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人的飞行

“少爷……”九岁的牧耀走进了逐日的房间,他首先在门口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看了逐日好一会儿,见逐日没有发火要赶他走的征兆,这才大着胆子端着自己精心煲好的山参鸡汤进了门。

他像是宝贝一样捧着手里的瓷碗,那碗底滚烫,牧耀尽管拿了沾湿的毛巾垫着碗,他的手心手指还是被烫的有些发红,令他情不自禁地颤抖着双臂。

这鸡汤是厨房的厨师大伯教他做的,味道鲜美营养丰富,尤其是现在天气有些转凉了,鸡汤喝在胃里暖胃舒服,牧耀自己就很喜欢吃。因为自身很喜欢,所以牧耀想做给逐日少爷尝一尝,尽管他并不清楚少爷喜好的口味。

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不管牧耀端过去的点心糕点或者其他菜肴,少爷始终看都不看一眼,有时候牧耀也觉得挺奇怪的,因为他发现……少爷基本上不怎么吃东西,茶水倒是有喝,但就是不吃东西,无论是牧耀端过去的事物,还是丫鬟侍女端过去的食物,逐日都不会碰。

可不吃东西怎么行呢?

牧耀依然还记得自己被卖进船厂,每天脏活累活不断还吃不饱肚子的那段日子,他当时年纪比现在还小一些,饿得骨瘦如柴就是个活生生的骨头架子,被逐日带回来后休养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慢慢恢复正常孩童的体型。

牧耀恐怕这辈子都忘不了当时自己的感受,那种饿得意志全无,满脑子想着吃东西的疯狂感受,他当时已经饿到什么东西都往自己嘴里塞了,可是又因为生病而根本动弹不得,船厂的工头没有丝毫怜悯之心,转头就叫人把牧耀扔进海里,浸入冰冷海水里的那一刻,牧耀竟然是解脱的。

他当时真心觉得,死了比活着好多了。

尽管那时候他只是个才七、八岁左右的小孩,可那种感觉是发自内心的。

然而到了现在,若是再让牧耀做出选择的话,牧耀还是会选择活下去。

人类的求生*是个有趣的东西,它总是可以令人在无论多么惨绝人寰、鲜血淋漓的绝境当中,都可以坦然而坚定地选择存活。

“少……少爷。”牧耀咬紧牙关,几乎鼓起了自己瘦弱躯体中的全部勇气,才敢勉强自己向逐日搭话,“您……您得吃东西,不吃……不吃东西的话……会饿……”

那时年幼的牧耀十分惧怕饥饿,可怕的饥饿。

在他看来那是世界上最恐怖的怪兽,是比传说中披头散发会将人剥皮剜骨的厉鬼还要恐怖的存在。

他当时那么天真,只是害怕逐日会被饥饿所困扰,害怕逐日会饿到。

而神奇的是,那天的逐日似乎也没有如往常般冷漠,他没有忽略牧耀,他似乎心情很好,心情好的逐日打开了牧耀送上来的汤碗盖,让散发着一些药香的鲜美鸡汤暴露在他眼下。

“很香。”他说。

……

牧耀临死前回忆起的就是这段记忆,这段很久很久以前的……遥远的回忆,回忆里牧耀还是个无知到可怕的小孩,而逐日只是个喜欢穿着一身红衣,神情慵懒,总喜欢无视牧耀的翩翩公子。

他在牧耀眼里的形象总是那么美好,美好到如同天际边浩瀚的星辰,闪烁着耀眼绚烂的彩色光芒……牧耀以为自己伸手就能摘下,却费尽了一生的力气,都追逐不到。

他追不到。

牧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一柄由魔气聚集而成的黑色魔剑正不偏不倚地插在牧耀胸口心脏部位,而手持魔剑剑柄的人,就在牧耀的跟前。

牧耀还从未和他有过这么近的距离。

近到牧耀只需要抬起手就可以碰触到逐日的脸庞,可他却没有力气抬起手腕了。他还可以清晰地看到逐日火红的眼眸,可以感受到逐日微凉的鼻息,就喷洒在牧耀的面门上,让牧耀忍不住微笑,却颤抖起自己的躯体。

