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老头又长粗

“别打了,别打了!”

男孩蜷缩在巷子的角落里,完全没有了先前的蛮横,鼻涕和眼泪横流着,小刀也被丢在了一边,看起来就像是一条可怜兮兮的流浪狗。

索菲亚用木棍支撑着身体,轻轻的喘着气,心里却满是惊讶。

她做到了。

她竟然做到了!

而且还算轻松。

在她的眼里,男孩的动作迟缓得就像是一个老人。而她自己那从未引起伊诺重视的斩击,打在了男孩的肩膀上就立刻让后者认输了。她不知道的是,如是解开男孩的衣服,可以看到肩膀上那一条深深的血痕。

而且还不止这一条伤口,男孩鼻青脸肿的脸就是见证。

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会输给一个看似柔弱的女孩,所以他发动了很多次攻击,像是恶狗一样的扑上去。但无一例外的被索菲亚的木棍打退,每次进攻带给他的都只有更多的伤痛。

最终他只能放弃。

他颤颤巍巍的伸出手,从怀里摸出了一个钱袋,犹豫了一下,从钱袋里丢了一块金币出去。

索菲亚又举起了棍子。

“别打别打!”男孩立马捂脸,“全还给你,全都还给你!”

于是另一枚金币也被丢了出来。

但索菲亚却忘记来时有多少金币了。

“你到底拿了多少?”索菲亚冷冷的说道。

“就这些了,就这些了!”男孩喊道,“你的就只有这两枚,其他的都是别人的!”

别人的,意味着不是索菲亚的,也不是男孩的。

索菲亚再次挥棍,打在了男孩的手上。男孩吃痛,钱袋便从手里掉落,被索菲亚捡了过来。

“你干什么?!”男孩吼道,“还讲不讲道理了?那些钱不是你的!”

“也不是你的。”索菲亚挑了挑眉毛,“你还和我讲道理?”

这回男孩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他迎着索菲亚的目光吼道:“你如果把这些都拿走了,我一定会和你拼命的。”

“哦,那你来啊。”

索菲亚无师自通的学会了伊诺那令人气急的交谈方式。

男孩立马如同蔫了的茄子。

“求求你,把那些钱还给我。”男孩放低了姿态。

“偷来的钱为什么要还你?”

“如果我不去偷的话,就会变得和那些人一样。”

“那些人?”

“那些奴隶。”男孩说道,“就像你刚才看到的那样。”

索菲亚怔了怔,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那些女人和小孩的模样,跪倒在众人面前,如同待宰的牲畜。

“每个人都需要钱。”男孩舔了舔嘴唇,“可有些人要钱只是为了活得舒服一些,而有些人要钱则是为了活下去。你是前面的一种人,我是后面的一种人,这是显而易见的不是吗?对,没错,我不应该偷别人的钱,我偷了你们的钱会让你们感觉不舒服,但也仅仅是不舒服而已,可如果我不去偷,甚至都没有办法活下去。”

索菲亚下意识的想要否定男孩的歪理邪说,但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内心好像被某种东西轻轻触动了一下。

男孩觉得自己的话说动了索菲亚:“你能理解我的吧?我相信你能理解我的,你和那些人不一样。”他指了指巷子外,虽然没有明说,但索菲亚知道他是在说那些围观的人。

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你和他们不一样,你也是流浪儿吧?我看得出来,我们都没有亲人,所以我们是一类人。我们这类人就应该努力的活下去,抱成团的活下去,你身手这么好,要不加入我们,我们一起活下去?”

索菲亚没有说话。

男孩以为他说动索菲亚了,于是小心翼翼的向后者靠去。

但索菲亚再次挥刀,打在了男孩的手上,男孩痛得哇哇大叫。

“我不像你,我还有亲人。”索菲亚用棍子指着男孩的脸,“他还在等着我回去。”

说罢,她犹豫了一下,将钱袋丢给了男孩,只是把属于自己的两枚金币放回了口袋里。

男孩明白了她的意思,却也没有立马接过钱袋,而是问道:“你也是奴隶吗?”

索菲亚不知道他是怎样得出这个结论的,但也没有回答的意思,而是准备离开。可是她一转身,便看到巷子口被另外三个穿着简陋的少年堵住了。

“不好意思。”领头的少年看了墙角的男孩一眼,说道,“到了我们手里的东西,我们是不会还回去的。”

男孩急了:“别这样,霍恩。”

“别怎样啊?”被称作霍恩的少年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连个小丫头都搞不定,你说你有什么用。”

男孩涨红着脸。

“把钱留下,让你走。”霍恩缓缓的走了上来,“你要庆幸你是个女人,不然我一定会揍你一顿再说。”

“霍恩!她真的和我们是一类人,你看到她身上的这些伤了吗?肯定是她主人打的。”男孩指着索菲亚的脸,“你要是把她的钱拿走了,回去肯定会被责怪的。”

索菲亚有些不解,为什么男孩突然替她说起了话来。

至于她脸上的伤,大都是在穿越森林时被枝条刮伤的,双手也是一样的。

“闭嘴,杰克,如果你不想被我继续揍一顿的话。”霍恩说道,“我们不会可怜别人,也不需要被人可怜。我从来不知道有什么奴隶身上会带两枚金币的,也不知道什么奴隶可以把你这个废物揍成这样。”

霍恩走到索菲亚面前,借助着身高优势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把钱留下。”霍恩命令道。

真是的。

和伊诺比起来,声势差得也太多了。索菲亚心想。

她握紧了手中的木棍。

……

砰砰砰。

房门被敲响。

坐在桌前的伊诺抬头看了一眼,原本不想理会的。

房门又没锁,不知道自己进来么?

在外面玩到这么晚,真是个不听话的小鬼。

伊诺心想。

但鬼使神差的,伊诺还是去开了门。

房门外,浑身是血的索菲亚站在油灯下,地板上的影子颤颤巍巍。

她很勉强的笑着,明亮的瞳孔里倒映着伊诺惊愕的脸。

“伊诺。”她的怀里抱着几块黑面包,“吃的东西,买来了。”(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