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乱情迷之老旺

天之仙界,乃由人,妖,冥三界,感悟大道,羽化成仙者构成,此仙谓之天界后来者。而天地初始,女娃创世,唯有神遨游其间,后女娃造人,统一神族,制定天地法则,万物才得以生息共存。此后,女娃散尽修为坠入轮回,神族便相继归隐,天界唯留了护脉龙族与半神朱雀两脉。

天界。

朦胧的仙雾缭绕着这天地五界之首——天界,金碧恢弘的宫殿在云气里若隐若现,仙嫔婢子穿梭来往于其中,只闻得环玉切切,只见得衣袂飘飘,只嗅得异香阵阵,却未得见其人,苍穹顶上是日月并存的奇景,七彩祥云间,丹顶仙鹤鸣唳环飞,珍奇异兽奔走穿梭,一片祥和静逸之气。

云气缭绕的仙宫莲池处,司命星君正立在莲池雕栏那里,手捧一卷册子看的仔细,可突然面前一道蓝光闪过,一个身着月白拖地长纱裙的女子停在他面前,浅含轻笑地望着他,那女子发如泼墨,肤若凝脂,美目流转,却威而不怒,一点朱唇似笑非笑,长眉若柳似蹙非蹙,云袖间十指纤纤,怀中还抱着个雪白的猫儿,她的衣带无风自舞,臂间挽迤着丈许长的烟罗轻俏,如烟如雾,缥缈虚幻。此女子当真是天地独一的绝色,星君看的有些痴了,竟险些忘了礼数。

直到女子臂间那只假寐的猫儿不满的叫了一声,司命星君才稍稍回神,忙向女子施了一礼,道:“见过护脉神女。”

女子略微颔首,向司命星君笑道:“星君不必多礼,如今你我同处在这天界,何必如此生分。”

“礼不可废,大人找小仙可是有什么事情要问?”星君又施了一礼,俯首立在一旁静听吩咐。

女子心里暗暗苦笑,只好随他,问道:“师傅的命簿可重写了?”

“并无。”星君应答,说完又暗自沉吟了一会儿,道:“神尊自改了天命,若是想改回来,小仙怕是要费些功夫。”

“不必改了,此事,便由师傅去吧。”女子低头抱紧了怀中的猫,眼神变得温柔起来,她轻声呢喃道:“原是我懵懂无知,不知其味,如今懂了,也想为师傅做些什么,只愿日后师傅归来不怪我才好。”她的声音虽小,却也不是微不可闻,怀中假寐的猫儿掀掀眼皮抬爪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以示安慰。

“那,天帝那处…小仙该如何交代?”司命星君虽面上十分为难,但心中却暗自舒了一口气,当年改了神尊既定的命簿已是不该,如今若是一错再错,只怕神尊归来之日定不能轻饶了自己,如今有了神女的庇护,天帝那边便也不好再催促了。

“如实禀报。”女子勾唇轻声一哼,道:“他若不允,来神殿寻我便是。”

“是,小仙明白。”司命星君向前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心里却暗暗为护脉神女的行为叫好,果真不愧为神尊带大的徒弟,时间久了竟与神尊脾气秉性愈发相近。罢了,白衣女子与他大略交代了一番,便抱着猫儿翩然离去。

……

人界。

“果真是清月成杀了我父王么。”夜雪说这话时,眼里早已噙满了泪水,“这么多年来,我能力不够,也一直未曾找到证据,竟在杀父仇人手下苟活了三百年。”

“公主不必自责,世事本就难料,只是公主这三百年来受了诸多苦难,臣实在于心难忍,辜负了王上的嘱托。”渊山心疼的望着夜雪,许是说的急了些,他重重咳了几声,夜雪忙递了茶水过去,他喝了几口,方才好些,他略微调整了下气息,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公主,接下来我所说的话,你一定要记好,切莫辜负了王上一片苦心。”

“当年夫人逝世后,王上便有了传位之心,欲往人界寻夫人转世,王上行前唯不放心你,便想替你安排好一切,公子清月如风生来不凡,又待你极好,王上便有心传位于他,可王上又恐他日后变心,便将妖丹封印了,而解封的种子便在夫人坟前的铃兰花精手中,他望你日后辨清了清月如风的心意,亲手将种子交给他,如此,王上也便安心了,可,谁曾想,清月成叛变,一切成了泡影……咳,公主,你定要护好你体内的妖丹,万不可让它落入清月成那歹人手中,妖丹可是猫妖国万年来的希望。”

“那我即刻便去取了那妖丹,带您回去揭穿那清月成的真面目,替父王报仇。”夜雪说罢便转身欲要离开,渊山见夜雪如此匆忙,心中一急,忙开口喊道:“公主不可,清月成身边有高人相助,你断不是其对手,咳……,他既能稳登宝座三百年,想来定有些根基手段,如此我们贸然前去,只怕会得不偿失。”

夜雪情绪终于稳定下来,她心中虽一心想要为父报仇,可细细想来,渊山叔叔所言非虚,现在的她哪里是清月成的对手呢,且不说太子如风哥哥会向着谁,单是清月成身边的十大护法,便能令她毫无办法,夜雪如此想着便颓然了,一向坚强如她,三百年来的屈辱伪装都过来了,可如今明知道了杀父仇人,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无助感溢满心头,夜雪终于撑不住,泪水如断线珍珠涌上眼眶,她扑上前抱住早已老泪纵横的猫儿,哭道:“我好没用,好没用,明知……,我该怎么办?”阿野凑上前与夜雪跪在一处,眼底也尽然被泪水湮没……

