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上人H全文阅读

一根惊堂木可召唤恐龙谷以外世界的人,二根惊堂木可令人痛不欲生。看最快章节就上小說ānnǎs.

在恐龙谷咸阳城地底,赵魂手执两根惊堂木,两木之间是由灵草绳系上。咸阳城?没错!还有洛阳城、长安城、汴京城等等,来自各个朝代误堕恐龙谷空间之人,逐渐在恐龙谷建立起这些城镇,恐龙谷一时呈现繁华景象。

可惜好景不常,不知从那个世界来了一个名叫"黑帝"的恶魔,将守护各城的神兽,变成魔兽。神兽念力直接影响生命之花的生命力,此花将到达频死边缘,黑夜长期维持,阳光不再。

而黑障森林因为缺乏阳光照射,不断释放恶毒障气。除了术幻师有真气护体和黑帝兵团不怕障气外,一般百姓只能逃往地底。

赵魂,此人粗眉大眼,目光炯炯,长有鹰钩鼻,身材高大。他总喜扮得成熟一点,与众不同,所以留有八字胡。因为身处此空间,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容貌。

他束著发髻、穿上秦朝军服,备有护胸腹铠甲,铠甲有如纸,纸厚如牛皮,水火不侵,刀枪不损,百鬼不侵,乃采集自高山灵草为主要材料,被称为"神纸铠甲"。

他盘膝而坐突然以单根惊堂木,猛然一拍案桌,来自宋朝的三大道术高手,骤然现身赵魂眼前。

邓天,貌似白脸书生,淡眉细眼,喜欢戴上恶鬼面具作战。宋朝天心府大师兄,为人高傲,自恃道术精湛。他善用辟邪剑,此剑外表锈钝,但威力惊人。

邓心,邓天胞弟,爱吃致胖,绰号"胖心儿",圆脸细眼。宋朝天心府二师兄,为人粗枝大叶,善用鬼火药。鬼火药乃浑然天成,正气凜然之天然矿物所制,务求令妖邪灰飞烟灭。

耶律言,辽人,原本是天心府三师弟邓正,因知悉自己是辽人身份,便暗然离去。看最快章节就上小說ānnǎs.他细眼小嘴,鼻梁很高,经常作两鬓有发的秃头打扮。善长"鬼洞箫"吹奏,施召唤之术。

说这么久,究竟天心府是什么地方?

话说宋、辽澶渊之盟订立后的某天,宋真宗赵恒紧急召见宰相王旦和王钦若等大臣,宣告梦见神人启示,天降祥瑞,将有天书下降,并命一起焚香等候。

随后,宋真宗和一众大臣来到承天门。承天门前,早就摆好香炉,众人一起焚香祷告,等候天书降临。

中午时份,仙乐响起,仙鹤呜叫。有感是天书降临征兆,皇帝于是命人四处找寻。终在承天门屋顶上,寻到黄帛包裹的天书。黄帛之上写了二十一个大字:"赵受命,兴于宋,付于恒,居其器,守于正,世七百,九九定。"

这只不过是君臣穿凿附会,神化宋室的把戏,以减轻百姓对宋室以岁币换取和平的不满。道教因宋真宗的举动,而爱惠发展,真宗崇道,大肆兴建道观和封禅祭祀。

到了宋仁宗亲政,并不热衷祟道,对道教重视程度大不如前。

汴梁寂静一夜,天空无云,枢密使狄青府第上空呈现青绿色怪光,府中犬只在屋脊上不断游走,而且还长出角来,吠声有如鬼哭,东京巡尉们,沥沥在目,纷纷上报开封府衙。

东京老百姓议论纷纷,传言狄青勾结邪魔外道,扰乱朝纲,意图不轨。传言很快在士大夫之间流转,有些士大夫更向皇帝上奏。宋仁宗单独召见开封府尹包拯。

"有奏折密告狄家勾结邪魔外道,意图篡夺,包卿家可有听闻?"宋仁宗在垂拱殿正襟危坐问道。

"禀官家(宋朝皇帝称呼)!开封府巡尉曾来报狄府上空的确呈现怪光,犬只长角,吠声有如鬼哭。然此等证言顶多说狄府受妖邪侵袭,勾结之言未可断定!"包拯直言禀告。

"狄爱卿仍在北境抵御夏兵,大臣家中为妖邪所侵,朕岂能坐视不理?嗯!此案交由开封府办理,可否?"宋仁宗心里仍有疑惑,想籍包拯之手,查明狄家是否勾结邪魔外道。

包拯洞悉宋仁宗心思,藉词推搪的说:"恕臣直言,此案牵涉妖邪,开封府办不得!"

"吓!天下间竟有开封府办不得之案?"宋仁宗感到惊呀。

"恕臣不才!"包拯拱手作揖,道。

"慢著!朕想起太后曾言宫中还有一个“天心府''。先皇崇尚道术,曾于宫中秘立天心府,以应对邪魔外道!此案就交由此府......。"宋仁宗忽发奇想。

在宫中深处的冷宫群里,有一座残破不堪的小建筑,屋前牌匾是真宗御赐所题的“天心府''。原本天心府也有风光的时刻,府址还毗邻皇帝寝宫,不过,这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当时真宗在位,醉心道术,对天心府加以重用。

仁宗亲政后,对道术不感兴趣,天心府被投閒置散,逐渐被宫廷所遗忘,而身为天心府的主持人邓喜,本身是天心派弟子,曾收弟子门人过百,可惜因天心府不被重用,而全部跑光,只剩下邓喜所收的三个养子,即邓天、邓心、邓正。

传旨太监到了邓喜所处殿阁宣旨,皇帝表面上是命他为狄府驱邪治鬼,实际上是调查狄府上下有否勾结邪魔外道。

传旨太监宣旨完毕后,还说:"邓大人,官家已于宫外备有府第,作为天心府行事之用......。"

"圣上如此关顾臣下,令臣受宠若惊......,谢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邓喜眼眨泪光,跪下谢恩。

邓喜接旨后,急不及待出宫向三个义子宣布喜讯。此刻,三个义子在城郊的一个溪边正在嬉水,邓喜两鬓白发,穿起官服,扯高气扬的说:"三位孩儿要不务正业到何时?"

"爹为何今天不穿道袍,改穿官服?"老大邓天在溪中一跃上了岸,好奇的说。

"为父有要务在身,不得不穿官服!"邓喜一脸认真的说。

三位义子一听到义父有要务在身,便捧腹大笑起来,还以为他说笑戏言。

"胡闹!有何可笑之处?官家已下旨重启天心府,并且于宫外另僻府址......。"邓喜一脸正经,严肃的说。

"爹!此话当真?"邓天收起笑脸,确认问著。

"天、心、正!快穿起衣服,随为父而行!"邓喜发号施令般道。

"孩儿遵命!"三子异口同声和应。

邓喜手执东京城郊地图,领著三个义子,终於找到官府指派的府址。这是一所荒废已久的衙门,比冷宫群中的小屋处所,更加残破不堪。不过,面积比宫中小屋要大上几倍。

"爹!吾等是否弄错方向?朝廷真想重启天心府?"邓心疑惑问著。

"老二!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劳其筋骨......,朝廷是想考验吾等决心!"邓喜安慰的说。

"但愿如此!"老二邓心回应。

邓喜与其义子同心协力,执拾荒废已久的衙门,并且加以修缮,使回复昔日的光彩。他们又重新掛起"天心府''的御赐牌匾,且在衙门四周布置僻邪机关和警报器,就这样一所由大宋官府确立的驱邪治妖机关,便应运而生。

(本章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