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坐上来深好大

“这种蘑菇多少钱一斤?”

蹲在小板凳上,穿着老汉衫和脏兮兮运动裤、人字拖的托尔比了个数:“一百美金, 这可是我们自家种的。”

路人:“这么贵?”

托尔:“这可是我们自家种的蘑菇!纯天然的有机食品, 可好了balabala……”

路人最终犹犹豫豫的买了半斤,托尔点了点绿钞, 叹口气:“钱真不好赚啊。”

佐助拍拍他的肩膀:“还行吧,你已经比之前有进步了。”

何止是进步啊, 这年头能坐大街边上随随便便将蘑菇卖出50美金的推销员都不算多, 这样的员工放哪个公司都可以做个精英业务员了,也就是佐助水准太高,和他对比的时候总让托尔很不自信。

这是托尔跟着佐助卖蘑菇的第十天,大概是神族的适应力都比较惊人吧, 托尔已经很习惯每天早起, 拉着二轮板车送佐助和一堆蘑菇去世界各地出摊, 在种花卖蘑菇时他学会了点东北味汉语, 比如“瘪犊子想收保护费啊?”“干哈呢?”“爱买不买滚犊子!”

龙马期间也过来看望过佐助几次,发现雷神已经成功蜕变成村味儿十足的农民, 这可能是被佐助给带的, 毕竟佐助就是村里出来的娃, 木叶村可是在他六岁以后才渐渐发展成城市规模的呢。

他看着佐助也是脑壳特别疼, 但瞧着雷神居然比他所知的其他时间线要懂事机灵得多, 心说佐助再这么教教托尔,指不定托尔脑瓜子真能进化一下, 干脆就撒开手不管了。

但是那时候, 龙马还是没有料到佐助到底能搞事到什么程度。

在托尔成功将自身销售技能刷到职业级别后, 他弟终于按耐不住下来瞅他咋样了,然而洛基是没料到能把雷神一通爆锤的佐助是个什么人,才进了托尔和佐助住的出租屋呢,就被察觉到有人偷溜进屋的佐助抡起菜刀砍中了……腿。

佐助刀法虽比不得同样被系统附体,自幼修习国术师技能且拜师卡卡西学习刀术的雏田,但也是在很多危险的地方磨练出来的,只听得他一声“小贼看招!”洛基就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

砍完以后佐助还踹了两脚,其中一脚踹到了洛基脖子上,另一脚踹到了他的胃上。

托尔打开灯,正要提着擀面杖上面抽那小贼几下呢,就发现这倒霉小贼居然是自己的弟弟。

吧嗒一声,擀面杖落在了地上,托尔跪地大嚎:“弟弟啊!你这是怎么了啊?”

佐助提着血淋淋的菜刀满脸懵逼:“啥?他是你弟啊?”

这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不小心砍了自己人,好在佐助也没想着真砍断人家的腿,下手也留了两分力,所以在佐助撒药包扎过后,洛基只要瘸个一两个月应该也就好了。

#其实能让冰霜巨人瘸一两个月的伤已经很重了好不好#

至于洛基的脖子脱臼要戴颈托,而且因为胃部受伤近期只能吃粥什么的,那也是没法子的事情对吧?毕竟佐助可是跟着纲手长大的,那一身怪力不是他吹,虽然没法一拳轰出马里亚纳海沟,但轰一个浏阳河还是可以的。

他可没真对洛基用劲呢,不然这倒霉娃子早去和阎王爷报道了。

鉴于佐助的菜刀威慑力十足,本身也遭到了重创的关系,洛基黑着脸在佐助这儿住下,开启了养伤之旅,但是鉴于佐助救他时用了点珍贵药物,所以他认为洛基应该自负医药费。

小朋友信誓旦旦的表示:“是你不打一声招呼就撬了我家的门,挨点揍算什么呀,就你这样的,放我们老家早去警务部蹲暖气片子了,当年我们那儿的月球上有个自以为很牛的家伙叫什么舍人的,在我们木叶村闹了事,后来我直接就上月亮上把他暴打一顿,现在还在暖气片子上蹲着呢,他...那块在月球的房地产也被缴了。”

洛基没敢反抗佐助,在佐助于他身披防御魔法、隐形魔法的情况下稳准狠的砍翻他以后,他就知道这个帅气美青年是个惹不起的狠角色。

托尔抹抹眼泪(心疼弟弟),也没敢反驳佐助,因为他觉得佐助说的话真的很有道理,前阵子他们在种花东北卖蘑菇的时候,正好看到一小偷去体校偷东西,结果先是被田径队的人一拥而上逮住,又被散打队的揍了一顿,最后还去暖气片蹲……特别惨。

洛基这招呼都不打一声的偷摸摸进别人的屋,绝对是从各种层面违法了的,挨打了真不冤枉。

第二天,洛基老老实实的和佐助一起坐板车上,被托尔推进了空间通道,又一起出现在了印度,大家一起卖蘑菇。

因为印度有一种有名的食物叫做咖喱,佐助对此很感兴趣,所以中途去了印度有名的咖喱餐厅取经去了,而托尔继续在原地卖蘑菇,洛基试图诱拐老哥逃跑之,被托尔摇头拒绝了。

由于钱没还清,锤子还押在人家手里呢,跑什么跑?不跑!

他很认真的教导弟弟:“弟弟,你还欠了佐助先生医药费呢,我会帮你负担这笔钱,所以在还清钱拿回锤子前,我决不能走。”

洛基气苦,却对现状没有别的办法,他是很想直接走人的,但佐助砍他时用了点特殊的手法(灌了仙法查克拉),洛基也因此出现了法术使用不畅的状况,伤彻底好之前就甭指望靠自己走人了,而海姆达尔也出于不知道什么原因,居然也没有接他回去的意图。

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还不是只能暂时认栽?

