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奶头图片 (不遮挡)

祖厝,顾名思义就是供奉家族先祖灵位的地方,而九龙街就有两座祖厝,林氏与黄氏。

罗坤一直很奇怪,如果说万、道、森、罗四家才是九龙街的创始,那样当初庞大的四个家族为什么没有在附近留下祖厝呢?

回到阁楼上,翻出了埋在枕头底下的手机,漆黑的屏幕犹如深潭,唯有右上角的信号灯时不时闪烁着绿色的闪光,他知道,有消息回来了。

解锁屏幕,点开八人专门创建的聊天软件,由晓闻与墨诚两个大脑设计出来的,就算是没有网络也能互相联系的渠道,就像晓闻时常挂在嘴边的,无论你身处何地都是无处遁形,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阿坤!你看新闻了吗?‘山之心’出事了!有人入侵了凤栖博物馆”一条格外醒目的消息映入眼帘,那是叶岚刚刚发来的消息“盗藏!他们动手了,我就知道他们走的时候说那句话就一定会有后手”晓闻也跟着发了一条消息。

剩下的几个小伙伴还没有回复,罗坤知道放假了,除了叶岚、晓闻和司天三人其他人都离开了梧华镇,而就在之前的事情解决了之后,罗坤就与众人将‘山之心’捐献给了梧华当地的博物馆。

说起来之前晓闻也是劝过自己把它放在身上会更安全……

“盗藏的事,我们也没办法,毕竟这个组织已经‘死亡’了,不过我总有种感觉以后我们还会遇到他们……”晓闻愤恨地说到“对了,你说神秘人有给你发信了……你那没事吧?”对面三人皆是关心的问到。

“你们看吧,不过暂时没什么动静,我还想验证一些东西……”说着罗坤便把收到的信件拍下来给众人发了过去。

“呼――还真是多事之冬啊!”趴在舒适的床铺上,对着手机屏幕抱怨到。

“没有我们,你一个人真的没问题吗?”夜笑也终于出来冒了个泡。

“诶,大丈夫!”罗坤笑着回复到,他当然知道这个时候大家也都没办法赶到自己身边来,他也不想太过于依赖这些死党,而且自己从来就不是一个人。

想到这,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两个面孔“不易和也枯……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一想到即将进行的计划罗坤就激动不已。

“看来你已有腹策了。”夜笑也冷冷的发了一句。

“哈哈哈,那是自然,你们两兄弟怎么样了?”“还行吧,就是每天都要不停的进行训练,唉,真是羡慕小天啊!”说着夜笑还发了个一脸无奈的表情,司天也是跟着打了个哈哈。

“嗨,你们呀,加油哦!”“你可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了,自己小心点,如果应付不来可别勉强哦。”“哟,夜笑今天口气不一样了啊,怕不是被盗号了吧?”晓闻觉得好笑地说到……

“诶,墨诚呢?”罗坤好奇地问到,毕竟连夜凝与夜笑两个大忙人都出来冒泡了“他啊,这个时候估计还在练笔吧。”叶岚悠悠地发了句“哈哈哈哈!还真是墨痴。”因为用的是语音系统,听到大家的欢声笑语,罗坤的心也松下了许多“行了,对了关于道藏的资料,晓闻,还是麻烦你去多留意了!”“得嘞!”

微微一笑,将手机放在枕边,翻身仰望着棕红色天花板,虽然说一切皆是未知,但这样才有挑战的乐趣嘛。

是啊,这个时间了,墙壁的挂钟也已标向午时。

“午时已到……下楼吃饭!”听见楼下依稀的动静,他明白爸妈也回来了,说着便伸了个懒腰,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跃起“说实在,真不想这个时候从你身上走开……”虽然如此,但他还是咬了咬牙从楼梯上爬了下去。

“小坤你总算肯起床啦。”一男一女,两道身影映入眼帘,男子衣着邋遢,但面相还算整洁,只是皮肤略显古铜色,也是不怎么起眼,而其身旁的女子却是头扎白银发钗,肤白如霜,身着一件白色花格裙,却又不似一般娇弱病态,反而透露着一种温暖的感觉。

两人望着罗坤从楼梯爬下皆是一笑“爸,妈,你们一大早的去摘什么野菜啊,还有小月都不知道跑那去了。”两人正是罗坤与罗月的父亲罗天宇和母亲月丹衣。

“啊啦,小月出去玩了?小坤,你快去叫她回来吃饭啊。”月丹衣依旧是一脸笑意,仿佛在述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唉,真是受不了你们这些大人……”嚷嚷着,罗坤还是向门外走去,屋外的阳光已经移到了头顶,但此刻他却是无法感受到其中的温暖,哪怕裹着一件厚重的大风衣,摇了摇头思索着小丫头可能去的地方,罗坤还是迈开了步伐。

“啊啦,我们的孩子还真是长大了呢……”月丹衣望着檐前的阳光“别欣慰的太早,骨子里……他还幼稚着呢。”罗天宇则是头也不回地走向屋内。

“你们两个!可让我好找啊!”跑遍了所有曾经的秘密基地,罗坤总算是在街尾的茶园里找到了罗月小小的身影,面容英气清秀,身着淡红花边连衣裙,抱着雪白的琅琊,就如同一个从童话书中洋娃娃,一头长发如瀑布倾下,时而随风扬起,搭配翠绿的茶海,可谓是一道美到极致的风景。

“发什么呆呢?回家吃饭!”回过神来,对方依旧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

“琅琊!”罗坤感觉不对,又喊了一声,他可不认为对方也会和罗月一样失神。

果然,只见琅琊身躯一颤,立即从罗月怀中挣脱,扑进了罗坤怀中“怎么回事?”罗坤紧张地问到。

“我刚才只感觉好似和这个世界都脱节了,不过好像不仅是因为这片茶园的影响……还有那丫头自身的问题……或者说她的精神把我也困住了。”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罗坤能感觉的到对方心中的那一丝后怕。

“那小月她没事吧?”罗坤也意识到了事态严重“你把她背回去,过一段时间她自然就会醒了。”虽然如此但琅琊还是自信地说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呢?”罗坤还是有些疑惑。

“嗯……也许这个地方留有对她来说很重要的执念吧,还有一点……这丫头的精神力太强盛了,如果不是你来,我也无法从中挣脱……”望着一脸严肃的琅琊,罗坤的内心也觉得有些惊慌,对于自己这个妹妹,他又了解多少呢?

“唉,意外的轻呢。”虽说如此,但他也只能将对方一路背回了家,虽然从小一起玩到大,但到现在还从来没有尝试着背过对方,不过这一次体验却是不错,内心一笑,但更多的却是无奈。

经过一番路程,将对方背回房间“诶,小月怎么了呢?”还在客厅候着的月丹衣一脸担心地问到“没事,玩累了,让她先睡会吧……”罗坤也不愿多说,吃完饭后便又上阁楼等待自己两个发小的消息了。

时光流逝的总是飞快,哪怕是这寒冬也无法减缓哪怕一丝速度……

由于天黑的比较快,所以大家也都习惯在这个季节将晚饭的时间提前,毕竟这对于人来说没有什么影响。

“啊啦,这不是也枯和不易吗?怎么一身灰啊,快进来坐坐……”正在罗坤对着天花板发呆的时候,母亲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嘿!你们可算来了,我们走……”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从爬梯上滑了下来迎向两人。

“诶,天都黑了还要出门吗?”月丹衣担心地问到。

“嗯,我很快就回来,给我留个门就好了……”说着罗坤已经拉着两人夺门而出“唉,这孩子……”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