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胆的西西人体44

把袁晓放到床上去睡着,杜飞拿出《红尘游》看了起来,红尘游上面也有着各领风骚的人物,就像李孤这样的人间剑仙。

杜飞也有点好奇了,到底是怎么样的一剑,能够让狂妄务必的戮都只能全神贯注的去接,而且看样子,戮是没有成功的接下这一剑。这一剑之后,那片空间都直接就破碎了,承受不了李孤的一剑。

“杜飞哥哥,你在干什么啊?雕刻吗?你什么时候还有这个爱好了,以前没有见过你搞过这个啊。”

雨凤看到杜飞在自己的房门外面拿着一把刻刀和一根木头开始雕刻了起来。

“雨凤,你有没有什么材料能够让这跟木头变得坚硬一点,不那么的脆弱。”

杜飞想了一下说道,也不回答雨凤的话,就直接问道。雨凤看着杜飞,根本就不知道杜飞在想什么,不过雨凤还是回答道:“有啊,你需要吗?我这就去帮你配,不过味道可能不是那么好闻。”

“那还是算了,我自己配我的药方吧,你那个味道,要是用了,肯定闻都不敢闻。”

杜飞想到雨凤那个罐子里面的味道就不敢让雨凤去弄了,雨凤现在的身份就是一个纯真的南蛮巫师,要是雨凤又弄了一个奇臭无比的东西来,那他的心血可就白费了。

“好嘛。那我就坐在这里看你,看看你弄的是什么东西。”

雨凤瘪着自己的嘴巴,一脸不高兴的说道,原本以为杜飞有什么事她能够帮得上的,结果杜飞觉得那个味道可能不好闻,就直接没有要了。

杜飞开始细心的雕刻了起来,木屑散落了一地,杜飞细心的雕刻着。渐渐,这根木头有了一点轮廓,雨凤都看得出来是什么东西了。

“剑?一把木剑?杜飞哥哥,你是给里面那个袁晓做的吗?为什么不直接给他一把剑,为什么给他做木剑啊,木头的剑,好没用啊。”

雨凤不解的说道。

“你不懂,他有半个师傅是离天剑李孤,可是他的师傅的成就太高了,而且用的是离天剑,他根本就没得比。,他师傅的起点也比他的高了很多,用剑还不好,用一把木剑,让他没有那么多的负担,可是自己去琢磨。当有一天他能够用木剑纵横天下的时候,那时候木剑和真正的剑之间,区别也就不大了。”

杜飞的这句话其实不是他自己想到的,而是在《红尘游》里面看到的,曾经有一个人就这么教导自己的弟子的,可惜那人的弟子夭折了。杜飞觉得,袁晓就很适合木剑。

袁晓醒来之后,杜飞已经收拾好了行李,准备出发了,去小山村,去见一面老王,看看老王之后就启程去找千人千面。

“给。你送你的,你师父说的,让我给你做一把木剑,让你暂时先用木剑,以后你能够把木剑都使好了,再自己去找一把适合自己的剑。”

杜飞吧木剑递给了袁晓,袁晓看着杜飞,点了点头,轻轻的抚摸着木剑。虽然这把木剑上面还有着一点木刺,袁晓也是喜欢得不得了。这可是他师傅留给他的东西啊。

“好了,走,出发,去看看老王,很久没有见过老王了。我们去见了老王,然后去一趟岛国,带你去见见岛国的女人是怎么样的。”

杜飞面带微笑的说道,说话的时候还看着袁晓的表情,袁晓一脸的懵,感觉不知道杜飞到底是在说些什么。

“去看老王啊,回小山村那里去,老王还在那里呢!我过去把他的魂魄凝实一点,然后再告诉他报仇的事情,送他去投胎吧,下辈子投一个好一点的人家吧。去了之后,我们就去岛国,我要去岛国带一件东西回来。”

杜飞说完,就上了车。一路上,杜飞都在休息,脑海之中继续在读着《红尘游》,杜飞觉得,自己的修为好像也到了一个瓶颈,距离突破大修行者,就是一步之遥,可是就是突破不过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然而,前面有车挡路,杜飞下车一看,一辆紫色的法拉利跑车。杜飞之需要一眼就能够看到这是谁的车,紫然,怎么到这里来了。

这里已经出了横州城,可是紫然怎么来了。

车上只有四个人,袁晓,杜飞,高离,还有死皮赖脸要和杜飞一起的王腾飞。至于雨凤嘛,杜飞悄悄走的,都没告诉雨凤,雨凤那个疯丫头的性子,要是知道杜飞走了,肯定要追上来的。

杜飞知道,既然紫然的车都堵在这里了,想走是已经不可能的了,上去给紫然说几句,也算是道别吧。

“我要走了。”

杜飞下车之后缓缓的走过去,走到这辆紫色的法拉利旁边说道,车窗没有摇下来,但是杜飞也大概也能够感受到里面的人。

“我知道你要走了,是不是我不来这里,你就不会和我道别了?”

