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夹子夹在小奴的花蒂头

路泽长舒一口气,他缓慢地起身,走到伽尔伯恩放置卷轴的凳子旁,拿起了他期待的那块符文金属。

莱特卡斯托的街道上,路泽快步地行走着,他想要尽快回到城市的军营,那里有摄政王为他安排的房间,这并不是因为他也醉的厉害,说实话,此刻的路泽只是感觉有些微醺,但接连喝下了二十几杯麦酒,内急才是要命的事情……

然而,行走中的路泽有一种特别的感觉,那就是他被跟踪了……

为了验证这样的猜测,路泽放慢了脚步,他假装观察街道旁的一栋建筑,然后用余光发现了身后的那个家伙。

那是一个满身黑衣的人,他弓着身,蹑手蹑脚地跟随着路泽,周围的路人似乎都看不到那个神秘的家伙,这显然是一种潜行状态,但路泽的感知能力还是让他轻易地发现了他。

悄悄观察了一番那人之后,路泽总是觉得他有些面熟,但却又不清楚到底在哪里见过这个家伙,他来不及多想,毕竟内急让他腾不出更多的时间,于是路泽继续他的路程,想必在这座戒备森严的圣光之城中,也不会有什么歹徒做出太出格的事情。

转过几条街巷,路泽终于到达了军营广场,而那个潜行的家伙依然跟随在他的身后,路泽开始有些不自在了,他担心那个家伙是不是变态,会不会一直跟随自己进入厕所,那样的话,真心尿不出来啊……

然而事实证明,路泽的担心是多余的,当他走进军营的厕所时,那个奇怪的家伙已经消失不见了,他痛快地解决了急需解决的问题,长吁一口气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间之后的路泽迫不及待地拿出那块符文金属,当他用那块金属去接触符文戒指的瞬间,体内那股强大的力量再一次无法抑制地喷涌而出,一阵光芒的闪耀过后,金属块消失,符文被收录到了戒指之上。

仔细观察了已有的符文,路泽发现通过改变符文的顺序,其中的三枚符文又能够组成一个新的词汇——暗影之箭。

思维再次进入那个符文的空间,路泽将三枚符文排列好,然后一团暗影便开始出现在他的手中,他将暗影随手推了出去,那团暗影就如同一支离弦的弓箭,直直击中房间桌子上盆栽的一株植物。

植物在接触到暗影的瞬间枯萎,绿色的枝叶变成了黑色,如同被吸食了所有的生命,凋零成了死物。路泽伸手抓下了一把已经死亡的植物,那些枯萎的叶子立刻化成了粉末,从他的指缝间滑落,如同燃烧过的灰烬般随风飘散而去。

“真是个强大的魔法。”路泽暗自赞叹,他又看了看戒指上的符文,有了一个新的发现。

刚刚使用过的三枚符文此刻非常黯淡,而那枚没有使用的符文则依然闪耀着若隐若现的光芒。

“难道这些符文不能够连续使用?”想到这里,路泽再次尝试发射一支暗影箭,但什么都没有发生。

“看来这些符文使用过后需要一定的时间来重新充能。”心想着,路泽开始用目光重新打量一遍自己所处的房间,毕竟温斯顿已经毁灭了,或许今后的一段时间内他都需要生活在这个房间里。

这时,床头上一张牛皮纸吸引了他的注意,因为路泽清晰地记得,在他离开房间的时候,那张牛皮纸并不存在。

“圣光酒馆,不见不散。”

这是牛皮纸上的内容。

路泽只觉得自己的头皮有些发麻,并不是因为纸上的内容,而是他想不出到底是怎样的人物能够在没有任何人察觉的情况下不声不响地潜入到戒备森严的军营,将这张牛皮纸放在他的床头之上。

“或许是那个跟踪我的人。”他在内心想着,不过纸上并没有标明见面的时间,这让路泽有些匪夷所思,约人在某地相见,却又不写明时间,这看起来并不像是有一个诚恳的态度,但考虑到送信人有能够不声不响潜入他房间的本事,路泽决定第二天就前往圣光酒馆,看看那个人会不会出现。

笃定了这样的想法,路泽一头栽倒在床上,醉意袭来,沉沉睡去。

……

翌日,强烈的阳光将整间屋子都照亮的时候,路泽才睁开了惺忪的睡眼。目前他还没有被编入任何部队,只是空有一个中士的军衔,所以他并不用参加每天的操练,这让他的时间更加自由一些。

简单地洗漱过后,路泽匆匆赶往圣光酒馆,到达酒馆之后,他选择了一个偏僻的角落,然后从满脸幽怨的老板那里点了一份松子蛋糕和月霉汁便坐了下来。

酒馆中一如往常地嘈杂,欢快的音乐和大声的交谈充盈着路泽的耳朵,略显昏暗的光线让整个环境感觉起来有些暧昧,但路泽却一直盯着与他斜对着的另外一个角落,因为他能够感觉到那里也有一双眼睛正在盯视着他自己。

稍稍过了那么一会,对面果然走出来一个男人,他微笑着向路泽打了一个招呼,然后走了过来。

“路泽中士?”男人靠到路泽足够近的位置时问。

“是的,先生。”路泽伸出手,示意对方坐下,“这么说,是你约我在这里见面的?”

说话时,路泽仔细地观察着男人的脸庞,果然不出他所料,这个男人正是当天跟踪他的那个人,而此刻的路泽也知道了为什么会对他有那种面熟的感觉,因为他已经恍惚记起,就在前一天他同矮人伽尔伯恩·末日熔炉在这里喝酒的时候,那个人就一直躲在角落中暗暗观察着他。

“是我留下的纸条。”男人大方地承认了,“我对你感兴趣。”

听到这话,路泽不自主地将身体向后挪了挪,这算什么话,难道面前的这个男人果真是个变态……

“我叫莫·希德。”男人开始了自我介绍,“我是王国军情三处的领袖。”

“军情三处?!”听到这个名字,路泽来了兴趣,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么这应该是一个神秘的间谍组织……(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