妖界,锁妖塔。

昏昏暗暗的一方空间内除却一扇紧闭着的爬满蛛网的大门和一张略微腐败却异常干净的小榻之外,似乎也只剩塔顶封印妖力的神器洒下些微微弱弱的光亮,照在榻上那个盘膝坐定的白衣少年身上,在此种恶劣环境下竟也能生出令人移不开双眼的意境。

少年面容清冷淡逸,双眸紧闭,两条好看的眉微微蹙在一起,似乎有什么未解心结,虽然他的发尾有丝丝缕缕打结,金丝银线织的白袍略有些褶皱,却也并没有使他显得狼狈,他仍是那个遗事而立的翩翩少年,忽而,少年睁开眼,细长好看的丹凤眼里泛着淡淡的忧虑,已十日了,他被父王关在此处已十日了,这十日里,雪儿过得可好,现又在何处,可曾遇到危险……

正想着,那扇大门便猛的打开了,突如其来的光线照进来,少年不适应的眯了眯眼,眼底却尽然换上清淡之色。

“太子哥哥,瑶儿来看你了。”一个身着鹅黄长袍的女子扭着身子踏入塔内,手中还提着个红漆绿顶的食盒,这赫然便是白夜妖王长女夜瑶。

夜瑶迈着扭捏的莲步走到那方小榻下,将食盒中的菜一样一样布在地上,然后转头将筷子双手捧着递到如风跟前,道:“这是我特意令那些御厨给你做的,都是你喜欢的,你快尝尝吧,这……”不待她将话说完,便惊呼一声,身子向如风处倒去,眼底闪过一丝算计,可天不遂人愿,如风略微侧身闪过,然后缓缓睁开双眸,眼底尽是冷淡疏离。

“出去。”如风未看一眼磕在榻角极尽狼狈的夜瑶,便冷冷开口下了逐客令。

“太子哥哥,我求了王上许久,他才允我来看你,在这里我妖力尽失才会不小心扑向你的,你别怪罪我了,我下次一定不会了。”夜瑶站起身双眼痴迷的望向如风,故作温柔的解释道。

“出去。”依旧是果断而决绝的两个字。

夜瑶不死心,转身夹了块鱼递到如风嘴边,娇嗔道:“太子哥哥,瑶儿看你被关在锁妖塔已十日滴米未尽,瑶儿甚是心疼,你就吃一些吧,全是你爱吃的。”

如风冷冷瞥了她一眼,薄唇微启,“不要让本宫说第三遍。”

夜瑶突然恼羞成怒,将筷子狠狠扔在地上,撕了脸上柔善的面具,道:“为什么这么多年你还是这样,我认识你比她久,喜欢你比她久,你为何心里只想着那个小贱人?她除了会装疯卖傻还有什么……”话未说完,一只手猛的向她脖颈处伸去,将她好好的吊在空中,夜瑶惊慌的抬手掐诀,却发现此处已将她的法力尽数封存,她抓着如风的手努力对焦才看清面前的人,一双漆黑的眼中暗涌着清冷的肃杀,让她不由得颤了颤身子,从未见过如此的太子哥哥。

如风抬眸对上夜瑶慌乱的双眼,冷冰冰的开口:“别以为你母家是竹兰族,我便不敢对你下手。”说罢,他松手放开夜瑶,转身往榻边走去,看到地上花花绿绿的几个盘碟,又道“将这些一并带出去。”

夜瑶如释重负趴在地上狠狠呼吸了几口空气,虽想起刚才如风的眼神有些害怕,可心里终究是不甘心,她走上前收拾了食盒,提着缓缓向门边走去,门开了,她并未急着出去,而是转向角落那一方小榻上的人,道:“那你可知,她近来自身都难保了。”不待如风做何反应,她便急忙跳出门外,慌慌张张的走了,徒留门外两个守卫面面相觑。

如风在门合上的一刹那睁开了眼,眼底泛上浓浓的忧虑,果真是她出了什么事吗?究竟是什么事呢?偏偏他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如风突然有些懊悔自己没用,他伸手在怀中将那半块玉取了出来,玉仍旧散发着淡绿色的幽光,说明夜雪此时定然是平安无恙的,可他心中到底是放心不下,他将发间的玉簪取下任由墨色的长发披散在胸前,蹙着额端详了一会儿便抬手将它扔出窗外。不肖片刻,一个黑影出现在窗边,他将玉簪随手放在窗台打了个哈欠,“少主此举过于冒险,亏得我今日在这宫中,不然……找我什么事儿?”

如风拿了那簪子随意插在发间,道:“近日宫中可发生了什么大事,雪儿她,如何了?”

“就为这事叫我?”窗外的人环胸斜倚在墙上,懒洋洋的开口道:“夜雪如今在人界,目前无事,只是今日清月成在人界夜雪处找到了所谓的叛军渊山,便认定她为其同党,如今还未有动作,不过,就算她真被清月成抓回来了也无事,那狐王要她要的紧,想来那老家伙不敢轻举妄动。所以,她目前是安全的,你大可不必担心。”

如风听了,心中虽有些不痛快可提着的心却慢慢放下了,他正色对窗外的人道:“如今我不便出面,你替我周旋一下,万不可让他们寻到雪儿。”

窗外的人听了,差点大声笑出来,半天他终于憋笑道:“是了,您不便,那些老家伙这一次险些被你气死,也不知这忙还愿不愿帮。”

如风抬眸瞥了他一眼,缓缓开口“若是不愿帮我,便叫他们别再来见我了。”

那人咽了一下,忙笑着开口:“那不能,那不能,定然不辱使命,少主只管等我消息便是。”说完,他便晃身消失在夜色中。

如风上榻盘膝坐下,眉间仍是散不去的愁色……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