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囚禁的甜蜜野兽

李霄跟魁梧大汉两人依然在相互对峙着,李霄不想跟魁梧大汉近身缠斗,魁梧大汉也不愿意在没摸清楚对手底细的条件下贸然进攻。

手执生锈铁剑的黑衣青年跟阴郁男子之间的战斗很快就有了结果,黑衣青年手中的铁剑似乎无物不摧,无物不破,阴郁男子无论出什么防御至宝,都无法抵挡住铁剑的进攻,最后他没办法,很憋屈的认输了。

随意黑衣青年胜出,战玲珑跟青衣女子的战斗也进入了白热化,最后战玲珑身剑合一,破开青衣女子的防御,青衣女子果断认输。

魁梧大汉最终也忍耐不住,他的优势是近身作战,当下闪电般冲向了李霄。

在魁梧大汉出手的同时,李霄的杀手锏终于暴露了出来,一共九把利剑抵在了魁梧大汉的周身要害。

最后两人之间的战斗两人没控制好分寸,结果双双死在了对方的攻击下。

战斗到最后,只剩四人,陈尘,李霄,战玲珑,还有黑衣青年,陈尘后来知道了黑衣青年的名字,就叫剑侍,多么切合他的来历,一生侍剑。

陈尘不得不上场了,打到这个时候,是决出最后二强的时候了。陈尘对上了李霄,战玲珑对上了剑侍。

陈尘跟李霄上到擂台后,李霄九剑齐出,目标直指陈尘。剑侍跟战玲珑之间的战斗也是一触即发,剑侍根本没有因为战玲珑是女人就对她手下留情。

战玲珑苦苦支撑,终究是抵挡不住,如同魔怔了一般,悍不畏死的剑侍。

陈尘也不客气,以往他出战的时候,手段能省则省。

面对李霄,他觉得不能再隐藏了,断刀,大天雷术,同时调动神魂力轰然而上。

半空中李霄刚使出九剑,顿时感到一阵庞大的神识威压从天而降。还没来得及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他的头脑瞬间一片空白,整个人直接从高空坠落。

紧随其后的,天空中出现一张雷网,足有九九八十一道之多。身下的断刀更是紧随其后,眼看着李霄就要化作一缕亡魂。

关键时刻,战无敌取出一道金斗,轰向半空中的雷网,同时冲天而起,救起了李霄,都中宣布:“此战陈尘胜!”

这时候战玲珑与剑侍之间的战斗也已经结束,剑侍身中数剑,枉然未觉。最后战玲珑在生锈铁剑的压迫下,就地认输。

最后一场是陈尘对上剑侍,事实上以陈尘现在的手段,在这十二城大比上,早已难寻敌手。

剑侍的攻击到了,陈尘召出断刀跟生锈铁剑碰了一记。

“疼死刀爷了,这什么凶器,怎么有种让我心悸的感觉。”断刀大呼小叫着。

这时候陈尘有些愣住了,那生锈铁剑跟断刀碰了一记之后,一道铁锈从剑身上掉落下来,露出了剑身的寒光。

这情景陈尘再熟悉不过了,当初断刀就是被一层邪恶血污包裹住,失去了灵智。

陈尘来不及细想,直接取出古碑。

那铁剑似乎也恢复了一丝意识,挣脱掉剑侍的手,自主飞到古碑的面前。

“涤尽一切罪恶,我主净化人间!”古碑中散发出一道白光,生锈铁剑上的血污全都消散殆尽。

展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把寒光冷冽的宝剑,此剑仿佛整够杀神斩仙,散发着强大的煞气。

非铜非铁亦非钢,

曾在须弥山下埋。

不用阴阳颠倒炼,

岂无水火淬锋芒。

陈尘眼尖,顿时在那宝剑上看到诛仙二字。

此剑有灵,环绕着陈尘转了一圈后,就要冲天而去。

虚影从石碑中走出,一声大喝:“诛仙剑,还不归来,更待何时?”

那诛仙剑的剑身一震,缓缓的回过头来,顿时飞向虚影。

只是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那诛仙剑调转方向,直接刺向陈尘。

陈尘大急,急忙避让:“怎么回事,这诛仙剑怎么冲着自己来,这可是斩仙杀神你的大杀器。”

“快吞下我给你的精魄!”虚影大急,陈尘不敢怠慢,一边闪躲,一边取出盒子里的精魄吞了下去。

随着吞下精魄,那诛仙剑停下了攻击,环绕着陈尘跟虚影转来转去,似乎有些迷糊了。

“诛仙剑不肯认主,你们不出手,更待何时?”虚影向着天空喊了一声。

一个道人驾着祥云,从天空中飘了下来。

“恭迎师尊,陈尘跟虚影同时拜下。”这时候陈尘只能看不能言。

更多的人从天而降,元始天尊,太上老君,玉皇,还有很多只存在传说中的仙神都露出了身影。

“有劳师尊了!”接下来陈尘就直接躺到了地上,陈尘还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一道仙力拂过他的周身,陈尘只感觉全身的金色的血液,经脉,骨骼全都汇聚向他的眉心处。

“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虚影融入了陈尘的身体。

“二师兄!”陈尘朝着太上老君再拜。

“此子不俗,只可惜,我们力有不逮。”太上老君一声长叹,太极图冲天而起,化出一道金桥。

陈尘一步一回头,可惜他发现身体并不是他在操控。这时候,他也意识到自己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呆在这方世界了。

剧烈挣扎下,那鸿钧老祖将整个天武大陆都镇封住了:“你种下的因,这果就要由你自己来承担。我众仙的劫都自顾不暇了,长此下去,恐怕我们也难以长存了。”

“师尊不必担心,这天地人三道本就相辅相成,此子既然已经明悟了此道,余生定然明白自己该做什么。”鸿钧老祖一声长叹。

“怕就怕在,人道乐不思蜀,天地两道都凋零了。”

“人道确实大行其道,只可惜,他们都不知道,这经久不息的太阳系中,其内的九宫八卦阵是需要去维护的,这看似永垂不朽的日月星辰是需要信仰去支撑的。”

“让他回去吧,他既生而为人,就要走他的人道,我天道众仙哪怕战到只剩一兵一卒。也要护人族,护这九宫八卦阵最后的周全。”

陈尘听到这里,还想说什么,他发现眼前一亮,顿时昏迷了过去。

陈尘再次苏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病床上,情绪有些低落:“南柯一梦么?”

在他的身旁,陈尘看到了年迈的父母,看着两老头上斑驳的白发,心中一痛。

人道我为人子,连父母都没能赡养,有什么资格去挽救苍天呢?

“回归现实吧,你们给予的信息,我都收到了,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也知道你们的危机,但我也有自己的职责,身为人子的职责。”

陈尘在心中暗道,他还记得现实中,在跟相恋五年的女朋友分手之时,在自己完全失去意识之前……

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