然而,车窗还是没有摇下来,说话的人事从另外一个人走出来的,一头紫色的头发,紫发姑娘从副驾驶的位置站出来看着杜飞说道。

“不是,只是觉得离别总是很伤感,我要走了,不想弄得那么的伤感。”

杜飞小声的说道,就怕这样一个不好久把紫然给惹怒了,紫然这种女子惹怒了可不好收拾,这就不是小事的问题了。

“那不道别,就不是离别了吗?不道别,就不伤感了吗?你不道别,我就不知道你走了吗?你这样做,很不负责任,至少来说一声,你要走了,我也不会拦你。”

紫然朝着杜飞走过来,看着杜飞的眼睛说道,杜飞知道,这个紫然有点激动了,说话的语气越来越快,呼吸也急促起来。

“确实,是我的错,我没有想得那么多。”

杜飞微笑着点点头,苦笑一下,算是回应了。

“就是,紫然姐姐说的对,你要走都不说一声,要不是我要过去给紫然姐姐说,紫然姐姐现在都不知道你走了。”

驾驶位置的车窗终于摇了下来,杜飞也在奇怪,坐在驾驶位置上面的是谁,可是没想到是雨凤。

雨凤带着一副墨镜,身上穿得一身漆黑,这种全身黑的紧身套装把雨凤的身姿给衬托得非常的完美,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极品的大美女一般。

“原来是你啊,我还以为是谁。”

杜飞看着雨凤继续苦笑着说道,这两个女子还真是,换了一个位置,搞得杜飞还有点适应不过来。

“能不能谈一谈,说会儿话再走。”

紫然红唇微启,朝着杜飞小声的说道,好像大声一点杜飞就要被他给吓跑了一般。

“恩。我这次有事情要走,必须得走,去岛国,去那边办一点事情。”

杜飞坐在车子里面,雨凤下车去了,紫然坐在杜飞的旁边点点头,脑袋低沉着。

“那你去了,这次还会回来横州吗?还会回来找我吗?”

来了,杜飞最怕的就是这个了,这样的话,自己到底该说回来,还是不回来呢?

“不用你说的,其实我都知道的,你回不回来都行的,你别告诉我你要回来,那样我会等你,你也别告诉我你不回来,那样我会回忆。就这样坐着都挺好的,时间啊,过得真快,你不知道,时光其实也很想慢下来。”

紫然说着就笑了起来,抬起头,把脸朝着杜飞,笑得花枝招展,春光灿烂。

一时间,杜飞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或许,这个时候的杜飞什么都不说才是最好的吧。杜飞鼻尖微微一酸,没有说话,也学着刚才紫然的样子,低下了自己的头颅。

忽然,一只手轻轻的在自己的脑袋上面抚摸一下,杜飞抬起头,看到紫然就像是偷吃了葡萄的小孩子一般,赶紧把自己的手收了回去。

“我要走了,你别送我,我送你回去吧。”

杜飞长舒一口气之后说道,紫然点点头,说一点话就好了,摸摸头,也很好啊。

杜飞看着这两紫色的闪电消失在自己的视野尽头,杜飞知道,这辆紫色的闪电,飞快的驶出自己的视野之后肯定停在了某个拐角处,车子里面的女孩子肯定会哭得稀里哗啦。

忽然,杜飞想起来,好像少了一个人,雨凤,雨凤还没有上车呢,紫然怎么就开走了?

杜飞回到车子上面,看到雨凤已经坐在车子里面了,雨凤坐在中间,袁晓左边,王腾飞右边,而且雨凤还把后座上面的安全带都绑在了自己的身上说道:“走了啊,杜飞哥哥,你不会还舍不得紫然姐姐吧?不过要带上紫然姐姐一起的话,这辆车可就不够了。”

“你来干嘛?快回去,等会儿你姐姐和你姐夫得向我要人了,你赶紧回去,我这次不是去玩儿的,有大事儿,很可能就在岛国回不来了。你赶紧回去。”

杜飞严厉的说道,然而杜飞不知道,自己的眼里在雨凤的眼里根本就一点都不严厉。

“我知道啊,我都给紫然姐姐说了,我带着你去岛国,肯定会平安无事的,让她不用担心,我和我姐姐还有姐夫都说了,他们都同意我去,说不定我还可以帮你很多你不能做到的哦!”

雨凤一副赖着不走的样子。(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