牧耀好不容易聚集起自己全部的力量,想要一举摧毁仙界之门,然而他失败了,失败是意料之中的事。逐日用最快的速度朝着牧耀直冲而来且一剑穿心,干净利落地打断了牧耀的施法。

随后逐日还利用自己庞大的魔气吞噬掉了牧耀全身上下的聚集的能量,那股可怕的魔气丝毫不曾心慈手软,转眼就侵蚀了牧耀的全身,震断其灵根经脉,飞速朝着牧耀的心神进发。

牧耀其实早就想过自己这么做的结果……他知道自己会死,会死得很惨,会神形俱灭死无葬身之地。

可他还是做了。

这个他穷尽一生都没有办法留住的人。

这个永远不会为他停留的人。

他今天,要用自己的方式,要用最精彩的方式,挽留他一次。

哪怕是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牧耀都可以毫不在乎。

只要一次……

“殿、殿下……”牧耀努力勾勒着嘴角的微笑,他知道自己此刻的样子不怎么好看,一定因为魔气的侵蚀而开始七窍流血,满脸血却还在笑的样子会令逐日厌恶,可是牧耀别无他法。

他只好对逐日笑:“殿下……你看看我……”

逐日似乎不明白他想说什么,也懒得理会他想说什么,逐日抓紧手中的魔剑,想将其从牧耀的胸口抽出,但牧耀却挣扎着抬起手,抓住了魔剑的剑刃,不让逐日拔/出来。

“看……看我……”牧耀一边吐血,一边执着地对逐日说,“就一次,求你了……殿下……看着我……看着我!”

逐日拔不出剑,终于抬起头,认真的看着牧耀。

然后牧耀终于可以如愿以偿,如愿以偿的看见逐日火红的眸子里印出自己的脸,那张满是血污,丑得一塌糊涂的脸。

永远那么丑陋,永远那么卑微,永远那么不堪入目。

我这样的人,这种没入尘埃一点都不闪耀的家伙,完全不是逐日殿下喜欢的那种如烈焰般万众瞩目的类型。

但那又怎样呢,我还是让他看我了。

牧耀笑着伸出手,他忘记了往日对逐日的敬仰倾慕,忘记了在殿下面前要保持卑微,忘记了礼节忘记了规则,他忘记了一切,只顾着伸出血淋淋的手捧住逐日的脸,朝逐日的脸庞靠近,想要亲吻他。

逐日似乎也被牧耀异常的举动给震慑到了,竟然一动不动并没有反抗,他只是瞪大了火红的眸子目不转睛望着牧耀。

牧耀做到了,他几乎碰触到他追逐了一生的闪耀星辰,他已经把星星摘下来了,就在他眼前,就在他手中,可是牧耀却哭了起来。

牧耀并不知道自己哭了,但眼泪模糊了他的视线,和他的血液混合在一起,将他眼里的一切都染成了血红的颜色,然后牧耀放开了捧住逐日脸庞的手,他说:“来不及……”

来不及触碰。

因为下一秒,他躯壳中那些属于魔尊的魔气已经彻底爆发了出来,他的五脏六腑都已经被魔气给腐朽掉,他的身体开始干瘪,皮肤形如枯槁,仿佛什么东西在一瞬间吸食掉了他的生命,将他从年轻力壮的青年一瞬间变成垂垂老矣的老者。

他的长发变得苍白,整个人都在疯狂的老化,甚至开始风化,皮肤肌肉骨骼都开始分解,变成黑色的飞絮,随风慢慢飘扬而去。

他就这样消失了,在逐日的面前因为魔气的侵蚀而支离破碎,死得连魂魄也不剩下。

逐日却没有如同往常那样轻松潇洒的转身离开,他飘立于原地,还保持着手持魔剑刺入牧耀胸膛的那个姿势,他觉得自己的眼睛似乎进沙子了,牧耀化为的飞灰,飘进了他的眼眸之中。

“那家伙很喜欢你呀。”贺千珏在后面慢慢悠悠地跟着漂过来,带着身边的仙尊岳嵘一起。飘到逐日的身边以后,贺千珏说:“那个叫做牧耀的,非常非常的痴迷于你。”

逐日不着痕迹地深呼吸,然后收回自己的魔剑,转眼就笑得泰然自若:“痴迷我的人太多了,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真是绝情绝义。”贺千珏叹息,抬起头看漫天的飞絮,他自言自语,“这如昙花一现般的绽放,又能打动谁呢?”

