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让我带着跳蚤出门

乾坤客栈的故事至此可以说是完本了,准确来说是和马如霜和马玄子有关的内容到此完结了。

从最开始加入马如霜这个角色作为主线的开始,就陷入了一个主线怪圈。

我自己写了8个月的故事,空闲时间也翻看了自己写下的内容。

最有趣的还是那些小案件故事,而我自己安排的剧情里,还有好几个很爆笑的案件没有写进去,新的一年里还有没有时间写,我也不清楚,但愿有吧。

对于这两个剧情里的反派,马如霜这位前任夜游神,没有无缘无故的恶,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善,所求而不得便是苦,越是想要得到最后陷入自己内心的狂妄和执着。

其实他并不是一个坏蛋,在他还是尽忠尽职的时候,他办了许多维护阴阳稳定的事情,剧情里出现也就是地下古城里那些僵尸,基本上都是他折腾过去封印在里头的。

而马玄子这位老道鬼魂,要是没有被唐朝时期的黑无常范无救和白无常谢必安虐待和羞辱,他也不至于积累了千年的仇恨和怨恨,最后把全部恶念都转化成自己的动力,虽说可怜之人比有可恨之处,可是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我自己对他的理解大概也就这样。

至于常灵玲,她就想一个叛逆了很多年的人,从年少到年长,对我而言,她的所作所为只是想要向自己的姐姐常婉儿还有族内长老证明自己的能力,让五族的仙家都瞧得起自己,她的情况源于内心的自卑,可是最后,她越折腾越错,最后她去轮回了,朱柔乾又消耗了自己的功德值给她开了小灶。

故事里很少出现消灭鬼魂的剧情,从乾坤客栈还有土地庙以及地府的角度来思考,把一个魂魄打得魂飞魄散来得很简单,可是乾坤客栈存在的意义是帮助鬼魂,所以尽可能的少安排这种打打杀杀的剧情了。

之前有位很有心的读者说,朱柔乾是个圣母系的弱者,没有能力偏偏要扯大道理;前期给这个角色这么安排是从他的年龄还有所处的位置去思考他的行为模式的。

一个19岁的青年,忽然要扛起一个莫名其妙的奇怪职位,然后跟你说世界上真的有妖魔鬼怪什么的,对社会也漠不关心爱理不睬的,碰到那些奇奇怪怪的鬼魂案件,直肠直肚的说了那些话,我觉得很正常,毕竟现实中很少有人在某个年龄段有超过同龄人的成熟思维。

而在生活中积累,渐渐的变得沉着沉稳,这就是故事里的朱柔乾;为了不让他在阳间过分的孤寂,给他安排了可以记住他的师兄和师姐,而梁易富的儿子,过不了多久也会忘记这位师叔。

他的情况,和我们的现实中的情况很类似,当你换了一个地方一个圈子,过去的朋友渐渐的没有联系,部分的完全断联了,几十年后在路上碰见也难以记得对方是谁,越长大越没有好友,差不多就是朱柔乾的情况的弱化版了。

而朱柔乾的变化,也深受苗恩的影响,依赖苗恩,跟着她说的做就不会错,渐渐的苗恩放权,让他自己去处理事情,从而形成了己任当家都有的毛病,不舍得与不忍心。

关于秦艾德这个人物是不是真的成了神仙,其实不是的,前一部书有交代他的故事,他的仙人之躯不过是一个代理,对他来说反而是一种无奈的悲哀,从头到尾,他都是在给自己填坑,即便还能活个几十年年,可是去世后还是得继续填坑。

苗恩的堕魔劫没有那么惊天动地,其实她在当掌柜的这几百年里,早就化去了心中的执念了,所以朱柔乾他们帮助苗恩灭的魔只不过是莉莉丝的**,而不是苗恩的自己的魔;至于她是否成仙了,这里分心境和修为,她只是修为达到了仙的级别,而心境还是和常人一般。

白若心,这位古人大姐,她其实已经魂飞魄散了,苗恩跟朱柔乾说的是想宽她的心,而朱柔乾选择相信她只是去轮回了,这种自欺欺人的做法,就跟家里老人去世了,有一段时间,我们想着,他们还在呢,他们不过是出了趟远门,以后会再见的。

至于她和马如霜的纠结事,白若心比马如霜看得更透彻,所以才会拒绝马如霜所做的一切,就好像,某人犯了很多错,总对家人说,我这都是为了你们为了这个家,马如霜正是这样的人,从自我的角度去思考去给予,可是并没有了解对方真正想要什么。

我自己是一个地道的南方沿海城市长大的家伙,这边没有野仙的文化和神话故事流传的,为什么故事里会有一堆野仙,因为人与动物与自然的关系吧,对于野仙能变成和人一样的高智慧生命体,与人沟通,一起生活,我自己是抱着一种盼望的;从他们的角度来看待自己,如一面照妖镜一般,发现自身的不足并且改进。

更重要的是,崔走召和吴半仙的故事的影响,从他们的故事里去学习理解补足自己自身的不足,对我而言,以他们为榜样的写自己的故事,是我所努力的目标。而我也希望,看过我的故事的读者,能让你们渡过那段最不开心的时光,咬咬牙,逆境就过去了。

最后,对于这个故事,我最不舍得的人物还是苗恩,其实,她更加像这个故事的主角,而我也给她开了小灶,写了十多章的苗恩往事,而这个世上,也没有如她一般,那么渴望报答救命之恩的人存在,毕竟,我们的生命有限,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了...

能想到要说的,也就这么些了,有缘的话,再给各位读者讲故事吧,保重!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