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妇俱乐部

回到家以后严岩的妈妈一眼就看到了他脸上的伤,嗷的一嗓子感觉都要把房子震塌了,把爸爸都从实验室里嚎出来了。

“我的天呐!宝贝你的脸怎么了?怎么破相了呢?会不会留疤?”

妈妈关切地问东问西,爸爸就只是单纯地站在一边,因为他想问的妈妈都问过了。

“我的伤口……应该没事,医生给用的美容线,说是不会留疤。”严岩回答说。

“缝针了?缝了多少针?在哪家医院缝的?你怎么弄的呀?”妈妈急的眼圈都红了,感觉眼泪分分钟就要决堤了!

“没事没事!”严岩赶紧安慰说:“随便摔了一跤,没缝几针,肯定不会留疤的,别担心,过几天就好了!我饿了,中午吃什么啊?您快去弄点有营养的给我补补!”

妈妈虽然还是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但是张张嘴没有问出来,因为严岩急着喊饿,她觉得当前更重要的是让儿子填饱肚子。

“你又外伤,不能吃发物,不能吃海鲜,不能吃辛辣刺激,不能吃……”妈妈一边叨念着一边往厨房走。

爸爸却一动没动,看着严岩,以为他有一种感觉,就是严岩的伤不是摔得那么简单。

而严岩也并没有打算隐瞒爸爸,糊弄着严小浪去找妈妈,自己则跟爸爸上楼。

进了实验室,前后和左右对严岩沾染的医院的味道闻了又闻,很新鲜的样子。

严岩对他们两个点头微笑,当做是打招呼,接着他对爸爸坦白说:“我脸上的伤是黑娃挠的。”

爸爸似乎早有预料一般,眉头紧皱,问道:“为什么会这样?”

严岩把事情从头到尾跟爸爸讲了一遍,爸爸还是紧皱着眉头,说:“医院肯定是经过了很严密的消毒处理,现在估计什么都验不出来了,只能尝试着从血液里面看一下。”

“爸,您放心,我觉得不会有事,毕竟我没有接触到他的唾液,指甲里面最多有一些细菌,应该不会有病毒。”严岩安慰着说。

“嗯,但愿吧!化验一下,谨防万一。”

爸爸说完还是在严岩的手指肚上取了一滴血, 之后便让严岩带着前后左右都出去了,只留下了自己一个人。

前后左右若不是受到好吃的的诱惑,才不会天天跟爸爸待在实验室里,之前都是只有吃饭的时间才允许下楼待一小会儿,现在说让他们出去简直像是得到了特赦一样,连蹦带跳地就冲了出去。

严小浪和他们毕竟是同类,虽然现在严小浪已经不记得了,却还是跟他们有一种潜意识里的亲近。

见到他们下楼,严小浪便主动邀请他们跟着一起玩拼图,她哪里知道,这俩货的智商还没有开蒙,跟她是不一样的。

前后拿着一片拼图就要往上拼,严小浪赶紧告诉他拼错了,不对;左右又把她拼好的地方扣下来,她又连忙阻止。

虽然把她忙的够呛,但却没有生气,依旧很耐心地教着他们俩,相处很是融洽。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