说着,贺千珏伸出手,接住了其中一片飞絮,并将其握于掌心之中。

……

牧耀死后,贺千珏与逐日,带上一个仙尊岳嵘,准备越过了仙界之门。

没有他人阻挡,这扇门穿越起来变得格外容易,只是在他们将要越过门时,贺千珏等人可以明显感觉到空间通道的压力倍增,岳嵘看了一眼头顶蓄势待发的雷云,说道:“这片云本来是为了隐藏仙界之门、均衡其散发的能量才被我们制作出来的,不过很明显,因为仙界之门遭到破坏,平衡被打破,这片云里蓄积的雷电元素也即将达到饱和了。”

贺千珏扭头看岳嵘:“这很明显吧,它看起来就一副要爆发的样子。”

岳嵘微微摇头道:“我的意思是,当它爆发时,雷劫会连带将仙界之门也一并摧毁,所以我们通过仙界之门的速度一定要快,否则会被雷劫波及,坠入时空夹缝中,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在贺千珏与岳嵘说了两句话的档儿,逐日已经在他们周围布好基础的防护罩,破碎的仙界之门伴随着强烈的时空震荡,没有防护罩,他们必定会身受重伤。

逐日转头对贺千珏说道:“加速就拜托你了。”

贺千珏向逐日比了个手势表示没问题,随后逐日就命令贺千珏与岳嵘进入他的防护罩当中,带着两个人一起,穿过眼前那散发着奇异吸引力的巨大“黑球”。

……

在逐日贺千珏以及仙尊岳嵘通过仙界之门离开以后。

围绕着仙界之门的那片千年雷云果不其然爆发起来,整片雷云变得漆黑,巨大雷鸣滚滚响动,时不时闪烁着蓝色的电火花,那火花的闪亮程度,能够在一瞬间照亮漆黑的深谷。

周围无论是仙人还是魔修魔族们,均惊悚的感受到迎面而来的可怕危机,因为这雷云太过于庞大了,它笼罩住方圆数百数千米,只要在它笼罩住的方位内,闪电和霹雳就随之而来,一道道雷劫仿佛长了眼睛,不管是仙人还是魔修,只要身上具有一定能量的修道者,都会被雷劫选为目标,疯狂往人的脑袋上劈。

最可怕的是,雷劫并不是普通的雷劈,而是足以媲美渡劫期修士渡劫时的雷劫,其威力自然不同凡响,一些修为低下的魔族魔修们们根本没有抵抗的能力,被劈得外焦里嫩嗷嗷直叫。

仙人们也不怎么好受,雷劫这东西乃五行元素衍生的最强悍的能量,拥有无与伦比的最高攻击力,哪怕他们飞升成仙前都经历过这样的雷劫,但若是毫无准备就突然应对的话,也还是会被打个措手不及狼狈不堪。

一时间,仙魔们已经顾不上打架,纷纷鸟兽作散,朝着雷云笼罩不到的地方逃跑,可那雷云竟然有种誓不罢休之势,它竟然开始移动,甚至分散,它分离成两半!一半朝着人数最多的魔修魔族那一群人脑袋上飘。一半则向着仙人脑袋上过去了。

这场持续几千年的魔界入侵战在魔尊和仙尊的统统失踪下截然而止,仙魔彼此间纷纷开始为脑袋上飘着的、阴魂不散的雷云而发愁。

与此同时,言蛇以及赢乾也抵达了战争现场。

他们并未贸然靠近,而是站在了战斗区域的最外围,仔细观察形势并且开始四处打探情报。

四处去收集了一波情报回来以后,言蛇与赢乾忍不住讨论起来。

言蛇问:“情况怎么样?”