海姆达尔不搭理洛基,是因为当两个儿子一个接一个的倒在佐助的牛仔裤下后,奥丁不得不从沉睡中醒来,却发现大儿子居然懂事了不少,二儿子嘛……狡猾狡猾的也该吃点教训了。

他是认得佐助的,那个名为龙马的强者之前和古一法师、他都打了招呼,他知道佐助是来这个世界历练的强者,有背景有来历,家里长辈又给他们送了礼麻烦他们照顾下佐助,还没有坏心眼,同时还能把大儿子整懂事了,那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所以奥丁决定自己撸袖子先继续顶着,至于两儿子,就让他们继续在地球劳改吧。

而洛基在跟着托尔卖了一上午蘑菇后,惊讶的发现这货居然真的能把那些蘑菇卖出去!

这对洛基来说,简直就像是看到了奥丁突然变成如同弗丽嘉一样温婉美丽的美女一样,是件惊悚的事情。

出于某种争强好胜的隐晦心态,他出声说道:“托尔,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忙碌,让我也工作一下如何?”

托尔看了他一眼,很有点担心:“可是你还伤着呢?”

洛基:“我就试试,如果受不了,我会休息的。”

托尔就点头,好吧。

洛基拎着一袋贴着“冷静蘑菇”标签的塑料袋,在大街上看了半天,最终挑中了一个看起来脾气不错、温和好欺负的白人。

他听不懂印度人那一口印度式的英语,但这一个应该没有问题吧?

洛基上前开始推销蘑菇:“您好,先生,有兴趣看看纯天然的绿色有机蘑菇吗?”

布鲁斯.班纳博士看着这个温文有礼的青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呃,没兴趣。”

洛基:“……”

看到弟弟下不来台,雷神立马上前接过话头,拉着班纳博士卖蘑菇安利:“大兄弟你好啊,我是托尔,这是我弟弟洛基,如您所见,洛基受了伤,我也没什么钱,身上还背着债,不得不在这里卖蘑菇挣钱,但我们家的蘑菇都是上好的,从种植到烘干都是老板亲自动手……您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您看这在异国他乡的咱们能遇上也是缘分,我给你打个折,兄弟你也...卖个面子……”

要说人都是磨练出来的,神也一样,最初结结巴巴好不容易才卖出一袋稳定蘑菇(保持自身状态的蘑菇,也就是说,可以免疫魔法、氪石影响,同时心智也会更加清醒稳固)的托尔如今早已非昔日吴下阿蒙。

托尔变了,他正逐渐变成一个越来越优秀的男人,总有一天,他会以最好的姿态,笑着拿回自己的锤锤。

班纳博士被托尔打动了,他摸出皮夹:“我买了。”

洛基站在一边,目瞪口呆。

他……居然在口才方面输给了托尔!

不敢相信他活着活着居然还能碰到这样的事情!

邪神燃起了熊熊斗志,他认为,如果在回到阿斯加德前不能将自己于口才、卖安利方面的对托尔压倒性优势争取回来,那以后阿斯加德也没他什么事了!

等佐助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托尔和洛基一个赛一个卖力的卖蘑菇,翻翻账本,发现业绩还不错。

赶得上自己三成水准了。

“诶呦,你们还蛮努力的嘛。”

他开心的夸了这两兄弟一句。

但人总是很容易乐极生悲的,过了一个星期后,佐助受龙马的要求,暂时离开去和埼玉做定期的近战训练,而洛基则和托尔一起上街去卖蘑菇。

因为佐助不在身边,他们也没法开空间通道去别的地方,只好自己去纽约街头叫卖。

谁知道卖到一半呢,突然天降外星人,什么齐塔瑞人和黑暗精灵联手入侵,寻找什么宇宙魔方和以太粒子。

原本这事还和洛基、托尔没什么关系,但那帮外星人好死不死的对着他们这里开了一炮,于是那载着蘑菇的板车就这么坏了。

杵着拐杖的洛基和原本在推板车但现在手里只剩下车把手的托尔心里咯噔一下。

洛基连忙翻账本:“那一车蘑菇值多少钱啊?”

托尔满脸哭丧:“大概很值钱吧……我琢磨着纽约有钱人多,把那几袋最贵的都拉车上了!”

就算是背负债务的神,也是神,他们是有脾气的!

托尔和洛基都怒了。

对他们来说,和佐助在一起混的最大好处就是能让两个王子学会“认清事实”这个技能,毕竟佐助比他们帅、比他们强、比他们智商高、比他们会卖安利,明明都是这么优秀的人了,还每天坚持读书、认真修炼、勤恳卖蘑菇,实在是从人品到努力都全方位压制他们。

人都是比出来的,他们在佐助面前都快被比成渣了,心里肯定有点想法,自然也会改进自我。

最重要的是,前阵子他们妈妈给他们送了信,言明佐助是个有背景的人,他们跟着佐助还钱也是一种修行,等啥时候还清楚钱了,海姆达尔啥时候接他们回家。

也就是说,如果他们不还清欠佐助的钱的话,是不可能拿回锤子,被海姆达尔接回家的。

但是如今好不容易还了一万美金,未来也算有希望,偏偏这天上下来一个炮,别说是一万美金了,他们欠的钱貌似要越来越多,这日子还能有指望吗?

托尔默默将弟弟送到安全的地方,拍拍他的肩膀。

“弟弟,你在这里等等,我现在要去让那帮杂种好看!”

洛基则头一次摆出送勇士上战场的严肃架势,他认真的说道:“你去吧!连我的份一起干死他们!”

这大概是洛基有记忆以来,和托尔最有团结精神的一次对话。(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