇宅,却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显示出字样来,后来勉强贴在了屋子里,也不知道有没有起作用。”

溯游目光略微暗淡,问道:“那些符纸还在吗?”

“就在这,我拿给你。”月出说罢从罗汉床旁的小抽屉里,拿出了那几张黄符。

其实霏江醒来时,她就应该问的,却没想到竟把这事全然抛在了脑后,直到霏江说溯游因为已是鬼魂,画出的符咒都是空符,她才把这事想起来,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问他。而对宅子里别的鬼怪来说,看符咒应该是很忌讳的事。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