赢乾抬起头看了看远处电光闪烁的黑云,回答说:“不太好,我听说魔尊已经突破了仙军的包围冲到了仙界之门。”

“那他们应该已经进去了吧。”言蛇也跟着赢乾的视线看向远处的黑云,“先生恐怕也去了仙界。”

赢乾说:“我们俩力量有限,想必是没法阻止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言蛇沉默片刻:“回去吧。”

“回去?”赢乾似乎有点不甘心,“我们连先生都没见上一面呢,就回去?”

“他会回来的。”言蛇似乎很确信这一点,“会回到我们身边。”

……

同一时间,逐日等人顺利通过仙界之门,抵达仙界。

感觉就像是穿过了一条黑暗漫长的隧道,一条令贺千珏觉得如同永夜之黑般的隧道,那里面什么都没有,什么声音也没有,宁静得让人觉得窒息,但那种感觉只有一瞬间,他们很快就越过了空间之门,抵达了另外一个世界。

“这里就是仙界?”走出仙界之门的逐日环顾了一下四周,眼前一片迷雾朦胧,脚下没有实地,他们一出来就必须使用漂浮术,身后的仙界之门已经坍塌了,“黑球”化为奇异的光点四散周围。

说真的,逐日还是第一次来仙界,以前他都是被阻挡在外面的人,他不是没想过暗地里潜伏进入仙界,但一来仙界和凡间只有那一条通道,而来他的魔气与仙界的灵气排斥的厉害,很容易被仙人们发现,所以他的潜入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单纯的“潜入”。

几千万年来,这是逐日第一次踏足仙界的领地,这地方无比宽广巨大,仙尊岳嵘和他的一众仙人们似乎将仙界的基地建立在云层上,所以当他们从仙界之门一出来,就可以看见满眼云雾缭绕的绝美景象,透过朦胧的云层,可以看见底下高耸入云的高山和巨大到能突破天际的树木。

“这个世界的所有花草树木、乃至动物都非常巨大,我们的体型和其相比,就像是地面上的蝼蚁。”岳嵘不太情愿,木着一张脸,但还是为贺千珏以及逐日介绍了一下仙界的基本情况,他其实主要是给贺千珏介绍的,说话时的视线也是对着贺千珏,而不是看逐日。

岳嵘说:“因为周围环境太过于庞大,在地面生活会有诸多不便,仙人们就将居所迁至到这云层之上,这里实际上是一棵非常巨大的大树的树顶上,它的树枝树叶已经突破了云层更加往上,我们就像栖息在树上的鸟一样在树枝树叶下,打造我们的房屋住宅。”

逐日忍不住嘲讽说:“该说不愧是仙人吗?住得果然是琼楼玉宇不同凡响啊,瞧瞧这四处弥漫的云雾,简直就是蓬莱仙境。”

岳嵘冷笑对逐日的暗讽:“比你那已经是一片火海的魔界要好。”

“我可以把这话视作挑衅吗?”逐日面目狰狞起来,瞪着岳嵘,“我不介意把你丢进火海。”

“你当然可以把我丢进火海,但没了我,你拿什么去仙界?”岳嵘似乎已经抓住了逐日的短脚,他微微抬起下巴并且变得傲气起来。

逐日觉得岳嵘可能要翻脸了,眯着眼睛不怀好意的看岳嵘:“你这种态度……到了自己的地盘就开始有恃无恐了吗?”

“我怎么敢!?您可是天下无敌的魔尊殿下!”岳嵘冲逐日夸张地露出笑容。

岳嵘不太想理会逐日,转头不再同逐日对话,对逐日杀气腾腾的目光也视若无睹,岳嵘对贺千珏说:“千珏,有一件事情,我想要和你仔细商量,但我和你说话的期间,并不想让‘尊敬’的魔尊殿下也在场,你能跟我去别处地方吗?”

旁边逐日听闻此言,当然第一个不乐意了:“为何我不能在场!?岳嵘……你计划再多乱七八糟的计策都是没有用的……”

“好了,逐日,不要任性。”贺千珏打断逐日的话。

“我任性!?”逐日听了这话更加不乐意了,怒火开始疯涨,抬脚朝着贺千珏走近一步,身上环绕的魔气不自觉翻滚起来。

这时贺千珏伸手对逐日做出一个“禁止”的手势,制止了逐日的接近,紧接着贺千珏道:“你和仙尊大人在一块并不对盘,而且我感觉仙界的环境会影响你的情绪,你会变得容易发怒和烦躁,这些更加容易引发矛盾、致使争吵,争吵只是在浪费时间。”

“逐日,若你还想去神界的话,就冷静一点在这里好生待着。我会和岳嵘单独交流,放心,我们之间的对话,我会在事后巨细无遗地全部告诉你。”

说到这里,贺千珏也不等逐日的反应,转过身跟着岳嵘离开了,他们在朦胧的云雾中飘远了,岳嵘似乎带着贺千珏去了不远处树荫下的楼宇。

逐日此刻虽心有不甘,但理智告诉他贺千珏说的没错,他并不喜欢岳嵘,更对仙界也绝无好感。

来到仙界这么一个鬼地方,周围充斥着浓郁的仙灵之气,逐日一个魔修在这里会显得特别特别显眼,如同黑夜里一枚几千瓦的电灯泡,能把周围老大一片区域照得敞亮明亮。他周身的魔气对这些仙灵之气也排斥得厉害,使得他成为一个放大版发信器,周围的修道者从老远的地方就可以感受到他身上邪恶的气息。

尽管逐日努力抑制身体中的魔气,吞噬空气中游离的灵气来补充自己的能量,但这些浓厚的灵力也会影响逐日并净化逐日的魔气,逐日不得不紧绷着神经,而紧绷神经的逐日变得比平常更加警惕和充满攻击性,同时,逐日的心情也变得糟糕了。

或者说,从迈进仙界之门前,逐日的心情就已经很糟糕了。

逐日抬起头,看着仙界的天空,据逐日很多年来持续不断的调查,他发现仙界这个地方,离神界是非常近的。站在仙界的地域上抬起头看天空,透过天空上深蓝色的帷幕,可以隐约看见遥远黑暗里挂满各式各样闪烁的星辰,而在那不计其数的星辰中,最亮的一颗就是神族所栖息的地方。

“我要去那里。”逐日抬起手向着天空,他几乎瞬间发现了深蓝色夜幕中闪烁的那颗最亮的星星,他认出了那颗行星,那是他数千数万甚至数亿年前,曾经存在过的地方。

……

另外一边,贺千珏被岳嵘带去了仙界那棵巨树的跟前。

岳嵘轻轻挥手,使用了一招简单的风系法术“拨云”,一阵轻微的风吹拂而起,将眼前弥漫的云雾给吹开了,也令被云雾给遮掩出的东西暴露在了贺千珏的面前。

贺千珏抬起头一看,不免惊讶地发出赞叹声:“好……壮观的树。”

那树干之粗壮,树枝之繁长,还有树叶的硕大……一片树叶能够笼罩贺千珏的全身,即可想象这棵树究竟有多么庞大了。

“我们叫她麒麟树。”岳嵘冲贺千珏介绍道:“是仙界最大的一种树,普遍能够成长到千米之高,这棵是最高最大的,它的高度达八千米左右,我们现在在它的顶端部位,也就是八千米的高空上。”

贺千珏低头看了一眼脚下顺着空气气流慢慢漂浮的云雾,这云雾十分浓厚,但偶尔可以透过云雾的缝隙看到下方地面的情形,地面上一片茂绿,感觉是生机勃勃的。

“这个世界的白天很长,在人间界的一天有二十四个时辰,白天十二个小时,夜晚十二个小时。而在仙界,一天有八十一个小时。”

在岳嵘的诉说下,贺千珏震惊的望着岳嵘,而岳嵘没有回应他的注视,而是用复杂又深情的眼神看着眼前的麒麟树。

“一天八十一个小时,也就意味着白天有四十小时三十分钟,晚上也有四十小时三十分钟,时间非常非常的漫长,所以这地方的生物……生命也特别漫长。”

贺千珏问岳嵘道:“你想对我说什么?”

“我有责任,贺千珏。”岳嵘深呼吸,“纵容我可以答应你们的要求,现在就开启飞升仪式,开启通往神界的通道,不顾这其中可能存在的任何风险,但我也不能毫无保留地……这样付出一切。”

“我明白了。”贺千珏理解了岳嵘的意思,“你有要求,说吧。”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